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專傢 教你寫情書的四個方法

導語:寫情書,也許現在年輕人都不選擇用這種表達愛的方式,一來是因為老土,二來是因為自己不會寫!因為怕著自己寫的東西不能打動對方,怎麼樣,中槍瞭吧?如果不知道怎麼寫,趕快學學吧。

1、隱含法,或叫借喻法。把自己的情意隱含或寄托在講述某一事物或某一故事之中。有一位青年軍官,他在回鄉探親時偶遇一位高中時期的女同學,觸發瞭他曾蘊積內心卻以未曾吐露過後對她的愛慕之情。返回部隊後,他給她的第一封信中,講述瞭一個娓娓動聽的愛情故事。這封信筆法巧妙、藝術,感情也深沉、熨帖。後來他倆的婚事如願以償,恐怕也得益於這成功的第一封情書。

 2、漸進法,或叫悄入法。首次致書對方,完全不涉及戀愛之事,但所談所論,都是對方關心的事物。在頻頻往還的書信中,各人對對方的志趣、學識、愛好及待人處事,對對方的思想洞悉力和生活分析力等等,漸漸地有瞭更多的瞭解,由此悄然潛入的默默生發愛慕之情。這樣的通信,也許很難分清哪是第一封情書。

這是許多人曾采用過既自然又藝術的手法。當年許廣平寫給魯迅的第一封書信,就是從求教開始的,其後他倆在兩年多人數百封信件來往,從字面上看,幾乎找不出愛呀,死呀之燈的字眼,但每封信的字裡行間,都充滿的深摯的愛。

正如許廣平後來在《為瞭愛》一詩中所寫的那樣:“……一切的經過,看《兩地書》就成,那裡沒有燦爛的花,沒有熱戀的情,我們心換著心,為人類工作,攜手偕行。”

 3、坦露法。有人喜歡深沉,有人愛好明快,有人柔情綿綿,有人激情渙渙,所以戀人要依自己所處的境遇及特點,采取最合意最順手的書信,一下子叩擊到雙方的心扉上。但坦露法不可隨意搬用,它須以相互有瞭初步的接觸和瞭解為前提,若貿然而行,則免不瞭鬧笑話,甚至出現意想不到的結果。 

 4、傾囊法。在情書中不僅求愛,而且“預後”——將兩人結戀之時的景況以及結婚之後可能出現的方方面面的趨向以及自己的態度傾囊而出,使對方窺見你的心靈深處。這裡,需要勇氣,但更需要真誠;需要追趕,但更需要自信。

老舍,這位大名鼎鼎的文學傢,當年寫給胡挈青的第一封情書裡,將自己的心思、憂慮、展望、意向等等,傾囊以盡。他的誠摯打動瞭胡挈青天,他的心魄贏得瞭胡挈青。

 寫第一封情書,講究方法和藝術固然重要,但筆端凝聚真情實意,恐怕是最為重要的。任何情書,方字粗糙些不要緊,最為要緊的是,求愛或露愛的感情,要來的真切、自然、切近、深沉;而任何賣弄、做作、虛飾和不著邊際的語言的感情,都是情書特別是第一封情書的致命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