懼內: 傳統美德?

不知什麼時候起,我得瞭懼內的毛病。正在客廳看書,忽然聽見太太一聲喝:“把地清理一遍!”我二話不說,起身去找吸塵器;朋友打電話約我打麻將,太太說不能去!明明已經答應人傢的,也隻好再回個電話說:“那什麼,我有點頭疼,不去瞭。”

記得談戀愛那會兒,太太不是這樣的,那時她對我百依百順,什麼事都向我請示。結婚以後,我懶、饞、不拘小節的毛病逐漸表現出來,太太對我也不那麼尊重瞭。我想這是應該的,太太邊上班邊洗衣做飯收拾傢務,心理自然不平衡,平時嘮叨幾句,我聽著就是瞭,反正該看報紙看報紙,該喝茶喝茶。誰知時間一長,太太養成瞭習慣,大小事都指揮我去做,等孩子一出生,幹脆把我當保姆使喚瞭。我想改變現狀,但習慣是長久養成的,想立刻改過來不可能。琢磨幾天,心生一計,乘太太高興的時候,我早早把飯做好,給太太講起我們傢的傳統:

爺爺在世時,在傢裡有至高無上的地位。他的話永遠是對的,沒有人敢說不,包括奶奶。爺爺吃飯時,威風凜凜地一坐,所有人都不能靠邊,總是他一個人先喝點酒,等他開始吃飯瞭,奶奶才招呼大傢過去。

爸爸繼承瞭爺爺的傳統,隻是態度略有好轉。我們可以和爸爸同桌吃飯,不過座次分明:坐北朝南的位置永遠是爸爸的,接下來是媽、哥、姐,最末才是我。媽雖然坐第二把交椅,卻從沒安心吃過一次飯,要為爸爸倒酒、盛飯、端湯、添菜……每餐要起來坐下五六次。媽一生為傢操勞,得到的最大榮譽就是,每年吃年夜飯時,爸都評她為勞動模范。這個模范不要說獎金,連獎狀也沒有,媽卻十分感動,來年更鞠躬盡瘁地為這個傢,為爸服務。

我講得津津有味,太太聽得意興盎然。見太太感興趣,我試探著說:“所以男人在傢裡一定要有地位,女人生來就是為丈夫服務的。今後咱們傢也要改進一些,不管我說什麼,你都老老實實聽著,伺候好丈夫收拾好傢,這是女性傳統美德!”

太太杏眼一瞪:“我上班不比你晚一秒,賺錢不比你少一分,憑什麼伺候你?別廢話瞭,快把桌子收拾嘍,下樓倒垃圾去。”

“是是是。”我答應著,趕緊起身去找抹佈。看來這“傳統美德”,到我這一代是傳不下去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