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陷阱》第12節:施壓讓她主動表白

本章講解的是當你接收到女人給你的IOI後,你不要立刻就給她回應IOI,而應該繼續的推拉,甚至打壓她,通過施壓讓她主動給你表白。

上文導讀:《愛情陷阱》第11節:地震式吸引

很多情況下,當你大量接收一個女人發來的IOI,也確認瞭對方對你有著強烈的興趣。但此時如果你直接問她,可能引發對方的矜持和自我保護機制,從而得到令人沮喪的答案。所以我寫下這個案例,分享自己在這一情況下的操作模式,也就是在不向對你有感覺的女人傳遞任何意圖的前提下,通過引導和施壓,暗示她主動開口表白。

到那個時候你會發現,她在你面前再無身價可言,所有的主動權都在你手裡。我將這個過程分為誘導、施壓、暗示、刺激四個環節,在開始講述之前,先交代一下戰鬥背景。一次午夜派對結束後,我登上QQ,發現高分目標Hebe在線。在派對上做足瞭功課且沒有暴露任何企圖的情況下,開始實施第一環節,把話題引導至感情問題上面。

Jacob:到傢沒有?

Hebe:剛到一會,回來的路上又跟朋友去酒吧坐瞭一會。

Jacob:這都幾點瞭,還去酒吧喝酒,心情不好嗎?看你一晚上都沒什麼精神啊。(當然沒精神,我一晚上就沒搭理過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瘋,你心情能好的起來嗎?)

Hebe:也沒什麼,可能玩得太晚瞭,有點累瞭吧。

Jacob:不止這個原因吧?

Hebe:就是這個啊,不然你覺得因為什麼?

Jacob:傻姑娘,因為心裡有人瞭唄,哪個女人不是因為感情的事情才去喝酒的?

其實我也不知道她去酒吧的原因,隻是以此為切入點,進入施壓環節。當晚派對我自認展示瞭高價值,也接收到Hebe的IOI,所以才敢拋出這句話,讓她自己去琢磨。在這個環節的互動中,要註意展現自己的強勢,以人民警察審犯人的姿態,摧毀對方的負隅頑抗。

Hebe:我可一滴酒都沒喝。

Jacob:宣泄跟喝酒都是一樣的。

Hebe:呵呵。

Jacob:不坦誠的傢夥,我幫不瞭你,去睡覺瞭。

這裡是暗示她再不說的話,就沒有機會瞭,這時她肯定不會把我放走。一個原因她想試探我是否察覺到什麼,另外也想獲得我對她的看法。

Hebe:也不能算喜歡,隻是有興趣而已。(我心裡一陣暗爽,小魚終於咬鉤瞭)

Jacob:看你支支吾吾,這個人應該是我熟悉的。采用排除法縮小范圍,我大概知道是誰瞭。晚安女人,順便祝你早日得到幸福。

Hebe:我不相信你猜得到是誰。

在我的持續施壓下,Hebe釋放出明確信號。其實對於她說的是不是自己,我並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至少她在挽留,絲毫沒有放我走的意思。如果她心儀的對象是別人,就會說:快去睡吧,別瞎猜瞭。

Jacob:我的推理對嗎?

Hebe:我隻是好奇你心中的這個人到底是誰。

Jacob:你自己心裡就有答案,又何必在意我的揣測。你在我面前就像脫光瞭衣服一樣,沒有任何秘密,知道嗎?

Hebe:你用心理戰術套我話啊。

Jacob:我才沒有那麼無聊,能憋住不說,你就永遠不要說出來。

Hebe:你覺得我很膚淺麼?

Jacob:我欣賞的是率性直爽的你,這樣扭扭捏捏的你,我還真是瞧不上。

在對方已經出現不自信的情況下,狠狠地打壓。接下來,女人會為反駁自己不是你說的那樣,而朝著你希望的方向發展。

Hebe:Jacob!

Jacob:怎麼?

Hebe:我說瞭,隻是興趣而已,對你有一點好奇。(小魚上岸)

Jacob:呵呵,我早就知道瞭。

Hebe已經說出瞭心裡的想法,不過此時的想法還隻是初步的好感而已,她可能同時對很多男人表示過這種好感。接下來就要進入第三個環節,通過暗示讓她陷入思維混亂,誤以為自己深深喜歡上你瞭。

Jacob:我想知道,你對我的什麼地方感興趣。

Hebe:主要是因為你對我沒有那種想法。

Jacob:我跟你在私下沒有說過一句話吧?你這樣說,讓我感覺到某種目的性的存在。給我個合理的解釋可以嗎?

這裡是暗示她自己去想,我身上吸引她的是哪些特質,並拋出一個假設對其施壓。我從來就沒勾引過你,你居然說喜歡我,這不是有所企圖嗎?這就迫使她尋找答案作出合理解釋,當然這種解釋五花八門,要知道,我在派對上可是下瞭不少工夫。

Hebe:我也說不出來這種感覺,隻可意會不可言傳。可能跟我是雙魚座有關系吧,喜歡自己瞎琢磨。對於我來說,你跟韋躍不同,跟Tony、茅十八他們都不同。我不去關註他們,是因為我覺得他們無趣透頂,就像磁鐵的另一端一樣。

Jacob:不是吧,韋躍也會讓你覺得乏味?

Hebe:在我眼裡他是那種綠色有機的食品,而你是充滿誘惑的毒品,是我一眼看不懂的類型。我知道你身邊有很多女人,但她們要的東西都很幼稚,也不夠聰明。我不是要否定她們,或許她們都很優秀,但是不如我瞭解女人的心態。

這時,她終於在我暗示下,以為自己對我的吸引力有著清醒的認識,實際上,她是對屏幕對面的這個男人深信不疑。雖然我不知道她嗦嗦都說瞭些什麼,但我知道她已經完全淪陷,進入混亂的暗示思維中,並深信自己動瞭感情,並試圖得到我的認可。當然,我好不容易讓她主動表白,絕不會讓她輕易達標。她做夢也不會想到,等待她的竟是一番情感上的刺激。

Jacob:你接觸過毒品嗎?

Hebe:大傢都說毒品會讓人欲罷不能,我沒有試過,隻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Jacob:你太幼稚瞭。

Hebe:Jacob,你可以覺得我幼稚,但不能踐踏我的自尊,我今天跟你說這些,不是想獲得什麼,隻是要告獲得什麼,去睡吧,我對你的坦白比較滿意。

Jacob:你也無法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Hebe:算你狠!訴你我的個人感受而已。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你別想從我這裡聽到什麼好話瞭。

Jacob:什麼跟什麼啊?

Hebe:你很過分知道嗎?每次跟我說話,都用鄙視的態度來傷害我。

Jacob:是你太敏感瞭好吧,我可沒有那種意思。

Hebe:一個巴掌拍不響,不要光指責我,看看你自己的態度吧。

Jacob:女人真是不可理喻的動物。

Hebe:你總算說對瞭一句,雙魚座的人你傷不起!

壞男孩學院網站上的朋友們都聽過這個故事,他們問我為什麼不直接進行興趣回應,然後約出TD。我是這樣回答他們的:“心急吃不瞭熱豆腐,先讓這妞哭個幾天,讓她好好醞釀一下對我的感情。這肉都送到瞭嘴邊,哪有不吃的道理?”

第四個環節大傢可以隨意發揮,我的建議是在目標表白後,狠狠打擊對方的展示價值,在她失去平衡後轉身離開,等著目標瘋狂追求吧。當然如果你確實饑渴的話,也可以回應IOI,反正煮熟的鴨子是飛不跑的。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