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的三K主義和三不主義

按中國人的行文規范,開篇都要做些名詞解釋。這就像性事中的前戲,不怕羅嗦,就怕省略得不明不白。

  那麼,何所謂三K主義?這是來自女人陣營的調侃。K是“垮”的意思,三K就是“三垮”:搞垮你的事業、搞垮你的傢庭、搞垮你的身體!這種理論符合女人在感情世界的幽怨情結,也是女人的邏輯。一般說來,女人的視野隻有結果二字,三K便是一種結果。不過,它似乎更浮在理想和詛咒的層面,少有女人能獲得這樣的結果。因為,這種女人的對手大多是三不主義者。

  三不主義是男人的主張。新新人類的“三不”是“戀愛不需要理由、沒有不敗的戀人、不愛瞭就分手”,但這還不算是理論,真正的“三不”是玩弄於所謂優秀男人掌心的,其曰:“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如果畫一幅漫畫,“三不”男人應該是這樣的:“他們彬彬有禮、葷腥不忌、攻守有據、處變不驚……他們約會的對象不限本地,可能是全球華人社區。約會時從不西裝筆挺,故意casual來顯示自信。他們知道西裝會產生距離,而卡其褲可以松懈女生的警覺性。他們約會有固定的程序:第一次約會很規矩,第二次帶你shopping,絕不占你便宜。第三次的飯店是星級,碰你前會征求你的同意。如果你拒絕,他會有禮地鳴金收兵,安靜地送你回傢,隻是到瞭後不會陪你上去。回傢後他不會去想你拒絕他是什麼原因,他知道明天還有很多人等著取代你。”

  這是男人的一種視野過程比結果重要,而且是絕對精密,於不動聲色中涵蓋要命的冷酷。“三不”的要點在於“不主動”,其吃準瞭“誰主動誰倒黴”的定律,不僅掩護瞭自己,還更加激起對方的興趣,同時為後面的“不負責”奠定瞭道德依據。

  早先的一位男性同事,在廣州擁有三位女友,而且都是寫字樓的白領,個個貌美如花,人也有學識,偏偏對他這個有傢室的人戀戀不舍。一日,他卻說得換掉兩個,因為她們太主動瞭,主動到糾纏。

  癡情被理解到這種程度著實悲哀。誰也不曾料到:女人的愛情,走出瞭信仰、階級、文化,甚至傢庭和性的束縛,卻進入瞭“三不主義”的溝壑。所以有瞭許茹雲的“如果雲知道,逃不開糾纏的牢”;有瞭那英的“不管與你的路有多苦,擦幹眼淚告訴自己不準哭”,有瞭齊豫的“你是一隻可以四處棲息的鳥,我是一條早已沒瞭體溫的魚。”

  估計這是所有受傷女人的渴望,“三不主義”有一天能夠變成李敖所言:“男人不主動,就不會有機會爬到漂亮女人身上;男人不拒絕,就讓醜女人爬到自己身上;男人不負責,就沒有女人敢讓你爬到她身上……”抉擇還在於女人自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