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必知!幸福從腰部以下開始

  性,這個話題,我本來有點抗拒,因為寫不好,也沒有太多的分享和感悟。但是前幾天,一位男性朋友寫瞭封長長的電郵給我,提到瞭他對婚姻的一些真摯的看法,讓我看到瞭一顆男人的心,帶著對婚姻的美好向往,但又無能為力的痛苦。我很感謝他的坦誠,讓我有瞭一些反思和揮都揮不去的思考。我想,寫吧,至少,我的先生可能是第一個受益者。

  一個男人,什麼會令他最幸福?成功?似乎不是,因為成功永無止境,而且在追求的過程中可能會遍體鱗傷和千瘡百孔。愛情?男人天生就是比女人在感情上遲鈍的動物,沒有女人的內心那麼豐富和掙紮。我覺得答案是一個道德下合法的好愛人。

  男人對傢庭的要求,似乎很簡單,但又不容易得到。帶著一身的疲憊和塵土,回到傢,推開傢門,希望感受到的是溫暖,整潔,和飯香味,還有一張盈盈的笑臉迎過來,身後是孩子們歡快的笑聲,這是何等的幸福和滿足感?到瞭夜晚,身體上比女人多長出來的那個什物,無端會作怪,會讓他們輾轉反側,情不自禁。在子彈不放出來,就無法安眠的時候,如果身邊能有個女人善解人意地幫忙,那男人是否會幸福地飛上天,然後在雲彩裡睡覺呢?

  有多少女人,包括我,在這種時候,會推開男人那雙不安分的手,說:“我太累瞭。”這個借口,說出來很容易,而且理直氣壯,因為我們做母親和妻子的,有的忙工作,還要忙著比工作還累人的孩子。性欲,對我們來說,不是男人摸摸就有的。女人(非職業性工作者),隻有看見瞭自己崇拜的,熱戀的,尊敬的男人,內心先澎湃起來,才會像小貓一樣地貼過去,心甘情願地熱烈地回應,給男人最喜歡的和最想要的,克林頓緋聞中的,最讓他享受的,不用他付出體力的,可以專心地暢想著自己是個帝王和英雄似的美妙體會和方式。可是自己的男人,臭臭的,沒本事,還碎嘴,有什麼資格,讓一個已經疲憊的女人,再花上半小時的時間,來給他這無上的幸福?

  這就是腰部以下的叛逆和幸福的走失的開始。

  於是,男人們得不到合法妻子和道德允許下的愛人的安撫,另尋途徑。也許,在外面花上¥50或者¥500,會有一個女人,哪怕她長得像萊溫斯基一樣不出奇,但是她肯放下所有的面子和裡子,順從溫柔地讓男人做回克林頓。我們這些做合法妻子的,再大張旗鼓地去討伐他們。這難道不就是人間的婚姻糾結和令人苦笑的一代傳承一代的故事嗎?

  我堅決反對性工作這個職業,盡管它無處不在,繼往開來。它有存在的必要性,甚至是優越性,但是我反對的出發點,不是為瞭爭辯它解決瞭還是增加瞭社會問題,安撫還是傷害瞭失意的靈魂和肉體。我想到的是從事這個職業的女人,沒有瞭自尊心,為瞭錢或者生活,和沒有感情互動的男人發生肉體關系。這樣的經歷,留給她的會是什麼樣的人生回憶?將來她有瞭孩子,她如何回答孩子對自己的職業的提問?

  婚姻,它的最大的好處之一,就是合法地保護瞭性生活,讓性可以放松地,以個人喜愛的方式來進行。性能力,每個女人都有,但是可惜的是,不是每個男人都隨時隨地地具備。那麼,按道理講,肉體出軌的,應該是女性居多啦?鴨應該是主流,而雞是補充啊?那為什麼現在的社會正好相反?男人在外面,偷偷摸摸地,承受著心理的壓力,既花錢,又吃力,圖的是什麼呀?因為外面的這個女人能讓他在性這個特定時刻,揮斥方遒,讓他找到帝王或者英雄的感覺。

  而我們做合法愛人的,連愛人出差前,替他放放子彈都嫌費事。這個道理本來和養小孩子或者寵物,每天睡覺前,把他們的精力耗盡,為的就是換來父母一夜的安眠,是一樣簡單的道理。期待男人在外面有出息,像克林頓一樣馳騁江湖,那為什麼不讓他們在自己傢裡,先培養出克林頓的自信和勇氣呢?

  此文謹獻給自己和姐妹們共勉。說的不當之處,還望留言,繼續探討,為的是我們大傢的幸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