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留在臺上的人

11月2日楊采妮和男友邱韶智在新加坡結婚。

至此,這對相戀19年的戀人,終於修成正果。

說相戀19年其實不夠準確,嚴格來說,這是分分合合的19年。

他們的確自1994年開始戀愛,1997年楊采妮更為愛息影從商,和邱韶智合開公司,不過事業不順,2003年公司倒閉,楊采妮又復出拍片,並透露已分手。

直到2011年,才傳出兩個人復合的消息,但楊采妮采取低調處理的方式,一直三緘其口。直到時機成熟,方公開在微博上承認,“我與生命中的另一半要結婚瞭!”

在娛樂圈奇詭流離的感情模板中,這段圓舞式的戀情特別叫人感慨和羨慕。

一支曲子,跳回到最後,發現還是原來的舞伴最好,誰還介意中間走過怎樣坎坷的過程呢,隻要最後能有一個圓滿的結果。

也許沒有從開始到最後還是有點遺憾,可一件珍貴的古董上,稍微有一點破損,更能令人疼惜。

楊采妮自己也說,“對於這份難得的緣分,我倆心存感恩。”

這段感情剛開始的時候她很高調,搞得盡人皆知,後來更是索性息影去開公司,沒辦法,20出頭的女孩子很容易在愛情中得意。

復合後她極其低調,守口如瓶,因為她成熟瞭,知道怎樣在這個透明金魚缸一般的娛樂圈裡守候自己的愛情。

和楊采妮一樣,分手又復合的女明星還有莫文蔚和鄭秀文。

前者與自己17歲時的德國籍初戀情人Johannes,彼時Johannes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父親;後者與許志安在分手7年後復合,重新恢復熱戀,感情更勝從前。

中國有句老話說,“好馬不吃回頭草”,這話帶有一股怨氣在裡面。因為人們習慣把分手當做一件有傷自尊的事情,“你傷害瞭我,豈能一笑而過”,很難寬容和原諒。再回頭,就屬於記吃不記打,沒臉沒皮的表現瞭。

有時候,為瞭忌諱被人嘲笑,有的人甚至刻意的回避和前戀人復合,因為這樣“很丟人”。

但愛情中的兩個人,本就不是馬和草的關系,而是一匹馬和另外一匹馬的關系。

如果把這個世界比作一個草場,那麼兩匹馬在自由的馳騁中,都沿著自己的路線前行,若能再次重逢,那便是命運給出的第二次機會,十分值得珍惜。

楊采妮在與邱韶智分手之後與郭富城、吳奇隆等人都傳出過緋聞,這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不過這不重要,這隻證明她沒有停下自己的生活專門來哀悼這段感情。

她繼續前行,認真對待自己,這恰是讓她在19年後還依然保持巨大吸引力的關鍵所在。

在暗夜裡為失掉的愛情哭泣,是人人都做過的事情。但不要忘瞭在黎明到來之前,擦幹眼淚,因為陽光會襯出你的憔悴。

要想讓別人愛你,首先要認真的愛自己,愛生活。這樣如果愛情真的回來,也能確保有一個更美好更成熟的自己來承擔住這失而復得的感情。

有很多失戀的人問過我:我們還有可能嗎?他們總是不忍心面對愛情真的離去的事實,想要給自己留一線餘地和希望。像楊采妮、莫文蔚、鄭秀文這樣的故事總是顯得分外勵志,能給他們以安慰。

可這樣的故事難以復制,她們每個人在分手的十年八年裡,並沒有時刻盼著復合,她們斬斷自己的心,和過去說拜拜。

隻不過命運非要再次把她們帶回到那個人身邊。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那已經是另一段的全新感情瞭。

我身邊也有這樣的例子。

三年前兩個人經人介紹談瞭幾天戀愛,後覺得不合適,和平分手。三年後不知真相的熱情群眾,再次把兩個大齡青年介紹到一起,沒想到這次就成瞭,兩個人結婚、生孩子,和和美美過到今天。

沒有絕望的等待,也沒有翹首相望的煎熬。

她說,我隻是比三年前多瞭一點平和,想著給彼此個機會也不錯。結果深入的相處之下,才發現這個看似木訥的男人內裡別有洞天。那掩藏在粗糲之下的溫潤,像賭玉的人開到瞭上品美玉。

看,感情是多麼奇妙的事情,不拒絕離散,也不要拒絕發現。

茫茫人海,也許會和眼前人有失散,可你若是停在原地,則會錯失更多可能。

愛情就像一支圓舞。兜兜轉轉,反反復復,有的人越轉越遠,有的人越轉越近。

別停轉,繼續跳。舞臺是一個人的舞臺,最後留下臺上陪你的那個人,無論誰,都是最合適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