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薇薇:愛情最該杜絕雙重標準!

  有一個問題顯而易見,卻被相當一部分人所忽視,它也正是引發許多情侶之間戰爭的罪魁禍首——雙重標準。簡單地說,我們有時不能用要求別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在對別人求全責備的時候,實際上自己也並未達標。在情愛關系中,我們總是容易看到別人的缺點,而忽略自己的表現,或者習慣性地用自己的長處去比較對方的短處。

  我有一個朋友是個抱怨狂,她最愛做的事情莫過於在別人面前抱怨她的老公。她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男人就應該做這些事,我老公做不到就說明他不夠男人!”接下來就是她無數的例證,例如抱怨她老公沒有賺回足夠多的錢,或者抱怨生活不夠豐富,有時候也會抱怨他總是喝酒應酬。

  有一天我坐在沙發裡又聽到她舊話重提:“我老公簡直就不是個男人!”於是我對她說:“你這些觀點真的很傳統,誰規定男人就必須買房買車?”她用訝異的眼神看著我,就好像我是從外太空剛剛降落到地球的:“這還用說嗎?真正的男人都是這樣的,難道還要讓女人賺錢養傢嗎?”我說:“哦,既然如此的話,傳統觀念中,女人應該每日燒菜做飯,可據我所知你們傢可都是你老公做飯,這麼說來的話,你也不是個女人嘍?”她頓時啞口無言,張大瞭嘴一直看著我。

  這類問題在兩性間層出不窮,可惜我們很難意識到。我們要求對方不能和自己說謊,哪怕是善意的謊言,而自己卻謊話連篇;我們要求對方客觀講理,自己卻總是任意為之;我們要求對方為瞭自己不斷改變,自己卻從不妥協。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如果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拿來要求別人。

  在心理學當中有一條黃金法則和一條反黃金法則。黃金法則是指“就像你希望別人如何對待你那樣去對待別人”,而反黃金法則是指“我對別人怎樣,別人就必須對我怎樣”。很多人都是在按照反黃金法則行事,而不是按照黃金法則行事,而更有些人,甚至做不到對別人怎樣,就想要求別人對自己怎樣,這無疑是更加可笑的,也是更加不公平的。

  我們總是容易對自己寬容以待,而同樣的問題出現在對方身上時,我們卻難以容忍。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女人和男人吵架瞭,男人氣憤地對女人說:“你怎麼那麼愛吵架!總跟我找架吵!”而女人則毫不示弱:“你應該問問,你為什麼總是惹我生氣!”兩個人都將錯誤歸結在對方身上,而看不到自己的漏洞。

  如果實在不能將問題推到對方身上,我們便會理所當然地將責任歸咎於環境:“哦,你知道,我那天心情非常不好,胃還有點兒不舒服,所以他那麼一說我就急瞭!”又或者:“我畢竟不隻是他的妻子,同時還是我母親的女兒,我的位置決定瞭我必須顧慮兩邊的感受。”可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對方身上,我們卻不能用同樣的標準歸因,我們會毫不遲疑地將所有的錯誤都歸結於對方本人,而不是他/她所處的環境,也許我們會說:“他心情不好就能對我大吼大叫嗎?難道我是他的出氣筒嗎?”或者:“他眼裡就隻有他的媽媽,他現在到底是跟我過日子還是跟他的媽媽過日子?!”

  相反的,當有好事情發生時,我們卻又反過來將成功歸結於自己的努力,而認為對方的成功都是運氣。我們失去瞭一顆感恩的心,處處咄咄逼人、橫行霸道。我們習慣性地將自己的付出視為有償的,對方必須給予回報。而對方無論付出多少似乎都是應該的,無須我們回報甚至不值得感激。這樣一來,雙方之間很容易失去平衡,而更重要的是,我們很難感到快樂。

  如果兩個人感情發展得很順利,我們一定會如數傢珍地曬出我們的付出與用心,而對方卻貢獻無多;如果兩人感情每況愈下,我們就會想,這和我們有什麼關系呢?一定都是對方的錯!所以,我們總覺得自己是和善友好的人,而我們周圍則盡是些自負和充滿敵意的傻瓜。很少有人願意看到自己的錯誤,因為這會讓人覺得不舒服,我們寧願將錯誤都推諉給別人,即使我們的生活會因此一直暗無天日,我們也不願意做出任何改變。

  請運用黃金法則來生活,像你希望別人如何對待你那樣去對待別人,而不要將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強加於他人。多一些心甘情願的付出,少一些過於量化的計較。我們經常說吃虧是福,更何況,與自己所愛的人之間根本不存在什麼吃虧不吃虧。給自己和對方劃出兩條線,用不同的標準分別對待,是對雙方平等關系赤裸裸的不尊重,如此一來,關系難以持久,自己也很難幸福。(文:張薇薇 選自:《男人來自東土大唐 女人住在西方凈土》)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