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才不會停下等你呢

  (一)愛情其實是一種較量,人都說商場如戰場,其實愛情也是一個戰場,而且,這個戰場,傷的不是人的身體,而是心,心傷難治。戰場上,情侶雙方,誰勝誰敗,就要看誰愛誰多一點。愛情的天平,自古以來,都是不平衡的。別提我這般感慨,因為我的愛情就是一個戰場。

  我叫XX,一個小公務員。喜歡聽周傑倫的<簡單愛>,卻愛上瞭一個復雜的人。是我先說愛他的,他隻是接受。自然而然地和我在一起。我以前不知道一個人怎麼可以愛上兩個人或者更多人,但是就是他,讓我知道不但可以,還能夠同時在各色女人這中,遊刃有餘。是的,他就是一個很花心的男人。他說,我可以給你我的感情,但別妄想得到我的專一,我沒有愛。他還說,你也可以有我以外的男人,我不介意。我說我知道瞭,可是我沒有告訴他,我無法同時愛上兩個人,大概因為有愛情的潔癖。

  他經常約我到酒吧裡去,然後讓我留在一個地方,和別的女人們調情,酒吧裡,經常會碰上他的老相好,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在我的面前擁抱,甚至接吻,慢慢地,我習慣瞭,不知道這樣的習慣好不好,可是卻怎樣也離不開這個我喜歡的男人。我想我是個癡情的女人,而他,是個不識癡情的男人。

  (二)他知道我是愛他的,而他並不愛我。所以,對於他來說,或許我隻是個容易奴役的女人。一個讓他訓練成為一個沒有太激烈情緒和思想的玩具,我也知道,所以從來沒有高估他對我的感情。可是沒有哪個女人會真心情願看著自己的男朋友擁著一個又一個女人,然後每天帶著不同女人的香水味回傢,經常看見他的襯衣上有女人的唇印和別的女人留下來的頭發。因而,我常常也會忍無可忍和他鬥嘴。其實,或許他隻是覺得和我鬥嘴很好玩。每次鬥完氣,他又是無所謂的樣子。這一點,我也習慣瞭。他經常說,你們女人是就是那麼自私,總希望得到男人的愛和一個完整男人而將他留在身邊。我無言以對,看著他吸著煙,頹廢地半臥在床上。他就是這樣子,可是我還是無法離開他,我想自己真的是有奴役性的女人,所幸的,他每一次都會回去我的身邊。

  (三)聽說,他近來又勾搭上瞭一個女人。他開始不回傢,我找不到他,也不知道怎麼找,隻有等待,可是他都沒有在每天回傢。我想,這個階段已經是他和我愛情戰爭的最後一段瞭。當鬥嘴鬥氣,連鬥耐力都鬥過瞭,那麼就鬥鬥誰比較絕情。

  在酒吧裡,發現他和另外一個女人抱在一起,我沒有說話,就坐在那裡。

  他竟然拿過麥克風說,我們來玩個遊戲。他一手拉起我,一手拉起那個女人,說。大傢來投票,看我和哪個女人比較配,酒吧的人都紛紛起哄,隻有我,無力低下頭。

  我那張票投給瞭自己,第一次點票,我和那個女人打瞭和,第二次票數也一分不少。第三回,她贏瞭,僅僅多瞭一票,他快樂極瞭,跑上臺和她抱在一起,笑得那麼燦爛,我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們的幸福。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知道,她為什麼贏瞭,每個人的笑容外都有些許的不自然。可是隻有他不知道。第三回我把自己的票投給瞭她。他不是說女人很自私嗎?可是他知不知道,女人不再自私的時候,是她看破瞭,要放手的時候。回到傢,沒有開燈,無力地趴在桌子上,借著窗外地月光,我開始瞭每天要寫的,長長的日記。親愛的,我有很多話對你說,可你從來沒有耐性聽我說完一段話,我隻能對著日記本說,這場戰爭,你贏瞭,我知道我永遠也贏不瞭你,因為我沒有學會,對你絕情。可是,真的累瞭。放手也許一種愛情,是一種境界。決定放生你,是決定放生自己,也決定讓我的愛情,不再屈服在你的低微之下,而是重新高尚起來,我想,我隻是個被愛情的劍刺得千瘡萬孔的女人。

  (四)離開你有一段時間瞭,每天都在練習我的“宣言”,那是我離開你的那天開始練習的。

  Wherever you go

  Whatever you do

  Whenever you come back

  Whoever you love

  How ever old you are I will wait

  如果你知道這“等待宣言”一定很不屑,可是,我等你。是我自己的事,你無法幹涉。每天,我都會想著“宣言”,想著你,聽很多朋友說,你近來又和一些女人在一起瞭,還是和以前那樣,遊走的花從之中,可是,這不關我的事,我隻是想你,同時我同情那幾個在等待你的女人。我想我還是以前那個,愛你的女人。

  記不起等你多久瞭,那張寫著“宣言”的紙已經黃瞭,一直希望有一天你累的時候,來敲我的門,可是一直的等特,一直失望,早上的時候,有人敲門,我又飛快地打開門,看見瞭一大束的花。那些花很美,所以我接瞭過來。下午的時候,把以前寫滿你的日記,封進一個箱子裡面,裡面夾著那張發黃的宣言書。有個男人說,他能夠給我他的愛和專一,那是你不能給我的。晚上的時候,有人敲門,我開瞭,發現是你,他一直站在門外說,我回來瞭。

  我愕然,一直都在練習見到你後驚喜的表情,現在怎麼都露不出來。隻有愕然,還有吃驚。

  然後我心平氣和地告訴他,你回來瞭,可是我已經愛上另外一個男人瞭。

  他吃驚,搔頭發說,我不介意的,你可以有別的男人。

  我說,這一次,決定告訴他,我有愛情潔癖。

  他聽瞭,臉色黯瞭下來,消失在夜裡,我想,這個世界上,沒有誰忘記不瞭誰。那個人在你心中的重要性,隻是你誇張而已,你隻是潛意識裡不想忘記他,因為你還沒有遇到那一個比他更好的男人。這場愛情戰爭,是我贏瞭,他輸瞭,可是,兩個人都傷痕累累。教訓是在傷痛中學到瞭,至少我知道瞭愛情是個巧妙的東西,早上我還愛著他的時候,一個男人給我治愈心傷的藥,晚上我決定忘記他的時候,他來瞭,想索取我對他的愛。但是可惜,我已經不能給瞭,愛情就是這樣,那失之交臂的幸福,無可挽回,愛情,是不會停下來等你,隻有你不停地走路。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