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薇薇:男人要不起死去活來的愛

  你對一個男人說:“親愛的,我愛你。我這一生都註定是你的瞭,我愛你的一切,無論你發生什麼,無論我發生什麼,無論這世界發生什麼,我都那麼愛你,我都要和你不離不棄。”

  你說的真摯,都把自己感動瞭。你期望對方聽到後留下滿眼的淚水,因為如果有人肯對你這麼說,你一定會幸福到暈厥。是啊,這是你這輩子聽到過最動人最深入骨髓的甜言蜜語,你猜想對面的這個男人也能如你一般被這番情話感動得一塌糊塗。

  可誰想知,對面的男人透露出來的卻是不知所措的神情和逃避的眼神,他抖動著嘴角勉強摸瞭摸你的頭發,然後就落荒而逃瞭。

  別詫異,男人和女人對待愛情的一個根本差別就在於,男人,通常都不想要一段死去活來的愛情。

  女人的根本屬性是愛情,所以她們窮盡一生所追求的,不過是一個靠得住的男人,或者一份靠得住的誓言。她們喜歡誓言,即使誓言多半為謊言,她們也願意為此付出一切。她們渴望愛情濃烈,甚至慘烈,附上生命的代價也在所不惜。所以,她們喜歡談論天長地久,來生再續前緣;喜歡她為你而死,或者你為她而亡。她們覺得愛情可以和生命等價,愛情的利益高於一切。所以死去活來,被她們視為真愛的表現。

  而男人的根本屬性是尋求刺激。他們討厭責任,特別是當所有人都要求他們負責任的時候。生活對於他們而言已經夠沉重瞭,他們希望找到輕松和刺激。所以,當你動不動就跟他們談到一輩子或者將整條生命鎖定在一段戀情上,激起他們的不是感激,而是想要逃。他們更願意聽到:“你這人真有趣,跟你在一起我感覺很棒。”而不是:“親愛的,我想一輩子和你在一起,不離不棄。”他們不要悲情,不要生生世世,不要鎖定一生的上床通用券;他們要你誇張他們很有男人味兒,很幽默,很強壯,他們要活在當下。不然懸念沒瞭,他們就覺得沒勁瞭;不然一切不像是獎勵,而像是懲罰瞭;不然一切不像是愛情,而像是責任瞭。

  即使你真想霸占這個男人一輩子,也別在他一進入時就告訴他這是一條死胡同,進來就出不去瞭,因為這樣隻會引起他們調頭的念頭。就告訴他,這裡很有趣,你不妨多走一步,多停留片刻,最終,他們興許在其中駐紮瞭一輩子,自得其樂卻不自知——自己早已是牢中的猛虎瞭呢。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