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你來過

  一場緣聚緣散,一次花開花落。不言情奈,不言離殤。我的人生,你來過,於我,就是溫暖。  --題記

  

  三月未到,風已經拉開瞭春的帷幕。我攜著滿心的思念迎風而行,瞬間一種溫暖便盈滿心懷。我不是個貪婪的女人,這一刻卻還是在風中禁不住想起風一樣的你,溫暖,從容。

  

  說你是風,是因為註定你不會為我停留。就像我註定無法追隨你的步伐。很難想像生命是一種怎樣的千轉百回。一次意外點擊,便註定瞭一場煙雨邂逅,一種雲水糾集。而緣分更是一種讓人無法預見的牽系。若說無緣,為何萍聚人海?若說有緣,卻已錯過春暖花開。我們就這樣患得患失,一路而行。

  

  站在生命的渡口,我不得不承認無論怎樣的一種選擇都是一種傷害。愛和被愛有時竟也無路可走。

  

  猶記得你說過,看到我的第一眼,你的生命從此改變瞭方向。我不知道那是一種怎樣的情愫撞擊。在最初的最初,你的迷醉卻讓我一度惶恐。一個在雲之顛,一個在涯之水。兩兩相望註定是最後的結局。若不能給你一個美好的結局,又何必殘忍的給你一個美麗的開始?今生早已註定我對你所有的風情萬千的辜負。

  

  風影傳音,你深情的呼喚依稀在耳邊縈繞;習慣瞭你所有的寵與愛以後。不覺然發現,夢你一次,不再無關於想念。念你一次,不再無關於相思。隻是我依舊的固執著我的固執,你依舊堅持著你的堅持。就這樣彼此的愛著,彼此的傷害著。你終把所有的痛化作一次次醉酒後的嘆惜及淚水。其實你不知道,我是怕你看見我對你的意亂情迷而選擇瞭逃避,怕你繼續撥動我的心跳,拉開不該相思卻又相思的帷幕。在一場煙雨之夢裡繼續的沉倫。

  起初不經意的你和起初不經意的我。一場萍聚,也許就是三生石上,你我前世的約定,今生的赴約。若沒有早一步或者晚一步,我們是否能夠共沐人間四月美景如畫?或許,我們終是自己生命裡的一隻舞碟,完成瞭既定的相遇,便註定瞭各分東西。隻是君可知,我所有的偽裝終是無法掩蓋來自於你生命裡的一場深情。明月柔情,清風為伴,我用淡墨三千,心書卷卷,把所有對你的情衷落地成詞,成詩,填寫一程風化雪夜的浪漫和一場煙花起舞的絢麗。證明著我的人生你曾經來過。你的人生我曾經路過。

  

  有風經過,我站在紅塵渡口,揮揮衣袖,一種擦肩而過的宿命註定載不動你太多的一往情深。今生不想欠人太多,我卻欠你一個今生。若有來生,君可否在你的胸口上寫下我的名字?來生我定不負你的深情種種,我的低眉,我的淺笑,依舊風情無限,亦如今生與你初見。

  

  生命依舊默無聲息的前進著,你有你的軌道,我有我的路途,一次短暫的交集過後,我們依舊扮演著今生上天賦於我們的角色。你是我無法觸及的天涯,我是你無法抵達的彼岸,一場花開,一場嘆息。一種情緣,一世心痛。一重山,一重水,註定兩迢遙。你說你恨我,要我把你的心還給你,其實,我何嘗不想把你一懷婉約,讀成我滿紙風情?

  

  倚窗望月,撩起我無法言及的心事。癡情如此,無情亦如此。經年的風煙染紅瞭滿樹相思的紅,我在樹下癡癡的望,愛如此,恨亦如此,我的掌心似乎還流淌著你手心的溫度,人卻已被己拒之於千裡之外。往事如煙,淺笑而安,如果你懂,我便無悔。

  

  彼岸花開,盈盈水間卻是我無法擺渡的無奈。守著一腔心酸,我思念的漿終是劃落在唐詩宋詞的眉央裡,在凌亂的文字裡傾訴與你一場緣遇的情事,眸間裡的落紅繞肩,醉也飄零,醒也飄零,愛也紛舞,痛也紛舞。我拾一地情傷,幻化成一簾幽夢,在夢裡與你共享拈花為笑的款款深情。而今生,天涯兩相望,註定海角兩相忘。

  

  耳邊輕傳你愛的呢喃,像是三月的風拂過心海,驚起圈圈漣漪,暖意融融。感謝上蒼的眷戀,給瞭我一場與你的邂逅,緣遇你一回眸,醉瞭我今生的夢,真的,今生痛過,愛過,也思念過。

  

  我的人生,你來過,於我,就是溫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