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定女人的經驗

你想搞定女人,第一件事,你要知道女人不會告訴你的事。
女人的話很多,不過,她們說的和真正做的,常常不是一回事。
你問她怎麼會看上那個男人,她會說,感覺,當然,她不會告訴你,她隻是覺得那個男人的手比較好看,或者,她喜歡他從背後抱她,又或者,她喜歡他對她調情。
她或許也知道,他和她接近的目的在於和她上床,她也不反對上床這件事,她隻是想看看他會用怎樣的手段搞定她。他花瞭那麼點她覺得不一樣的心思,她就讓他得逞瞭,如果她把這心思告訴你,也許你會大吃一驚:就這麼簡單?
對,就這麼簡單,但是,她不會告訴你。她會淡淡地說,感覺,其實,她心裡知道,完全沒有那麼玄,他不過是做瞭件讓她開心的事情,讓她覺得他很懂她的事情,然後,她就投降瞭。
那個男人和你的區別就在於:他做瞭一些讓她感覺他最懂她的事情,或者說,他做瞭一些假裝很懂她的事情,而你假裝不出來。

你要知道,女人是很感性的,是很自戀的,是很虛榮的,是很渴望被人懂的,所以,當她們覺得自己被眼前這個人讀懂的時候,她們就像得到瞭一件意外的禮物。
可是,真正懂一個女人是很難的,所以,你隻能假裝讀懂。
那麼,這個樣子該怎麼裝呢?

裝樣子,當然是不自然的。
如果一個男人閱歷豐富,談吐有味,眼光敏銳,心思細膩,頭腦靈活,他當然不用裝,也能從對話和觀察中看出女人隱藏的東西。
不過,這樣的男人,沒多少,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修煉成功,所以,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必須裝,不得不裝,反正隻要能說中女人軟肋,她也管不瞭你在不在裝,這道理,就跟女人露一點該露的出來,男人多半失去判斷力一樣。
大傢都裝,關鍵是有人聰明,有人笨。
裝得懂女人,首先要會誇女人。
誇她漂亮?那誰不會?對,是男人都會,可是誰都會做的事情,怎麼能叫懂?
誇她漂亮,不如誇她性感。

性感不是漂亮,性感是有神秘感和誘惑感的東西,而女人,記住,女人對帶神秘感的東西特別感興趣,當你的舉止,觀點帶有神秘氣息,你會很快吸引女人的註意。
很多人說她漂亮,她早就習慣,盡管高興,卻已乏味,但如果你說她性感,會勾起她的好奇,因為這個詞,她未必常聽見,更關鍵的是,這個詞,意味著某種難以言傳又難以抗拒的魅力,她一定很想知道,自己的這股魅力來自何處。
這個詞,引起她對你的好奇,因為她覺得,你看出她身上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如果在你說她性感,她一笑後說,還是有人第一次這麼說我。你該感到慶幸,因為顯然,她之前遇到的男人,都不知道這兩個詞的殺傷力,然後你可以停頓數秒,告訴她你的看法。
不要以為穿著暴露才是性感,你可以說她眼睛性感,說她聲音性感,說她微笑的樣子性感,說她整理頭發的樣子性感,甚至說她可愛的時候也性感,你等於不斷在告訴她一件事:
你讓男人難以抗拒,可是這樣說,比誇她漂亮,更顯出你的眼光獨到。
然後,你要誇她另一樣東西。

你要誇她聰明。
你當然知道,男人女人,都喜歡別人說自己聰明。
但是,美女,特別需要別人說她聰明。
因為事實上,美麗的女人,真的不那麼聰明。
當然會有集美麗和智慧於一身的女人,但更多的美女,笨,而且還懶。這也不單單是她們的問題,美女從小生活在男人的寵愛和殷勤中,不用花太多力氣就能得到很多東西,而且她越來越發現,漂亮的笨女人,格外受到男人保護和疼惜,既然如此,笨有什麼不好。
可是當女人在和男人的接觸中,發覺男人通常把漂亮等同於笨的時候,她會開始有點反感漂亮這個詞,因為大傢都說她漂亮,是不是意外著除瞭漂亮,她什麼都沒有呢?
她當然有。
她有虛榮和自戀啊。
如果連這個也沒有,那還叫女人嗎?
你當然不能告訴她,你有這兩樣,你要做的,是滿足她的虛榮和自戀。你誇她聰明,她就算明知道你在討好,也會高興,至少,你懂得用說聰明討好她,而不是大傢都用濫的漂亮。
說她聰明,你最好舉個例子,用一件不經意的小事證明她真的有腦子。如果這件事,是她自己也覺得聰明,那最好,如果不是,那也沒關系,因為誇別人,對方在乎的是結果,不是過程,你不是扯得太離譜,她都接受,至於你怎麼得出結論的,她不關心,在她心裡,說她聰明的人,一定也很聰明。聰明人,自然會以某個特別的角度得出結論。
你誇她聰明,說她性感,你知道在做怎樣一件事情嗎?
這件事情,是女人的致命弱點。

