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那些瘋狂的情事 你做過嗎

  80後上中學的時候沒有尋呼機也沒有手機,所以,如果想和班上“遠隔千裡”的自己喜歡的人說個話,就隻能靠傳紙條。傳紙條是個技術活,沒那麼容易,首先得選擇個最佳的路線。最佳路線包括兩大要素,第一路線要相對短,如果一下傳瞭半個班,就不是個好路線;另一個要素,就是選擇合適的“途中人”。幫忙傳紙條的最好都是些“自己人”,他們樂意幫你傳,而且技藝高超,不會被老師發現。特別次的人選,他們要麼根本不想幫你傳,假裝聽不見你在喊他,或者任由紙條躺在自己腳下根本不理會,還有些人會非常欠地打開看看,更甚者還有些人會告老師。所以,有些人被逼急的時候,會趁老師寫板書的時候,直接將紙條飛出,一個拋物線直接砸到自己喜歡的人身體上。

  上學的時候還可以傳個紙條,晚上放學在傢就很難解相思之苦瞭。在沒有手機的年代,唯一的解決方案就是給對方傢裡打電話。所以,如何對付傢長就成瞭一道難題。有的人手法比較笨拙,他們會撥通電話但是先不說話,一聽到話筒裡傳來大人的聲音就迅速將電話掛斷。可是這樣一來二去,傢長肯定就明白瞭這點兒小貓膩,免不瞭把孩子一頓痛說:“是不是又是那誰誰給你打電話啊,你說你們一天到晚不好好學習,凈瞎整些什麼事啊!”聰明的人,會約定好一個時間,一到這個時間,對方就會假裝學習累瞭在屋子的電話旁轉悠,電話一響馬上接起,頭幾句會故意很大聲地說:“哦,數學作業啊,哪道題啊……”之後就不見得說什麼去瞭。還有些人,會打電話給班裡的傢裡管得不嚴的另一個異性,然後求他/她打電話給自己喜歡的人。是的,80後就是這麼不嫌累,為瞭給喜歡的人打一個電話費盡周折。

  後來,好不容易有瞭BP機瞭,可對於窮學生會來說,一般得不到漢顯的BP機,能有個數字的BP機就不錯瞭。所以,每當BP機上傳來喜歡的人的電話號碼,或者陌生的號碼——有可能是喜歡的人從某個電話亭打來的,就會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迅速找公用電話回過去,為瞭方便起見,錢包裡通常還都備有IP卡、IC卡……17908、17910這些數字想必還會有很多人記得。最尷尬的情景是,對方留言,這時候需要打電話給尋呼臺,尋呼臺小姐會將對方的留言念給你聽,無論尋呼臺小姐說出的是:“我真的好想你……”還是“我們還是分手吧”都會令人感到難為情,那種情緒真是五味雜陳。

  等上大學以後,80後就開始寫信瞭,那個時候最盼望的時刻就是去傳達室取信,或者在上課的時候班長把信遞到自己面前,有時候也會在回到宿舍的時候驚喜地發現,有封信躺在自己的床上。信還未撕開,首先要看郵票,倒著貼表示我愛你,橫著貼代表我想你。所以,喜歡的人寄來的信件,連信封都舍不得丟掉,因為信封上也印刻著某些愛的訊息。

  再後來,電腦開始普及瞭,上網吧聊QQ成為一種時尚,那時候每個人都會和陌生人聊天,同時聊七個八個都是常事兒,光是聊QQ不幹別的都忙不過來。對於那些不在一起上學、甚至不在一個城市上學的情侶,QQ替他們解瞭相思之苦,但同時也帶來瞭一些禍患。很多人會再開一個賬號,換上很帥或者很美的頭像,假裝陌生人和自己的戀人說話,以此來檢驗對方的忠誠度。很不幸,很多人上當瞭,說出瞭類似於“我沒有男朋友/女朋友”、“我也想見你”、“寶貝,晚安”,“我喜歡你”這樣會招致災難的話語,於是一場大吵架拉開瞭帷幕……

  很多瘋狂的情事都漸成往事瞭,現在,沒必要上課傳紙條,尋呼機已經絕跡,很少有人還會再寫手寫的書信,更沒有必要再給對方的傢裡打電話瞭,一臺手機、一臺電腦幾乎解決瞭所有溝通問題。80後也長大瞭,QQ幾乎都隱身,有時連短信都懶得發,有什麼事就直接打電話瞭。但是,年少的時候,為曾經的那個他/她所做出的瘋狂的情事,還都留在心裡,作為一種懷念,一種懷舊,即使想不起,也並不曾忘記。當80後已經習慣聽著藍調或者鋼琴曲入睡,他們也不會遺忘,曾經用搖滾狂奏出來的青春歲月。(文:張薇薇)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