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什麼話對男人是最重的攻擊

  ——女:“你在想什麼? ”男人:“我什麼都沒想啊。 ”

  ——女:“你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男:“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

  類似的對話,在我們的生活中屢見不鮮。其實,就像男人們經常抱怨“女人心,海底深”一樣,同樣有為數眾多的女人也在苦惱自己無法瞭解男人。以暢銷書《二十幾歲,決定女人的一生》為讀者所熟知的韓國女性問題作傢南仁淑,用瞭5年時間去研究“男人問題”,並且做出結論:假設上帝要給結婚前的男女分別準備管理妻子和丈夫的 “使用說明書”,那麼《妻子使用手冊》應該比劍橋百科全書還要厚,而且根本看不懂;相反,《老公使用手冊》隻有電視使用手冊那麼厚就夠瞭,因為男人比女人想像中的要簡單很多。

  要理解一個男人 (尤其是東方男人)到底有多簡單?南仁淑認為,男人和女人所有的沖突、矛盾、誤會,最大的元兇就是男人的“性別標簽”——“要像個男人那樣”。

  男人愛說“事實”而非“感覺”

  結婚14年的南仁淑擁有幸福的婚姻,同時她自認算是交流非常多的夫妻。但有一天,當她在腦海中回放跟老公的對話時,發現一個“男人的通病”:我總是能通過那樣的對話瞭解老公的心情,但那一個瞬間,我突然意識到,老公事實上從來沒有針對自己的心情說過任何話。這是南仁淑回放的夫妻對話的基本模式——

  丈夫:“最近好忙啊,一點精神都沒有。連個幫忙的人都沒有,隻有把工作壓在我身上的人。 ”

  妻子:“忙瞭一整天感覺很辛苦吧? ”

  丈夫:“上次在社區聚會上,我的名字被選中瞭,送瞭我商品券呢。 ”

  妻子:“是嗎?心情真好呀。 ”

  在調查中南仁淑發現,男人通常隻是在說事實(Fact),而女人卻總是試圖從中解讀他的感情,錯誤地以為他是在直接表達感情。比如說,當男人的收入不太好而感到壓力時,他不會說“連喜歡吃的烤牛排都買不瞭,真難過啊”,而是會說“那幫政治傢真無能,導致經濟一塌糊塗”。因為下屬的無禮而感到壓力時,男女的反應同樣有很大差異,女人會說“我都快被那傢夥弄瘋瞭”,男人則會說“現在的小孩真是沒教養啊”。聽到有藝人自殺的消息時,女人們會說“一定是感覺太累瞭所以才那麼做的”,而男人們會感嘆“現在的社會都快瘋瞭”。

  南仁淑解釋說,男人們不管是針對某個特定的情況,甚至是自己內心的情感,都習慣於借助外在的事實來加以說明。那是因為在他們能力所及的范疇內,這是解釋情感這種抽象化的東西的唯一方法。男人們對政治和經濟特別敏感,並且特別喜歡討論它們的原因也與此有關。

  為什麼男人不擅長談論“感覺”和“感情”的話題?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從小就是這樣長大的。傢長、老師、社會對一個男孩最常說的句子,就是“要像個男人的樣子”,要求他不能輕易流露出豐富的感情,尤其是脆弱的感情。

  理解男人的關鍵是“男人樣”

  南仁淑舉例說,小孩摔倒在地、號啕大哭的情況很普遍,如果是個女孩子,父母會把她抱在懷裡,問“寶貝兒,摔疼瞭吧”,但如果是個男孩子,父母則常常會說:“沒關系,不疼!快爬起來,我們兒子最勇敢啦! ”即使有時也會對男孩子說對女孩子一樣的話,但心裡也還是會有“為什麼男孩子還會號啕大哭啊”這種想法——父母對孩子的態度就在這微妙的心理活動中流露出來。男孩子會在潛意識裡警覺到,如果自己表現得和女孩子一樣,就得不到父母的愛。其實不僅是兩性之間,男人在同性之間也被要求表現出強烈的男子氣概。男孩子之間發生沖突的時候,哭泣的那一個一定會被嘲笑,這是一種無須言明的規則。從小就接受著“必須像個男人”的教育,長大後又立刻投入到激烈競爭的成人世界。被這種成長經歷牽絆著的男人,“像個男人那樣”早已不是一種選擇,而是一種必然的“男性身份”象征。

  除瞭要表現出堅強的“男人樣”外,“事業成功”也是“男人樣”的重要佐證。在調查過程中,南仁淑曾向男女受訪者提問同一個問題:你幸福嗎?有意思的是,大部分女人都能給出一個清晰的答案,但大部分男人則表示,他們對“幸福與否”無法作出明確回答,原因是他們會感到困惑:如果沒有任何成就,眼下所感到的快樂,有什麼意義嗎?南仁淑分析說:“絕大多數男人對‘幸福’這樣的詞匯似乎是很反感的。他們認為所謂幸福,是那些沒有戰鬥力的人掩飾自身軟弱的借口。大部分男人都覺得,靠自己的能力獲取的權力、名譽和金錢才是好東西。對男人來說,獲得這些東西時所產生的愉悅感才是真正的幸福。所以,要為平凡的現實生活賦予意義並甘之如飴,男人會比女人困難。 ”

