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時間同行

  知道自己已經在長椅上坐瞭多久,這時,她突然,聽見瞭一個熟悉的聲音。

  女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好像她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在她面前的,真的是男孩。她不由自主地站起身,“你,沒走?”

  他二哥一直把他押送上瞭車,等到火車開動後才離開,沒想到他竟在下一站下瞭車,又搭上一輛過路車回來瞭。男孩說得很淡:“不見你一面就走,我死都不會甘心。”

  女孩不置信地望著男孩:軍法如山,他應該知道他要為這一個甘心付出多少代價,然而他竟然真的做瞭,隻為瞭見她一面。女孩想說:你真傻。卻不知不覺地哭瞭,而且在心中暗暗起誓,這一生跟定瞭他。

  他們後來還是分開瞭。

  男孩因為嚴重觸犯校規,退學瞭。女孩讓男孩再去參加高考,而男孩卻堅持要兩人一起退學去闖蕩,他逼問女孩:“如果不是你,我會落到今天的地步嗎?”剎那間,她想起傢鄉與鄭州之間的漫漫長路,父親痛楚的眼神,成績單上冰冷的“不及格”,她難道不曾為這份感情付出昂貴的價格?是她害瞭他嗎?

  男孩疑心因為他喪失瞭前程,所以女孩變瞭心;女孩卻氣他無端的懷疑。他們的愛情在這樣的紛爭裡很快變得千瘡百孔,終於片片破碎。最後一次爭執,男孩的眼睛寫滿恨意:“你到底願不願意跟我一起走?”女孩哭瞭,可是還是搖頭。良久,男孩低低地說:“我恨你,我一輩子不原諒你。”

  女孩一直記得最後的時分,男孩冰冷怨恨的眼睛;卻更記得火車站的那一幕,那一刻愛情是如何如滿天星雨,跌落在她懷中,她永遠不會忘記自己曾經許下怎樣的誓言,可是永遠沒有實現的機會瞭。

  她一直在想,到底是什麼毀掉瞭他們的感情,她始終想不通,她始終放不下。是在很多年以後,當她看到也是讀高一的表妹重演她當初的經歷時,她明白瞭:當她和男孩傾註所有去談一場戀愛、為瞭愛情而罔顧未來的時候,就是在一點點地殺死愛情。如果將自己都已經完完全全地輸瞭出去,愛情又如何可以存在?

  女孩告訴表妹,她最深的遺憾便是沒有時光機器,讓她回到過去,在男孩做蠢事之前就阻止他。表妹在她的淚水中卻依然固執地說:“什麼也不能阻止我們的愛情,愛情不分早晚。”

  有人說,北極的企鵝,每年都會在適當的時候下水,但年年都有急性子的小企鵝,在冰還未融雪還未化的季節跳入水中,然後凍傷凍死。

  愛,大概就是這樣荏弱的企鵝,它隻能在正確的時間與季節開始。畢竟,天時,地利及人和裡面,最重要的,一向都是“天時”。

  讓青春晚一點兒盛放吧,讓它結出更美好的結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