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隻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人生若隻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夜雨霖鈴終不怨。

何如薄幸錦衣兒,比翼連枝當日願。

是偶然又必然。最初的相遇,仿佛前世盟約,流浪的彼此無意回眸,竟含笑閡首,牽扯瞭情緣。似是故人歸。輕靈又美好的狀態,若山澗清泉的甘冽,飲一口就醉瞭心神。深情無需多言,是心有靈犀的默契,他是她溫暖的依靠,她是他甜蜜的港灣,飄零飄忽的心塵埃落定。

愛情,開始的時候都是一副溫軟馨香的樣子,隻有甜,哪怕是猜忌和摩擦也冒著幸福花兒。也許不知,愛在暗夜裡卻成為貪婪的孩子,欲望總要擴張。獨占,唯一。當危險的腳步越來越近,先前的日日傾訴撫慰,搖身成刀尖的舞蹈。是身不由己的理智漂移,是明知結局卻要一賭的試探,繼續跳,優雅舞姿變成傷人利劍。

時間踩過夕陽落日,事情總是曲折前進。荊棘和暗刺漸漸滋生。你疑心是上帝的懲罰,為何明明擁在懷裡的,卻有咫尺天涯的感覺。

終於惶恐。怕驚瞭夢碎瞭情,預感終究要離別。輾轉反側中失瞭理智。死死地抓住,雙手卻是空。越是要接近想要的目標,越是離目標背道而馳。

悲傷是離別的序曲,開始有淚。開始是她的淚,在午夜清寂的街頭溢滿眼眶,她冷冷地又緊密地擁抱他,他的心在顫,滿是疼惜。真是讓人又愛又恨的女子,彷徨無助。後來是他的淚。喝醉的男人更加沉默,死死地抱住她,任她踢任她咬,卻也不肯放她走,仿佛是松手落入深淵般地絕望。為何愛到此時卻成瞭糾纏,甚至威脅。她未曾經過這樣的場面,一顆心由疼到哀再到冷。曾經熟悉的感覺,瞬間陌生。淚滴在心,彼此都用瞭最刻薄的語言,似乎隻有傷害才能瞭斷一切,才可以狠狠地忘記。他和她心裡都開瞭滴血的花兒。其實知道,傷害和恨也是一種愛,比陽光溫暖的愛更愛的一種。

真是懷念啊,相戀時篤定純真,沒有羈絆和束縛。到最後,為何卻是冷漠和永不再見呢。人生若隻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