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女人該如果度過“空床期”

空床期

  仔細想想,空床期這個概念涵蓋的范圍其實非常廣:單身未有男友的,空床;有男朋友但沒有同居的,空床;有伴侶但分隔兩地的,也是空床。這是一種怎樣的生活狀態,孤枕難眠還是自由無忌?經歷過“空床期”的女性們一定深有感觸,當夜幕襲臨,整個世界隻得一張大床。寂寞慢慢潛入內心,白天裡再堅強的外殼是否會在這一刻轟然崩塌……

  總之空窗和空床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是情感狀態,後者是性生活狀態。沒有人願意處於既空窗又空床的“雙空”階段,張愛玲說,“在枕頭上,還是兩個人比一個人要好。”

  於是,有的女人會愛上一種運動或一部纏綿的韓劇,有人會成天抱怨弄得內分泌失調,也有人選擇找一個臨時情人暖床……那麼,你呢?如果迫不得已,來面對這樣的境況?

  每個成年的單身男女,都會在某些時刻情感處在“空窗期”,一個人尋尋覓覓,又走走停停。身體也就跟著進入瞭“空床期”,說不寂寞那是假的,說不需要除瞭是自己出瞭毛病,床的那一半都長荒草瞭,那冷寒會隨著身體冰到瞭心裡。常常在這樣的一些時刻,有的人就會把愛不愛先擺在瞭一邊,找個人來“填床”,滿足那一刻的生理與心理需要。

  當情感落單時,你會找個人來“填床”嗎?男人,多半會,反正身體的寂寞對於他們來說,一定是比精神的寂寞難熬,所以做的或許比想的更多。

  女人,多半也會,隻是因為沒有情女人很難進入狀態,上瞭床又不那麼容易下床,所以想的女人多,真做的卻不多。很多單身男人都不會閑著,就算對女人有著再多的不屑,他也會向往那“溫柔鄉”裡的一刻消魂。

  於是,他床上的荒草不過是移到瞭自己心上,一度瘋長。很多的單身女人卻就那麼任床“荒”著,即便她那一半有燕舞鶯歌,另一半也塞滿著不為人言的寂寞,一度荒涼。而且,能接受“填床”的女人有不少也是因為愛著對方,可遺憾的是,沒有幾個男人會隻因為上過床就愛上瞭你,不過是把你當成是送上門的“便宜”,占瞭也就占瞭。女人卻很難把上床看成是也占瞭男人傢的便宜,結果從心理上就先輸給瞭男人,那生理上的愉悅更是因此而打瞭折扣。

  “填床”,對於那些渴望情感溫暖的男女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情,也不會被主流道德觀所認同,但我寧願相信選擇找人“填床”的男女,他們背後都有著這樣那樣的無奈,因為從感情上來講,誰也不願意把自己就當成瞭僅是器官需要摩擦的動物在發春。這一夜過後,總會有春痕殘留,我不相信你就能在太陽升起時每每都瀟灑地做瞭別人的路人乙,隻怕傷心是難免的,不說是強撐的。

  我們如果忍受不瞭身體上的寂寞,就要忍受精神上更大的失落,久而久之,你對正常的男女情感就容易產生偏差,那“荒蕪”下去的就不隻是一半的床瞭。眼面前都好像是男人玩得不亦樂乎,實際上那是他吃定瞭女人玩不起,如果女人在事後真比他跑得快,受傷的就一定是男人瞭。有時候,男人不珍惜,是因為女人總是不舍得他傷心。

  我們誰也沒權利把道德范疇擴大話,管天管地還要管別人上床睡覺,單身男女不願忍受身體的“空床期”找人“填床”本是私情,可是遊戲就要守規則,“填床”的對象你可要是看好瞭。否則,太隨便瞭安全衛生都無保障,就別說什麼真快樂瞭,那“房前樹”“窩邊草”的你要一通“亂啃”,隻怕更會落得個眾叛親離,如果再把同事或朋友也弄上瞭床,這床越“填”越空虛,甚至多出瞭心靈的負累。

  當然,想辦法填補情感“空窗”,永遠比臨時找人填上“空床”更靠譜,要知道,推不開自己的心窗就進不來新的氣息,即便有人戀上瞭你的床,離愛情或許依舊是個路途遙遙。 空床期怎麼過才快樂>>>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