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中誰懂誰的心?

路盡隱香處,翩然雪海間。

梅花應尤再,雪海何處尋。

    我沒有問你來的地方,因為我覺得那是沒有必要的,既然是無聲的開始,就讓它無聲的結束好瞭。

心與心的感嘆,在光和水中流浪。

你是否如期而歸?能告訴我嗎?

我怎麼也走不出你的相思,心慟。

於是我隻好對著天地說:

——-其實你不懂得我的心。

  無緣的我們不是相見太早,就是相見太遲。歲月好似一本書,我們可開始為它光鮮的淋漓的封面所淘醉,繼而為它繽紛多彩的插圖所銷魂。直到流年暗轉,書中的內容不斷地向我們呈現出那種無風雨也無晴的本真情境,此時人才有點會心,美麗繁華的外在多麼燦爛也是暫時的。正如張愛玲所說,生命其實是一襲華美的袍,裡面爬滿瞭虱子。

把一種寄托交給風和雨。

在那一片土地上耕種與收獲。

我的心,就在你的微笑中豐盈。

我的情,永恒瞭一種對愛的追求。

你是否明白我的心,心碎無痕。

  無需感嘆生命的短暫,歲月的無情,擁有的才是最珍貴的。我們逝去的生命象深淺不同的墨水,本來是一滴一滴的,可掉進歷史中,就暈染成瞭一片,成瞭朦朧的詩沒有背景,一字一句都不太清楚,不好翻譯,隻能意會當某一個片段成為絕唱的時候,幽默就可以醃制出來瞭。我們曾經在某段奇怪的歷史存在過,長長的時間已經把我們過去的故事變成瞭幽默。

  我們發現我們還是一樣的頑固。居然還那麼喜歡,也許隻是因為那些曾經已成為我們過去生命中的一部分,不想忘掉而已。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是嗎?

你匆匆地離去,留下瞭平衍的足聲。

隻留下一樹的飄零,隨風而逝。

我隻有感嘆流水,用心在說:在那個風雨的街頭,曾經有個女孩好無辜好孤獨。

我站在水的一方,深深地嘆息道:有一段讓我感懷惆悵,無奈和摯愛的歲月不老。

 而我或許隻能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裡尋找到你我的另一個支點。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