  性格堅強+事業成功,構成瞭“男人樣”的兩大支柱。南仁淑表示,即使到瞭21世紀,整個社會對“男人要有男人樣”的性別期待也像一千年前那樣,並沒有發生任何動搖。與此同時,女性正在迅速崛起,現代的“女人樣”比一千年前的“女人樣”進化瞭不知多少倍,所以由於男女差異而引發的矛盾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在這種情況下,女人要想從根本上理解男人,就必須理解他們對“男人要有男人樣”的期待。 “如果一個女人決定將一個男人的內心世界攪得天翻地覆,那麼隻要一句‘你真不像個男人’就足夠瞭。與這句話相比,‘長得真難看’、‘像個白癡’之類的責難,簡直無足掛齒。 ”

  為何“無能老公”更愛擺臭臉

  有很多女性讀者給南仁淑寫信,提到一個共同的問題:她們都受到過自尊心受傷的男友糟糕的對待,因而感到非常難過和無助。比如,一位女白領的男朋友失業瞭一年,雖然基本生活並不成問題,但對她說話的口氣充滿敵意。比如她說: “你的行為讓我覺得很辛苦。”得到的卻是冷酷的回應: “別說這種覺得辛苦的話行不行,很無聊啊。”她覺得無法接受,自己什麼都沒有做錯,為什麼男朋友要給她臉色看呢。

  南仁淑解釋說:我們在日常生活裡經常會看到,那些被認為“沒什麼能力”的男人對自己的女人很不好,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他的“像個男人樣”的渴望沒有得到滿足。“男人將他們的女性伴侶視為映射自身的鏡子。如果女人說 ‘我好累啊’,男人會把這話聽成‘你是個讓女朋友感到疲憊的窩囊廢’。當男人覺得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讓女朋友痛苦的話,男人的‘男性身份’就會受到傷害。對男人來說,這種傷害所引起的巨大痛苦是女人無法理解的。為瞭緩解哪怕一丁點這種精神上的痛苦,男人就會反過來折磨他的女人,而受到傷害的女人又會作出讓男人更受傷的反應,從而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很多在工作上表現一般的丈夫,回到傢越是容易給妻子臉色,越是不肯幫妻子做傢務。 ”

  類似的情況還有,有個女孩跟男朋友去參加他的高中同學聚會,本以為男朋友會小心呵護自己,沒想到他的表現和平時大相徑庭,不但說話隨隨便便,竟然還當著大傢的面拿她的缺點開玩笑。她開始懷疑他在朋友們面前隨隨便便對待她的樣子,是不是才是他真實的一面。

  南仁淑回復說,事實上,所有男人都有可能做出類似的事情,尤其是當他在同學中的地位並不是很高時。 “女人聚會的時候也會在無意識中把自己和他人比較,而男人更是化身為遊戲中的角色,給每個人的戰鬥力打出分數。如果他在一堆男人中平均分較低,就必須用其他男性化的方式來對他的劣勢進行補足,比如表現出一副凌駕於女朋友之上的樣子,他也隻有通過這種方式才能在朋友當中保持他心理的平衡。隻不過隨著社會經驗的累積,有些男人會表現得老練和自然一些而已。 ”

  用“自尊心”打開“男人心”

  當女人發現自己無法瞭解男人的時候,正確的途徑隻有一個,那就是滿足他“有男人樣”的自尊心。按照南仁淑的說法:“當一個男人和一個認為他很強、很有能力的女人在一起生活時,他才會覺得自己很幸福。所以理解男人最大的鑰匙,就是理解男人的自尊心。而當男人們的‘像個男人那樣’的要求得到滿足的時候,恰恰是他們願意留意和顧及身邊人感受的時候。我自己也一直在努力不給丈夫造成壓力,怎麼讓自己說話不傷害到他,不讓他覺得在妻子面前抬不起頭。 ”

  如果你的男朋友在他的老同學面前對你頤指氣使,你該怎麼應付? “聰明的女孩會配合男人那沒出息的自尊心,在其他男人面前,以行動表現出‘我對他那麼俯首稱臣,因為他是個強悍的男子漢’。等聚會結束,兩個人單獨相處的時候,即使給他一拳狠狠報復,他也會開心地任你擺佈。 ”

  南仁淑更笑言,如果你的身邊都是一些上瞭年紀的男性上司的話,那麼就要記住,時不時地說一些強調和肯定他們“男子氣概”的話,絕對是有必要的,因為這些上瞭年紀的男人們正在漸漸失去“男人的樣子”。 “男人過瞭中年,就慢慢失去瞭證明自己男性特征的戰鬥實力,而當他們親眼目睹自己逐漸衰弱時,會產生強烈的危機感。 ”當然,對中年丈夫來說,來自妻子的贊美更是最好的補品。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