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傢:失戀 演過頭就不好玩瞭

專傢:失戀 演過頭就不好玩瞭

  有個女讀者連續超過一周拉著我聊天,總是她說的很多,我說的很少,於是,她終於忍不住在QQ上質問我:“我覺得你沒有認真看待我的問題,你就是這麼對你的讀者的嗎?!”

  妹妹,失個戀而已,算個什麼大事?何況,你每天說的話,我都可以背出來瞭,主題思想無非就是“我好舍不得他,好想他啊!”“告訴我,怎樣才能忘記他!”——我除瞭側耳傾聽,告訴你好好把工作做好,學會自己找樂子,然後把剩下的事交給萬能的時間,我還能做什麼呢?你要我教會你忘記,這實在是強人所難,何況,愛過一個人,這麼美好的過程,為什麼要忘記?

  當然,對這些失聰(什麼話都聽不進去)失明(不看現在隻糾結過去)還妄想失憶的失戀女們,我不是沒想過另外的法子的,比如,讓她們把故事寫成繪本腳本,我的說辭是:好好梳理一下過去,在這個過程裡學會原諒、感激和放下,還有稿費哦親。

  唉,隻是,這又變成瞭我的另一個自掘墳墓的故事。

  她們總是隻抒發情緒,而懶得好好說事,通篇看下來,我隻知道有冷冷的風、淒清的雨、滿溢的悲哀和破碎的心肝脾肺腎,至於她們到底是在何時何地與何人發生瞭如何慘絕人寰的事?我不知道。而最後,當陰魂不散的那句“告訴我,怎樣才能忘記他!”再次出現,我徹底淪陷。

  不過,親,你們這一套,我懂的。

  雖然給我造成瞭不小的困擾,但是,隻要次數不這麼頻繁,我還是覺得挺好。談戀愛嘛,真要清醒狠瞭就不好玩瞭,要的就是傷春悲秋顧影自憐演獨角戲那一套。適當的悲傷,有益身心健康,會讓我們的愛情神經保持柔軟,不懂死之悲涼,又何來生之狂喜?

  當你再次狂喜,或者,有一天你失去瞭狂喜的能力,偶爾回頭,會發現,現在的悲涼,充滿瞭多麼矯揉造作的美妙,那是三個珍貴的字:我愛過。

  隻是眼下,苦情戲不要演過頭瞭,更不要演成裹腳佈戲。在這一點上,我很贊賞我的一個朋友,每當她求而未得,都裝腔作勢要死要活,趁機抽煙喝大酒,寫如喪考妣的言情小說賣錢,但是每當“新貨上架”,就又兩眼放光撲過去。

  人的記憶力,比你想象中的要脆弱太多,當時間流成一條河,你會發現:記得比較難,反而是忘記太容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