好奇害死貓,好奇也害死女人。
你不覺得女人和貓很像嗎?
你做的事情,是在引起女人對你的好奇。
女人很想知道為什麼。
不過女人想知道的方式和男人不同,男人想知道,會去研究,去找答案,這個過程費時,艱苦,女人覺得很沒勁,女人采取很討巧的方式滿足自己,看星座,算命,做心理測驗,或者,聽別人談話,輕松,簡單,又有回味,女人覺得樂趣無窮。
星座,算命,心理測驗,你看出什麼名堂瞭嗎?
這些東西都是用來瞭解自己的。
所以,女人最好奇的是自己。
最瞭解你的人不是你自己,這點,有一定年紀的人都知道,女人尤其是,因為女人情緒多,變化大,心思細,容易矛盾和糾結,老用感覺,直覺做決定,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那樣,她一直想讓一樣東西或一個人來告訴她。
你評論她,是在滿足她對自己的好奇,你評論的特別,更進一步引起她對你的好奇,她好奇你會看出怎樣的她,會聽你說話,和你見面,她願意和你接近,喜歡上你的機會當然也高於別人。
然後有一天,她會告訴你一件事。
這件事,是你真正瞭解她的開始。

這件事情,叫受傷。
沒有受過傷的女人,不算女人。
而女人,到這個世界上來就是為瞭受傷的。
換句話說,男人到這個世界是來傷害女人的。
因為女人想愛男人,愛,用的是心,而男人隻想得到女人,得到,用的是欲。
心是柔軟的,欲是鋒利的,當男子一心想得到女人,等於手裡拿著把鋒利的匕首,當花哨的包裝褪盡,早晚會露出鋒利的一面。
受過傷的女人,開始瞭解男人,她投入的是愛,換來的是欲望,她開始明白,原來男人和女人對於愛的理解是不同的。
她告訴你受傷的過去,是為瞭讓你瞭解她對愛情的看法。
受傷以前,她把愛情想象得很簡單,你愛我,我愛你,在一起,好甜蜜。受傷以後,有的人會自我保護,找個多愛自己的人,有的人會學會獨立,自己給自己安全感,有的人會看重物質,變得現實……總之,那個男人,讓她建立新的愛情觀和生活觀。
她在告訴你,她覺得愛情是怎樣的,她喜歡怎樣的生活,也就是說,她在告訴你,她是個怎樣的人。
你覺得我漂亮,是吧?
你覺得我性格好,是吧?
你對我有興趣,是吧?
好吧,我告訴你受過怎樣的傷害,愛過怎樣的男人,有過怎樣的改變,現在是什麼心情。
你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有點熟悉有點陌生,有點接近有點遙遠。
你知道她在幹嘛嗎?

她在試探你。
她在試探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她。
受過傷的女人知道,喜歡是有真假的。
男人不用受傷也知道,喜歡是有真假,他隻是不願意承認。他口口聲聲說我喜歡你,我想念你,女人用眼睛觀察他的時候他這麼說,女人在他懷裡仰視他的時候他這麼說,女人在床上滿足後懶懶地枕在他臂彎裡他也這麼說,其實是真是假,他也不知道,他沒時間去想,也覺得沒必要去想,直到有一天他遇到另外一人,才可能開始認真的考慮這個問題。
很多男人在和女人上過床之後,才能感覺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她。
她看著你,看你怎麼回答,對她怎麼想。那個時候她並不那麼美麗,帶點憔悴和疲憊,或許點一支煙,或許喝一點酒,有一份落寞。她的身軀比平時顯得瘦弱,讓你突然有種擁抱她的沖動,你有點痛恨傷過她心的那個人,讓她如此神傷,你又有些感謝他,是他的離開,讓她能遇見此刻的你。
你還在欣賞她的表情,她幽幽地問你:你喜歡我什麼呢?
好瞭,請你趕快抽起對她過去的遐想,來面對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問題之一。如果你有緣和她交往,你會不斷面對這個問題,這隻是第一次。
這麼簡單的問題,其實你沒有想過吧。
當你真的和女人在一起,你會發覺,那些你不會去想的事情,那些在你看來簡單得不用去想的事情,是她們一直在想,並且一直會問你的。
你覺得奇怪,喜歡就是喜歡,幹嘛要問為什麼。你努力回想當初看見她的那一刻,要麼是她笑得很開朗,要麼是她小小的想讓人保護,要麼是她的身材?腿?腰?哦,這個當然不能說。說什麼呢,怎麼說才能顯得真誠卻又特別呢?
你在腦海裡搜索形容和總結她的字句,她在你的對面認真地註視你。
你覺得自己像應聘的,她是主考官。
你可以回答這樣一句話。

