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一生最愛的人

午夜,我在歲月的這端遙望。默默,而又執著。

希望此時的你,安靜,安然與安寧,不需要想我,不需要記憶,更不需要今宵宿醉,兒女情長!我為何這般甘願?為何這般卑微?隻因,我中瞭蠱惑,愛已荼蘼!

我是一朵暗夜的玫瑰,盛開在夢的邊緣。你是一道閃現的靈光,劃破瞭情感的霓裳。不知為何,轉瞬,我已千瘡百孔,隻因,心——已失去方向!淚,可以成潤心甘露,還可以是黃蓮濁漿。我分不清,哪種於我更苦,賽過我的情殤!

肆虐的情緒,一瀉千裡。

昂揚的愛恨,百轉柔腸!




為你哭,淚在心裡。

為你笑,人在畫中。

我承認,我是任性的可以,我在返回青春,你在追逐希冀。那麼,是誰賦予瞭這份神奇與瑰麗?你或許愛亮麗的容顏,溫婉的性情,而我更愛你飽經滄桑的心靈,疲憊不堪的臉龐。或許你在前世的佛前求過,不然,為何,你會喜歡這青蓮般的我?在你華麗轉身的瞬間,一定遺落瞭情的珠璣,如今,它在我的項頸安眠,牽引著你如水的目光。我祈禱:就這樣一直註視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你的註視或許還在,我的明眸已不善睞。是什麼蒙蔽瞭我的心?黯淡瞭我的情?我不知道,也許是不願面對,不願面對你———飄忽的身影,疏離的情懷!

即使默默,我也知道,這份感情不會幹涸,因為我的心沒有枯萎,依然在蓬勃。六月的風信子雖已休眠,我的情緒還在流淌,如涓涓小溪匯成江流。柔弱水,韌似鋼。為瞭完成自己的神聖祭禮,我把心放在聖壇之上,雖有煎熬,亦有升華。痛並快樂著!

音樂流淌的時刻,我心澄澈。

忘瞭你 忘瞭我 忘瞭昨天我忘瞭痛 忘瞭夢 忘瞭危險 不停想 不停問 不停食言 你會愛我到多遠如果不能 還是要分愛從來不可能完整何必當初把誓言說得太過分你是我一生最愛的人偏偏無情卻傷我最深 困在你懷裡片刻都疼從此找不到離開你的門你是我一生最愛的人靠你太近卻陷得越深迷路的靈魂亂瞭分寸你就象一陣無情的風 不聞不問

愛在黑夜裡沉淪隻為瞭可憐的溫存就可以粉碎的心聲你是我一生最愛的人 偏偏無情卻傷我最深困在你懷裡片刻都疼從此找不到離開你的?你是我一生最愛的人 靠你太近卻陷得越深迷路的靈魂亂瞭分寸你就象一陣無情的風 不聞不問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