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芩:婚前處女與不如婚後貞女

  古今中外,有兩則與婚姻有關的宮廷故事為世人津津樂道。

  第一則故事發生在千年之前的隋末唐初,隋朝大官僚楊素的傢妓紅拂小姐愛上瞭年輕帥哥李靖,與之私奔,結為夫妻,後李靖輔佐李淵開創李唐王朝,成為大唐第一元勛。夫榮妻貴,當日的舞女紅拂當上瞭一品誥命夫人。而李靖,即便功成名就,也絲毫沒有因為紅拂的“過去”而厭棄她,夫敬婦愛,白首終老。

  第二則故事發生在20世紀的英國,英國王子查爾斯到瞭適婚年齡,英國皇傢傳統古老而又保守,要求未來的王後必須是一個處女。經過多輪選擇淘汰,英國皇室最終把目標鎖定在瞭19歲的平民女子戴安娜身上。處女之身,是她當選的決定性因素。當然,後來的故事大傢都知道瞭,查爾斯並沒有因為娶瞭一個處女而獲得幸福。相反,這個婚前的處女王妃在婚後反而表現出瞭超乎想象的熱烈情欲,她的情夫從軍官到富商、從貼身保鏢到體育明星,各種身份熱鬧非凡,著實讓英國皇室丟臉到傢,這對童話般結合的夫妻以離婚告終。

  兩個女人兩種命運:兩段截然不同的開始,兩種截然不同的結局。但是,如果讓全世界的男人來挑老婆,九成九的男人會選戴安娜,原因很簡單:婚前她是處女!當然,她也僅僅是個婚前的處女,婚後反而成瞭蕩女。而紅拂,婚前倒是個妓女,婚後幫夫成名、教子成人,反而是難得的貞女。算起來,不是紅拂慧眼識李靖,而應該是李靖慧眼識紅拂,如此賢妻,即便不是處女,也值得八抬大轎!

  自從有“處女觀”以來,吃虧的不僅僅是女人,更多的是男人。男人的處女情結越來越成瞭女人要挾幸福工具,既然社會普遍認這個,那女人更要“吊”起來賣,奇貨可居,不夠等值絕不出手,而且售後的服務要加倍仔細,一不稱心,便捏起鼻子大哭:“我哪點對不起你!嫁你時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兒,你倒好,反而跟幾個女人有過那種事,我不嫌你你倒反過來嫌我!你有什麼資格!”

  隻有到瞭此時,男人才會明白什麼是作繭自縛,原來娶瞭處女,不見得感覺很好!婚姻問題上,十個學者敵不過一個大款,十個大款敵不過一個處女。男人落入瞭自己編織的圈套,娶瞭處女,往往意味著徹頭徹尾的臣服和一生一世的麻煩。

  處不處女,隻是世俗中男人給男人下的圈套,尤其是科技發展到今天,整容術已經可以將任何假得變成真的,非處女經過一點點改動,重新變成瞭處女,男人俯在上方的那一刻,常常要思考一個問題:“真的還是假的?”說白瞭,處女膜早就沒有瞭意義,隻不過是女人哄騙男人的遊戲,而男人樂於受騙。

  戀愛中的男女要學會往上看,腦子裡的東西才是真東西,才能保障終身幸福。一味往下看,往下半身看,隻能越看越相厭,肉體上的處女遠遠不如精神上的處女具有魅力。娶個婚前的處女,不如娶個婚後的貞女,處女未必是賢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