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把自己當回事兒的都是那些人?

  一次在上播音與主持課的時候,一位主持人在給我們講課的時候說到:“怎麼才能成為一名好的主持人?那就是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主持節目的時候要放輕松,敢說話,敢於說錯話,如果主持人一直在那兒端著架子,或者說什麼都瞻前顧後、謹小慎微,做出來的節目就不好聽,隻會讓人覺得假瞭吧唧的。

  其實何止做節目是這樣,做任何事都是這樣。我見過好些朋友(當然我也犯過這種傻),他們對於某項工作或者活動非常的重視,但是到頭來卻搞得一團糟。在表演課上,過於重視某次試講的同學緊張得結結巴巴,詞不達意;在某次大會上,高度重視會議的發言人頻頻念錯詞、表錯情;在某段感情中,過於在意對方的人,時刻保持敏感和警惕,時刻溝通與反省,最終落得勞燕分飛;在生活中特別在意身體、恨不得分分鐘都在保養自己的人,反而患上一些不治之癥。

  這些人怎麼瞭?這些人就是太把事兒當事兒,太把自己當個人兒瞭。如果套用心理學的理論,我就不得不說說動機與效率的倒U曲線關系瞭。我承認,無論什麼事兒,隻有當人們能夠對它喚起一定熱情、引發一定動機的時候,才有可能取得好的成績和效率,這就是我們平時總說的態度。在一定的范圍內,動機水平越高、人們越有興趣越重視,就越有可能喚起更多的註意,付出更多的努力,當然也就可能取得更大的成績。但是,這不是一揚到頭的上升曲線,也就是說不是越有“幹勁兒”就越好,當動機水平超過某個范圍,結果反而會與期望背道而馳。為什麼?這個不難理解,當動機水平過高,人們太過於渴望成功的時候,就會引發過高度的焦慮,這種過激的焦慮水平便會引發一系列的生理變化,我們看到一些人緊張得面紅耳赤、心跳加快、詞不達意就是受到這種生理活動的影響;另一方面,過強的動機容易使我們分心,打個比方,如果你正專註於一個演講,你就會投入進去,達到忘我的境界,而如果你隻是一心渴望成功或者害怕失敗,你就會感到似乎從你的腦殼裡又分出一個你,在高處時刻監督著你的行為,那個小人兒在時刻念叨著“可千萬別出錯、下句該說什麼瞭、剛才那句說的對嗎”等等,這樣分心的狀況想必對每個人的發揮都不會起到什麼好的作用。

  什麼樣的人特容易把事兒當回事兒?正是那些特把自己當個人物的人。他們要麼特別自負要麼特別自卑。特別自負的人覺得我是誰呀?我跟那些平凡人能一樣嗎?我必須每件事都做得最出色,我必須超越那些草包競爭對手。正是由於他們對自己這種過高的評價和期許,導致他們不允許自己失敗,不允許自己輸給那些自己看不上眼的人。正如他們每天自詡的那樣,確實不是所有自負的人都是做給別人看的,有時他們更需要的是讓自己滿意,能夠讓自個兒一直把自個兒奉養在天上。另一種人,就是那些特自卑的人。他們連自己都看不上自己,所以就特別害怕別人像自己一樣看不上自己,所以隻能努力努力再努力瞭,用不斷的成功掩飾自己的缺陷和自卑,這已經是他們長期以來慣用的伎倆瞭。

  其實要是說吧,一個人努力上進本來沒什麼錯,我當然也不是奉勸大傢尖懶滑饞,但是凡事總得有個限度。過猶不及的道理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如果您無意間做瞭個檢查,發現心電圖有問題,您就開始特別在意您那小心臟,恨不得睡覺的時候都支著一耳朵聽著呢,這樣心臟能正常才奇瞭怪瞭呢,心理暗示和自我實現預言的威力可不由得我們不信。就算這些都撇開不說,我就問一句,您這麼活著累嗎?做什麼事兒都不允許自己失敗、都要爭第一,凡事都要斤斤計較著後果,如果這樣,我們沒辦法從生活中得到樂趣。如果你經歷過重大的考試,想必一定有過這樣的經驗和體會:鏖戰瞭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的考試終於結束瞭,你卻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連慶祝或者放松一下的心情都沒有。我想那些成年生活在自己給自己設的圈套和壓力中的人們,應該就是這種體會,因為成功帶給他們的不是喜悅,頂多是應該得到的東西到手瞭,充其量是一種暫時的解脫。試問,這樣的人生到底有什麼樂趣?我們需要的是沉浸在完成每件事情的過程之中,體驗自己的獲得與成長;當最終失敗瞭的時候,總結反省也並不否定在過程中的快樂與收獲;假如成功瞭,那當然更好啦,就為自己的階段性成功而徹底的歡欣鼓舞但也別貶低別人的能力與付出,這才是勁道十足的人生。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現代人的一個大毛病就是患得患失,自己還沒成功成什麼樣兒呢,就開始擔心這個擔心那個,擔心起來是沒完沒瞭,最終所有緣分都讓自己給擔心沒瞭。可就算都贏瞭又能怎麼樣?就算都輸瞭,又能怎麼地?這世上總有比你更成功的人,就算你衰到傢瞭,也總有比你還倒黴的人。如果太把事兒當事兒瞭,事兒就真成瞭個事兒瞭;太把自個兒當個人瞭,您就不太像個活靈活現、有血有肉的“真”人瞭。咱們共勉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