我們先反問一下自己:如果男人同樣問女人,你喜歡我什麼,女人怎麼回答,會讓男人很開心?
你有錢?你比我高?你看上去很善良?你會穿衣服?你脾氣好,會讓著我?自然都不是。
當然,男人很少問這個問題,因為男人覺得自己一定魅力非凡,才讓女人情不自禁。男人隻要結果就可以瞭,當中的過程可以忽略不計,女人正相反。
如果男人問,那是因為他期待得到一個讓他足夠自戀的答案。女人隻要一句話就可以瞭,我喜歡你,因為你夠man。
不需要任何解釋,這一句足以令男人膨脹和自豪。
男人也真可憐,從小到大,累死累活,做牛做馬,為的就是這句話。生來就是男人,不過隻是生理上的,為瞭得到心理上的認可,為瞭讓女人送上這句認可,拋錢幣,灑熱血。
男人要做真男人,女人也想做真女人,那些被別人說男人氣的女人,一直藏著一股怨氣,你說她豪爽,說她大氣,說她理智,她卻隻覺得你在扔給她一話:你沒有女人味。
好瞭,現在你該知道,女人想要的最大贊美是:
你有女人味。
一個人最大的魅力,不是性格,不是氣質,是味道。
味道,隻能意會,不能言傳。你給女人一個不能言傳的贊美,她不會需要你解釋什麼,或許會還你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此時你感覺她有些神秘,你有些慌張,覺得對她的把握,並沒想象得那麼大。
回到傢中,你會不停回想,懷疑自己做錯瞭什麼。隔幾天再約她,她沒有拒絕,依然是吃飯,聊天,你有禮貌,有風度,小心問候,註意言行。你開始固定每周約會她,每次你都仔細觀察她,想從蛛絲馬跡中知道她對你的真實感覺,可是她似乎沒什麼明顯變化。
如果這時候你問她,你對我怎麼想的,她會告訴你:

我還沒有喜歡上你。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表情有些冷。
你竭力想控制失望的表情,但是,低沉的情緒明顯在一瞬間彌漫在空中,你沉默,她也沉默,停頓瞭幾秒,你問她:那你為什麼一直和我約會呢?
因為我覺得你這個人挺好的。她回答。
你有點不明白,在這之後的無數個夜晚,你都會疑惑:她所謂的“好”到底意味著什麼。
在女人的字典裡,許多字有著隻有她才能解釋的特殊含義,比如“好”,“喜歡”,“聰明”,當她說你“好”,她是在誇獎你,但這份誇獎,保持瞭一份距離感,有禮貌,有尊重的距離感,站在客觀角度,她覺得你這人不錯,可以接觸,但她很清楚,自己的內心沒有波瀾,沒有激動,沒有被某個神秘的東西牽引,一句話:她對你,沒有感覺。
說你好,就是很有禮貌地告訴你:我對你,沒有感覺。
那麼,怎麼才能讓女人對你有感覺呢?
死纏爛打?這或許是你第一個會想到的辦法吧。當然,這是最多男人采用的招數。
我不喜歡。
這個簡單而粗暴的方式,完全剝奪瞭和女人相處的樂趣。男女相處的樂趣,在於有默契的交流。禮貌而隱藏曖昧,分寸又流露風情,當男人以粗暴的進攻者自居,不顧女人的感受,一味滿足自己的追求欲和征服欲,既顯得狂妄自大,又不懂得尊重和欣賞女人。
死纏爛打的出發點,不是讓女人對自己有感覺,而是讓女人對自己沒辦法。當然,會有女人在持續不斷的攻勢下投降,不過那多半來自無奈的妥協。她選擇你,是因為她沒有更好的選擇,她真正喜歡的人,會像一顆子彈,擊中她的內心,而你,隻是一顆炮彈,用巨大的聲浪把她暫時震昏而已。
不要用粗暴的方式對待女人,粗暴的吻,也許她喜歡,其他的粗暴,隻會讓她看輕你。
對還沒有喜歡上你的女人,你可以做這樣一件事。

