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 別把“犯賤”當成愛情習慣

  愛瞭,就會掏心掏肺掏命地對你好,特別是女人,甚至會愛到不停地去“犯賤”的程度。而男人愛的卻不一定是對他最好的那一個女人,隻會是他最喜歡的那一個。

  即使是你對他好到可以載入史冊也沒用,也就是一曲你自己的絕唱,泣血悲鳴到旁觀者都動容,可就你愛的那個男人不會回過頭,還忍不住厭倦。你知道什麼是厭倦嗎?就是這句話瞭:你說是錯,不說是錯,你哭是錯,不哭是錯,你活著是錯,就是死瞭也是錯。而你,愛是痛,不愛是痛,走是痛,不走是痛,知道是痛,不知道也是痛。

  光對男人好的女人在情場上有時候會是失敗者,倒是那些虛榮的、算計的、厲害的、存著小心眼,動不動就狠狠傷男人的女人,好像能長久的把握住男人們的心。為什麼?因為她們會讓男人哭,讓男人征服的欲望欲罷而不能。

  而另外一些女人是不舍得男人哭的,那就隻好自己哭瞭。對男人最好的那一個女人隻適合懷念,下場越慘的被懷念的就越深刻,這樣的話聽聽都是讓人寒心的,就別說那些碰上的瞭。

  可對於一個辜負瞭自己的男人,要他那點懷念又有何用呢?就算幽幽一縷香飄進瞭深深舊夢裡,你終究不能總做夢中人。所以很多人都覺抓住一些現實的利益,好像比愛男人本身更可靠,所以很多人又體會到愛情太脆弱,即便你愛到一無所有,結局也未必是圓滿。

  女人嚷嚷著沒好男人,好男人也是男人不可能沒一點劣根性,更何況他不愛你,誰傷心呢?男人嚷嚷著沒好女人,好女人都被你傷到爬不起瞭,剩下來的不就是那些“吃瞭一塹”已經“長瞭一智”的瞭,誰活該呢?

  光對男人好是沒用的,重要的是他要愛你,要先對你好,你再對他好。如果愛瞭又不愛瞭,那是我們的無奈,不甘也留不住。如果從來就沒有真愛過,那是我們賭輸瞭,不服也沒用。這世間沒有卑微的愛情,貌似卑微不過是因愛你太多罷瞭,在最終化為的無言裡,沒有成全,沒有怨恨,也沒有祝福,隻有一抹淒涼的眼神,在風中飄散——–

  其實,是男人多賤,愛他越多越不願珍惜,追他越緊越跑向海角,以為天涯處處有芳草,踐踏瞭一方還一方。是女人多情,就免不瞭有時候愚笨成“農夫”,一次次的被蛇咬,還以為總會有好報。要知道,即使有好報,也是老天給,別指望不愛你的那個男人。

  用若即若離做魚鉤,留下的那點心眼做魚餌,即使咬上瞭也不忙著先收線,還要看看你是不是條值錢的大“魚”。

  就像好男人和好女人是相互愛出來的,壞男人和壞女人是相互算計出來的,一個巴掌拍不響,誰也別叫屈。隻是蘿卜青菜,依舊各有所愛。這就是男女的不同,就是愛情的真相。

  常常聽到有些女人說:要做就做壞女人。我所能理解的這個“壞”,想必就是將計就計瞭吧。

  如果你不愛他,對他好一些他會感激你,好女人就這麼簡單地出爐瞭;如果你愛他,對他好一些他會厭倦你,好女人又這麼悲傷地隕落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