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為你做飯是因為我愛你

廚房傳來煲牛尾的香味兒,我在客廳看著電視搟餛飩皮。電視裡在轉播馬術比賽,肯定是看不懂的,就圖個有聲音,不顯得諾大的客廳太寂寞。

這根搟面杖是我為搟面條餛飩皮而特地買的,又長又粗,從很遠的中國城背回來,因為你說你很想吃手搟面。“外面的面條堿味兒太重。”

我不是做面食的好手。以前不是。

其實,以前我什麼都不是。我在嫁給你以前,不知道洗衣服要分內外,不知道領口要泡要揉。你娘說看我拿剪刀的姿勢都別扭,在你娘指導下做出的第一道菜是涼拌豆腐——味精還擱多瞭,你娘掂著手指尖從裡面往外沾。

而今,我很輕易地為你做出所有你叫得出名字的菜,很多菜你在飯店裡吃過一遍贊不絕口,第二天我就能比照著做出。無他,因為我愛你,喜歡看你滿頭是汗地在電視機前的茶幾旁狼吞虎咽。我於是感覺幸福。

昨夜,我在網上一路閑逛,天光將明時才邁著貓步,脫得光光地依偎在你身邊。迷迷糊糊中,你說的第一句話是:“這裡沒有你的枕頭。”是的,我們已經分居很久,當然不是完全意義上的分居。我睡眠太淺,兩個人的作息又不相同,你的鼾聲造成我神經短路。總是很羨慕你媽媽說的,沒你爸爸打雷一樣的鼻息相伴,她無法入眠,忍不住問瞭一句:“這樣的適應過程要多久?”

你說:“這裡沒有你的枕頭。”都睡成那樣瞭,還心裡裝著我。枕著你的胳膊說,沒關系,我就睡你手上好瞭。

你低頭,吻瞭吻我。

黑夜裡,辨不清位置。你吻在我的鼻側。

心中感動。你好久不主動吻我瞭,有意無意地,在多次抗議你吸煙以後口氣太重,令我不想親你。於是,你下意識裡開始逃避吻我。

夢裡,你很放松。很自然地,你輕吻一下,表達瞭你愛我。還是你身上的氣息,卻變得好聞,如露珠中的小草般清新的體味,還有性感的煙草香,男人味很濃厚。

趕緊回吻一下,在你的下巴上。

你再吻我,耳朵。

我再回吻你,低頭在你胸口啄瞭一啄。

於是……我的叫聲穿過黑夜的墻壁,時高時低,輝映著窗外野貓的悸動。你很狂野,借著夜幕的遮掩,白天的文雅一絲不見。我喜歡。

很抱歉打擾瞭你沉沉的睡眠,而你早上還要見老板。

臨走前,你輕手輕腳地換衣,路過我身邊的時候長久地看我一眼。我知道,隻是假裝不見。

你一走我就起來瞭,帶著愉悅的心情直奔菜場,拎瞭大包小袋回來做飯。聽說牛尾對男人很補的,還有,你上次說上海的菜肉餛飩令你懷念。

鍋上燉著牛尾,菜餡不咸不淡,我止不住嘴角的微笑,等你回來大喊:“好香啊!”

你一頓飯隻吃十分鐘,看不見背後我一個早上的汗。

為你做飯,因為我愛你。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