你可以固定約會她,但又不要太在意她。
換句話,你表示你的心意,但又和她保持距離。
你已經向她表白瞭心中的熱情,現在,該是讓熱情稍微冷卻的時候瞭。
冷卻,不單是為瞭控制自己的情緒,沉著面對眼前的感情逆境,更是為瞭引起她的註意。
現在,讓我們再來錯位思考一下,如果一個女人,對你表示瞭情意,而你並沒有立刻接受的沖動,她怎麼做,會一點點加深你對她的印象?
她約你,找你聊天,給你電話,這些你都不會奇怪,但是她有意識地和你保持距離,甚至某天明顯冷落下來,傳遞不是那麼在意你的信號,你會好奇,會關註她若即若離的原因,
最重要的,你會不甘心。
你不甘心她對你會從喜歡到不喜歡。
我們每個人,都覺得對方喜歡自己是理所當然的,不去問原因,也不會表現得太珍惜,但是當別人從喜歡自己到表現出不那麼喜歡時,我們通常難以接受,我們想知道原因,我們想瞭解對方,我們急於想證明自己值得她/他喜歡,我們從最初的冷靜和被動,變得急躁和主動,我們渴望享受對方的在意,也因此,我們變得在意起對方,希望讓自己的在意,帶動對方更多的回應,因為,被人在意的感覺,真好。
當一個人意識到可能失去某樣東西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抓緊它,加倍在乎它。
你就是要用這個辦法,讓她在意你,不甘心你的冷落,激起想抓住你的沖動。
當你變得冷靜,她可能就會不冷靜。
誰冷靜,誰贏。
你不急不慢地約會她,找節目給她消遣,說笑話逗她開心,不必急著添加溫度,不用刻意表現優秀,為她制造一個舒心的氛圍,等到某一天你表現得冷淡些,她會好奇,帶一絲失落,過些時間你繼續,她心底,會多出幾分愉悅,當你覺察到她比以前多瞭些關心,甚至開始主動約你,你要明白,她對你的感覺有瞭變化,轉折點已經到來。
當然,真正做起來不會這麼簡單,幾個來回她就轉變,或許快些,或許慢些,她會慢慢觀察你,也會把你和其他男人比較,你要有耐心,也可以多瞭解你喜歡的女人,到底是怎樣的人,在這個過程中,當你信心不足,累瞭倦瞭時,你要反復提醒自己這樣一句話:

你要對自己說:
女人,會在任何一個你不知道的瞬間喜歡上你。
你辛辛苦苦做瞭那麼多,你以為自己的誠意足夠瞭,可是,你看到的還是一張平淡的臉。
你的品質,誠意,用心,的確會增加她的好感,但你欠缺的,是某個你們都無法預知的神秘瞬間,當好感累積到一定程度時,需要的,隻是那個時刻,那個讓她感覺心弦顫動的剎那,那個讓她再抬頭看你時,感覺你和以前突然不同的奇妙瞬間。
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瞬間呢?你難以預測,她也無法說明,也許是你說的一句話,也許是你的一個眼神,也許是你冥想的一刻,也許是你天真或霸道的一個表情,也許是你激起她的母性,也許是你憐惜瞭她的軟弱,也許是你看穿她的寂寞,也許,也許你什麼都沒做,隻是她突然厭倦瞭漂泊,想停留在你的關切中。
我們不必追尋這樣或那樣的理由,因為在感情中,女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以後你會發覺,爭吵也是),我們隻需要知道,她們的感覺,隨時可能產生微妙而傾向於你的變化。
你約她去浪漫的地點,陪她看美麗的日落,帶她觀賞動人的演唱,和她分享細膩的心情,所有所有,都是為瞭這個瞬間努力著,能等到這一刻,我們稱之為緣份。
這樣的等待,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呢?你問自己。
有時候,你想把她緊擁在懷裡,有時候,你想狠狠抓緊她的手,想用這種突然而霸道的方式解決你的疑問。
一個擁抱,一個吻,一種蠻橫的占有感,也許可以突然讓女人有被征服的感受,隻是你不知道什麼時候這樣的霸道會奏效。在你的女人相處中,95%的時間她們希望你是溫柔有風度的,但另外5%時間,她們希望你用男人特有的霸道和征服欲,領導和占有她們。
占有女人的內心,是從占有女人的身體開始的;占有女人的身體,是從讓她們享受你的觸摸開始的。
從哪個部位開始呢?

