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女主播陳魯豫的兩次婚姻

  陳魯豫被媒體稱為“東方奧普拉”,1996年加入鳳凰衛視擔任《魯豫有約》主持人,入選2010年《中國國傢形象宣傳片》人物。她參與主持鳳凰衛視許多重大新聞直播節目,同時,鳳凰衛視的許多大型晚會之中也都能見到她的不俗表現。不可否認,陳魯豫表現得很好。

陳魯豫

  “魯豫有約”是一檔在香港鳳凰衛視有著極高收視率的對話欄目,那個在溫和與輕松的氣氛中,娓娓對各位名人進行親切訪談的女子,便是備受眾人喜愛的名主持陳魯豫。就是這樣一個事業成功的女子,每個月總是頻繁地背著個包,拉著一個箱子,在北京和香港兩地的機場間穿梭著,為的隻是和自己的愛人相守在一起。

  在陳魯豫13歲那年的夏天,她認識瞭一個新的小夥伴,一個皮膚白白的、總是有很多笑話的小男生朱雷。當時的陳魯豫因為瘦而顯得格外嬌小。這一次見面,朱雷就開玩笑說:“這是誰傢的妹妹啊?”這個13歲的小女孩因為這一句話而多瞭一份心思:自己是妹妹,那誰是哥哥呢?

  一次,幾個小夥伴在一起談理想時,陳魯豫說長大瞭想去賣冰棍。另外的兩個小朋友都笑她,別人都希望自己是科學傢、作傢,你居然去賣冰棍,沒出息。小魯豫有些不好意思瞭,而朱雷則看著小魯豫漲紅的臉說:“我也是,我長大瞭也要賣冰棍!你做什麼我做什麼。”小魯豫從心底升騰起一股溫暖,這個小男生給瞭自己一種很踏實的安全感,看著朱雷盈滿陽光的笑臉,她暗忖:他就是我的哥哥。

  1989年,18歲的陳魯豫考上瞭北京廣播學院外語系國際新聞專業,朱雷也考取瞭北京廣播學院電視系。隨著新學期的到來,那天,陳魯豫收到瞭一封沒有署名的信,還沒有打開,她就似有預見地猜到瞭信裡的內容。是的,是他寫的。陳魯豫和朱雷的初戀,也就在那個書聲朗朗的地方開始瞭。

美女主播陳魯豫老公朱雷

  他們像所有的學生戀人一樣每天拉著手去自習,去圖書館,去食堂。朱雷每天負責去圖書館占座,去排隊打飯,陳魯豫跟在他後面像個小妹妹一樣的乖,吃完飯之後他又搶著洗飯盒。陳魯豫看到大部分的戀人都是女孩子洗飯盒,有一天她就對朱雷說:“雷雷,這是女孩子該做的事,讓我來吧!”說著她就挽起瞭衣袖。朱雷一把拉住她:“魯豫,不可以,我怎麼可以讓你受累?你聽好瞭,隻要我們在一起,我就決不能讓你吃一絲一毫的苦,這是我愛你的原則!”陳魯豫聽話地把飯盒放瞭回去,但是朱雷沒有看到,淚水已經從陳魯豫清秀的臉龐悄然滑落——幸福極瞭容易哭。

  和所有初涉愛河的人一樣,陳魯豫和朱雷也弄不清愛情的規律和方向,他們也會為瞭一些很小的事情而爭吵,而傷神。其實。那天的舞會還算是很熱鬧的,陳魯豫一直是當晚的一個亮點。但從禮堂出來之後,莫名其妙,陳魯豫的心情就變得不好起來,沒有任何理由,她沖朱雷發起瞭火。若是平時,朱雷一定會小心翼翼地安慰她,哄她開心,可那天朱雷忽然覺得如果愛情需要他這樣時時去維護的話,那他們的愛一定是脆弱的。那天晚上,他沒有再遷就小女生的“壞脾氣”。

  其實,陳魯豫晚上回去之後就後悔瞭,自己不該無緣無故地發火,但礙於女孩子的自尊,她沒有作出任何表示。而朱雷覺得自己沒有錯,也不願意再一次低頭。隔膜在冷戰中越來越深。在大學生活即將結束的那個冬天,年輕的他們認為他們的愛情死瞭,再也不會有瞭。於是,分手成瞭必然。那些天,陳魯豫有瞭一種活不下去瞭的感覺,而朱雷則從那個冬天開始,將自己的情感冰凍瞭起來。

