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能見,再也不想見,再也不會見!

經有那麼一個人,讓我傷筋動骨,卻不能稍動聲色。他出現於所有我記得住的過去裡。淡淡存在,輕輕叫囂。。。


我一直想要,
和你一起,
走上那條美麗的小路。
有柔風,有白雲,有你在我身旁,
傾聽我快樂和感激的心。

我的要求其實很微小,
隻要有過那樣的一個夏日,
隻要走過,那樣的一次。


而朝我迎來的,
日復以夜,
卻都是一些不被料到的安排,
還有那麼多瑣碎的錯誤,
將我們慢慢地慢慢地隔開,
讓今夜的我,終於明白。


所有的悲歡都已成灰燼,
任世間哪一條路我都不能,
與你同行。


我一輩子走過許多地方的路,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雲,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隻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細心保存。免我驚,免我苦,免我四下流離,免我無枝可依。 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會來。

”有多久沒見你,以為你在哪裡。 原來就住在我的心底,陪伴著我的呼吸。”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

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啟程,

卻忽然忘瞭是怎麼樣的一個開始。

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輕的你隻如雲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

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

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

命運將它裝訂得極為拙劣。

含著淚,

我一讀再讀,

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喜歡下雨天,它可以成為慵懶的理由。或者淋到全身濕透。光線昏暗的時候,便適合睡眠。喜歡旅行,離開熟悉的城市。站在陌生的街道,我將不是任何人。可是我喜歡你,卻找不到任何方式。盡管,我曾嘗試瞭所有。


是不是也因為愛你。把那一光年狠狠放在手心裡。不靠近不接近。 變成卑微的被動的微不足道的等瞭又等的……你不會知道,你是我滑到胃裡的煎熬的心,你是我左胸口的疼痛。沒有人告訴你,你看到的那篇感動的文章是我,寫給你的…… 那是我,第一次,喝醉。 自此以後,愛,全部成瞭最懦弱的表演。


它是心底最深處,那一片潮濕的溫暖。它是流淌血液裡,永遠也抹不掉的美好印記。它是日日夜夜,為你守候的門。它是經過瞭輾轉反側,世間最堅實的懷抱。某一天,陽光明媚。帶上那些隱忍的傷痛和疲憊的身體。我在,回傢。


一切白的東西和你相比都成瞭黑墨水而自慚形穢,一切無知的鳥獸因為不能說出你的名字而萬分絕望。一切路口亮起綠燈讓你隨意通行,一切指南針為我指出你的方向。你是我溫暖的手套、冰涼的啤酒、帶著太陽光氣息的襯衫、日復一日的夢想。


那些無人懂得情感,終於在胸腔堆積宣泄成一堵腐爛的殘垣。夜夜,隻為夢死而非醉生。你總會明白,不去傾訴,才是最好的傾訴。隻用聲音取暖,它遠比回憶更下賤。


雨後的風,清爽而憂鬱, 能吹走大地的污濁, 卻吹不走本身寂寞的心情。 風比海岸線藍而寂寞, 雨比雲潮濕而孤寂; 你比我想象中遙遠而冷清, 我比我自己想象中更常想起你 …… 藍天上,手指劃過的痕跡,暖瞭陽光,暖瞭眼眸,卻濕潤瞭心。


我已經忘記瞭,真的忘記瞭,這是你離開後的第幾個春天。時間在一點一點流逝,無意中我就會想,現在的你在聽什麼樣的音樂,在看什麼樣的風景。我不用閉眼睛,都可以像出你的表情,在失去你的我腦海中旋轉。而我也開始朝著遠方,沒有方向的行走。時間在一點一點流逝,它好像在提醒我,你離得越來越遠。


我們也可能會在某個天空很高遠的下午,對我們身邊的另外一個人,講起這些曾經遠離我們生活的人.那樣地自然,帶著淡淡的憂傷。那個你命定的男子,也或許會給你一個安慰而驕傲的擁抱。

當一切都會過去

我知道 我會

慢慢地將你忘記

心上的重擔卸落

請你 請你原諒我

生命原是要

不斷地受傷和不斷地復原

世界仍然是一個

在溫柔地等待著我成熟的果園

天這樣藍

樹這樣綠

生活原來可以

這樣的安寧和美麗


很多很多年以後,當我再抬頭看天時,飛鳥掠過的痕跡已找不到,隻剩晃悠悠的流雲流逝,支離破碎的天空,而我卻依然也永遠是你的路人,甲乙丙丁。

每個故事都有一個開始和一個結局,每個故事的結局都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有時候結局早以註定,但人們仍掙紮前進,因為他們相信這世上有種東西叫〖奇跡〗。我相信命運。。。但更相信奇跡。。。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