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小女子的愛情兵法

(一)   與小女子盤桓,用一點所謂的愛情兵法,隻是為瞭博她一璨而已,自己都覺得好笑。就像你明明是個學者,做小學一年級的習題,還要作出咬鉛筆等愁眉苦臉的樣子。誰讓這是愛情,愛情又偏偏是兩個人合作的事。

  早就預料到瞭愛情的結果,看見瞭愛情圈愛情環行跑道,知道或早或晚要經過某一個境界到達某一點,你偏偏不能一步跨過去,假如你跨過去瞭,對方就覺得沒有鋪墊的遊戲是不好玩的。她想玩下去,那就玩吧!這不是陪太子讀書,而是陪未來的老婆大人修煉諸多方面運作除法得出來的“商”。

  小情調,小性子,小脾氣,像蜜蜂的刺,像蠍子的尾,像小青蛇口中的牙,像飛簷走壁而來的小女賊放出來的寶貝暗器,暗器塗抹瞭一點點毒,她不是想讓你毒發身亡,她就是想看見你遭罪,她在預購自己的心理平衡。好端端的一個小女子就那麼容易栽在你手上,不折騰你以後你會對我好,哪怕以後你對我不好,現在能折騰你,以後也夠本瞭,這大概就是潛意識瞭。除瞭把招兒接下來,你別無辦法。人傢那些寶貝暗器也不是在任何人身上都用的。紮你,刺傷你,那是你的幸運。

  小女子發脾氣瞭,“你就不能裝出受傷的樣子嘛!我的暗器可是很珍貴的噢。”你拿她有什麼辦法?裝出一副流血犧牲的樣子,你要演得很像,你要進入角色,你要充分配合,那樣才有效果。愛情,這就是愛情瞭,愛情兵法絲絲入扣,把一場感情上的攻守進退遊戲進行下去。

  需要愛情兵法的情境是愛情的花期,帶著激情盛開,你必須去習慣,去諳熟,否則,浪費的是小女子的才情啊!你可以不開花嗎?即便你是雄性的,面對雌蕊,你必須忘記一切去怒放,她給瞭你機會,就是要窮盡你的兵法,在愛情開花的歷程。假如你是智慧的,你就知道那些兵法的精髓不過是些花招,是花與花相互招引的招兒。把花招當作戰果,是非常可惜的事。如今的小女子們多迷失在愛情的花招的花樣裡瞭。花樣年華,不是花一樣的年華,而是變換花樣的年華,尋找花樣,制造花樣的年華。

(二)   花開瞭,要結果嗎?假如要,花必須落去,花招花樣掃蕩一空,結果就在瞭。明明知道在有瞭結果的的地步花招與兵法是必須收藏起來的,劍還匣,刀入鞘,暗器放進革囊,終不能兩個人擁抱在一起的時候還在自己的手裡握瞭滿把的暗,可是,如今的城市最暢銷的就是最近距離的暗器,短刀是最流行的。

  把眼睛盯在愛情的花束上的癡傢夥呆傢夥們為瞭花在短兵相接,在我看來有點像嘴裡叫哥哥,腰裡掏傢夥。他們總是這樣,她們更是這樣。愛情已經成瞭正果,還是這樣。為什麼?習慣瞭。小偷成瞭億萬富翁還改不瞭偷的毛病,小賊當瞭將軍,在曲徑出處遇到單身的過客仍想大喝一聲,“把細軟都留下!”習慣瞭。都是長期浸淫於愛情兵法鬧的,什麼心眼也不長,隻長耗子在窩裡動刀的心計。

  不知道愛情已經成瞭正果?真的不知道應該是刀槍入庫,馬放南山?愛情已經修成正果,已經無須用戰爭的手段來檢驗,戰爭結束瞭,該投降的都投降瞭,武器都放下瞭。小女子總是怕怕怕,怕得要命,表面上忠誠的傢夥會不會反性,會不會一掀腚露出狼尾巴?一定要有監督機制,一定要讓那個傢夥隨時知道反省,隨時有危機意識,說什麼也不能把手中的屠刀放下,隻要他的大尾巴一露,順手一刀,把他喀嚓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說的是別人,愛情中的癡男冤女才不想當省油的燈。呵,呵,那些被愛情折騰的死去活來的主就是在這樣的煉獄裡掙紮呢。

  真正的愛情成瞭正果又何必如此?把愛情一掰兩半,掰成愛和情感,攤到生活的細節中去,連成本都無需計算。試探結束瞭,信任開始瞭,把兵法弄成書,留給未來的孩子以供參考。讓愛情的花落去,讓果子長出來,更用心處在於琢磨誘人的果子是酸的還是甜的,是弄成果汁,還是切一個拼盤,用不用放一點沙拉醬。

  一個男人已經進入瞭買沙拉醬的境界,可是沒用,小女子飛簷走壁而來,把手伸進豹皮囊看招。接招吧,愛情這東西正在鏖兵。中瞭一支帶毒的情人小箭,我翻身倒下,說什麼也不起來,拿出看傢本領裝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