  1、陳魯豫和一個美國流氓的第一次婚姻

  新的學期開始瞭,陳魯豫在爸爸的鼓勵下,參加瞭北京申奧的英語大賽,得瞭第一名。成功讓她漸漸從失戀的痛苦中走瞭出來,她選擇瞭用努力工作來調整自己的心。1993年,陳魯豫從北京廣播學院畢業後,直接到中央電視臺《藝苑風景線》欄目擔任主持人。朱雷也於同年畢業進瞭北京電視臺,做瞭一名電視節目編導。他們雖然都沒有再問起過彼此的消息,但卻都很清楚對方的一舉一動。每當到瞭陳魯豫的節目播出時間段,朱雷都會離電視機遠遠的,他怕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盡管他是那麼地想見到。

  在獲得瞭一些榮譽之後,陳魯豫覺得自己有必要去“充電”。帶著一顆孤獨的心和欲振的雙翅,陳魯豫於1995年遠赴美國留學。在美國的這一年時間裡,陳魯豫遇上瞭一位金發碧眼的人,這個人給瞭她愛,還給瞭她婚姻。這個小小的女孩在異國他鄉看到瞭別樣的幸福。1996年,她攜夫回國加盟鳳凰衛視。漸漸地,她迎來瞭她事業上的輝煌,但這時候她的婚姻卻亮起瞭紅燈。陳魯豫在做《鳳凰早班車》的時候,一年中沒有請過一天假,每天晚上7點鐘就上床睡覺,凌晨4點就上班,盡管她認為工作太忙碌並不至於讓夫妻情感疏遠,但緣分還是就這樣結束瞭。當有一天她發現彼此之間再也沒有感覺時,她選擇瞭放手。1999年,陳魯豫將自己從“圍城”裡解放瞭出來。後來據說是因為那美國男人的性虐待,而導致瞭陳魯豫第一次婚姻的結束。

  2、陳魯豫和初戀男友朱雷的婚姻

  當陳魯豫的名字紅遍瞭大江南北的時候,有一個人他是心痛的,他所關心的不是這個名女人的成就,而是這個人。他仍然那麼在乎她。

  所以,在隔瞭9年之後,在2002年一個夏目的午後,他忍不住拔通瞭那個手心裡都攥出瞭汗的電話號碼,他們約好瞭半個小時之後在一傢酒店的大堂見面。這30分鐘是朱雷有生以來,度過的最漫長的、也是最難熬的30分鐘。朱雷有瞭幾分惶然,甚至在等待的最後幾秒鐘裡,有瞭想逃的想法。但是,她來瞭!一雙皮拖,一條短裙,依舊是那一頭直爽的清湯掛面的發式,她的一切都讓他感覺到她還是那個小女生。“雷雷!”她揮動著纖細的手臂和他打招呼的那一瞬間讓他明白瞭,時間改變的隻是時間本身,而站在他面前的這個人和這份撲面而來的情全部是以前的,他們隻不過是分開瞭9年而已。

  在2002年的最後一天,陳魯豫、朱雷在香港紅棉道婚姻註冊中心登記結婚。他們當天舉行瞭一個簡單到連登記官在內才隻有5個人的婚禮,兩個人結婚,兩個朋友在邊上見禮,一位長者負責登記證婚,這像極瞭兒時的“過傢傢”。但他們心裡明白,這是無比神聖的,這一場愛情,他們是認真的!

  夫婦倆把傢安在瞭北京,原因是魯豫說過:“我覺得我永遠是走在回傢路上的人,在香港我沒有什麼感覺,隻是覺得那是我工作的地方,雖然5年多瞭,卻從沒有過傢的感覺。而北京就不同瞭,這個環境是我熟悉的,能融入這裡的生活,想吃什麼立刻就知道到哪裡去找,想談什麼事也知道到哪去找人。”朱雷用自己的關懷疼愛著陳魯豫,努力把這個傢打理得溫馨甜蜜,他理解傢才是一個女人真正的歸宿和依賴,他希望自己能夠像以前那樣,給陳魯豫一份心安。而有瞭朱雷的照顧,陳魯豫盡管在香港工作,但每個月都要有好多天待在北京的傢裡。

  一份穩定的感情生活,一位疼愛自己的丈夫,一個溫暖的小傢,一種可以攥在手心裡的幸福,讓鳳凰衛視“當傢花旦”陳魯豫笑得格外甜美。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