去牽她的手?你擔心被掙脫。通常,女人會覺得牽手是最能體會戀人感的舉動,這個簡單而溫暖的舉動,也最能代表男女關系的確立,她不會輕易給你這樣的特權。
抱她的腰?你或許能短暫享受那一剎的擁有和舒適,可是在未能征服她之前,你不敢抱得太緊,這想抱又不敢抱的尷尬,似貼近又不近的距離,隻有讓你的緊張畢露無遺。如果她回以一句:這樣很不舒服啊,我不喜歡。不但刺穿你的緊張,更影響之後你面對她的心情。
你不能觸摸她的臉,也不能觸摸她的腿,你避免一切讓她對你印象不佳的舉動,然而你急切想通過溫柔的接觸,試探她能接受你的程度。
你可以從頭發開始。
頭發屬於她的身體,卻絕對不會令人聯想到色情,你在觸摸她,可是給她的感覺不帶侵略性和情色味,你在侵入她的身體,但讓她覺得你小心翼翼地保持一份距離和禮貌。一個不拒絕你觸摸頭發的女人,你要相信,她被你占有,隻是時間問題。
觸摸頭發的時候,要柔軟,你要記著,女人心細如發,當你在摸她的頭發,你也在摸她的心情與心事,你用心對待她的發,會讓她感覺你心思細膩。
她的頭發,披到肩頭,她的脖頸,被你的手有意無意地觸到。你一定要溫柔而感性地對待它,因為女人的脖頸,也許是最能激起她心底情欲的隱秘部位之一。
如果你想征服她,你要做一個她不用開口,你也能瞭解她情欲興奮點的男人。有些點,一定要在非常親密的狀態中才能知道,但有些,你現在就能知道,比如脖頸,這個容易被男人忽略然而令她的心隱隱酥癢的部位。你撫摸她的頭發,撩撥她的脖頸,此刻的她,像情人也像孩子,被你撩撥也受你的保護,或許,她在等待你的下一個舉動。
你要做的,是吻她。
吻是男人征服女人的手段,也是女人初識男人帶來的身體愉悅的開始。當你和她聊得投機,你隻是在讓她開心,可如果你能和她吻得陶醉,你會讓她徹底動心。
你不必急著去完成這件事,但你要盡量做到一吻成功,第一次出手就讓她無法拒絕。你要有相當的把握,相信她的心底期待著你的侵略。
你怎麼確認這一點呢?

當一個女人內心期待你的身體侵略,她會用她的身體告訴你。
她會讓你感覺到:在你面前,她的身體是柔軟的,是呈松弛開放狀態的。
一個女人,她對你的所有感覺,不是用嘴,而是用身體表達出來的。她說的話,或許言不由衷,但她的身體,一定不會說謊。
她的眼睛,會情不自禁地註視你,喜歡越多,註視越深。
她的腳尖,會情不自禁地朝向你,示意她對你的好奇和興趣。
而她的身體,或許沒有那麼明顯的姿態,畢竟,她需要矜持和鎮定,來隱藏真正的想法,可是在她喜歡的人面前,她的狀態是松松的,柔柔的,刻意流露出濃濃的女人味和順從感,聲音低柔,姿態可親,你有意無意的觸碰,她不抗拒,你若有若無的調情,她不排斥。
她不抗拒你的觸碰,你可以摟她。
她不抗拒你的摟抱,你可以吻她。
她不抗拒你的親吻,你可以征服她。
女人不會告訴你現在到瞭哪一步,你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她們隻會暗示,用眼睛和身體,用笑容和聲音。
當你收到她們的暗示,恰當地完成瞭所有步驟,請不要得意,當你自以為從生理上征服瞭她們,她們對你心理上的征服才剛剛開始。當你還不是她們的什麼人時,她們可以包容你很多,一旦女人認為你是她的男人,她會從各個方面改善你,造就你,你的征服才結束,她的征服才開始,現在,輪到你體驗防禦者的艱難,是抵抗是妥協,不在於你有多喜歡她,而在於你怎麼看待女人。
如果你覺得女人生來需要男人的保護,寵愛,她們所有的作為隻是想贏取男人的註意,保護自己的感情,你會妥協。
如果你覺得女人不需要有太多主見和獨立,隻需要跟隨男人的步伐,以男人的世界為中心,你會抵抗,瓦解她的征服,或者另外找一個永遠以被征服者形象出現的女人。
你喜歡一個女人,但有一天你也會覺得她是個麻煩。
你熟悉她身體的一切,但有一天你也會覺得她有那麼陌生的一面。
你對著她說愛她,但你也分不清楚喜歡,愛,征服,虛榮,或者隻是習慣。
你和她在一起,但你也會被其他女人吸引。
那些女人以為你是強者,但你清楚,你其實是個弱者,你以為自己搞定瞭身邊這個人,然而有一天你發覺,是她搞定瞭你。
愛是你的一個借口,卻是她的一場生命。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