男人,都想找個處女做老婆

關於處女情結的討論很多,我的觀點是,找個處女。在早些時候,大概一年前,我對對方是否處女仍是無所謂的,但在經歷瞭一些事情之後,我不得不承認,我錯瞭。我愛她,所以我可以不在意她是否有處女膜,但我永遠不能不在意讓她失去處女膜的那份情。

  如果她失去處女是因為強暴,我絕不會因此丟下她,但這不在本文討論之列。另外,我要說一句題外話,在某些國傢,男孩子一出生就要割去包皮。如果有一天,醫院在女孩子一出生就破去她們的處女膜,我不會再執此觀點。

  很多人認為“隻要有愛,是否處女無所謂”,他們的理由也很充分—-處女不一定貞潔,非處女不一定不貞;男人應該大度能容,不要計較她的過去。而我要說的,並非貞與不貞,純與不純,而是她能愛你幾分。

  我所在意的,是讓她失去處女的那份情。上帝對待男人與女人的確不甚公平,女人比男人多瞭一個薄膜,一層薄膜本來沒什麼大不瞭,但在經歷瞭幾千年的文化積淀之後,它便不再是一個單純的生理構成。

  無論男人還是女人,都無法超脫社會文化的影響,所以當女人把第一次給瞭一個人,她會在心裡隱隱認定,“我是他的”。對女人來說,這是一生中最刻骨銘心的一份情,因為她給出的是今生的“唯一”,以後即使再有其他男人,也永遠無法與他相提並論。也許有一天,處女膜將隻作為一個生理器官存在,我希望那天到來,但現在不行。

  我所在的公司,有個不錯的女孩,加我在內有兩個人追她。我來公司較晚,對她過去不甚知曉,後來得知,她曾和男友同居一年,半年前男友因吵架負氣出走。

  知道這個之後,我還是決定繼續追她,因為我常對別人說“你和她的發展在將來,而不是過去,何必為過去的事而影響現在的你”。我們關系一直不錯,她也偶爾會提起她的男友,而每當這時,她的眼神就會變得十分哀婉纏綿。有一次,她在我懷裡說:“找男朋友要找個比自己大的,這樣才懂得疼我,可他比我小……遇上他是我最大的失誤。”說到動情處,她突然說:“我想等他回來,即使他不要我瞭,我也要聽他當面對我說。

  你不要再追我瞭,我是他的人,如果他要我,我怎麼也不會離開他的。”這是怎樣一份情!

  這件事我雖心中難過,但也沒有太放在心上,隻當是她對過去的留戀,認為即使她男友真正回來,她也未必真會如此。但是在她生日那天,她男友突然來瞭個電話,問:“你還是否要這份感情?”。於是一切都變瞭,她立刻拒絕瞭所有追她的人,然後買瞭件新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歡天喜地的去見男友。

  回來面對追她的我,說:“跟他在一起感覺與從前有些不一樣,還要我主動去牽他的手,但……我不能離開他,我也不會離開他,原因你難道不明白?不要再白費力氣瞭。”現在,她對我已經冷若冰霜瞭。或許她男友不回來,結果會不同,但面對她心中這樣一份感情,我能如何?我可以不在乎她是否處女,可以不在意那層薄膜,但我不能不在乎她對別人有這樣一份感情。

  愛情可以承受住處女膜的打擊,但愛情卻不能容許她心中對別人那份刻骨的情,世間又有誰能大度到對這樣一份情視若無睹?愛情的眼裡揉不得一粒沙子的啊!如果一個女人對處女不如此看重,她大概不會在半年後如她般說“等他回來”,也不會死守感情不去接受別人。

  但若這樣,她個性中也就少瞭一份對愛的堅貞,你會否愛上她呢?如果她對處女看重,那便如對剛剛那女孩一般,需要你包容她對別人那份刻骨的愛,這何異於往愛情的眼裡揉一粒磚頭!

  所以,盡管找到瞭處女不一定就找到瞭真愛,但這樣做起碼機會大一點,女人隻有第一次的愛才最真。

  如果不想一生處在那樣的陰影之下,如果想追求一份至純至真的愛,找個處女吧。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