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薇薇:中年男人的兩種死法…

  很多人都聽過一個古老而經典的笑話:兩個人男人駕駛一輛飛機,結果不幸墜落在一個原始部落裡,酋長對他們說,他們必須接受懲罰,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被NUNU,一種身體懲罰,另一種是被處死。第一個男人想,還有什麼比死更可怕的呢,所以他選擇瞭被NUNU,後來他才知道,NUNU就是被一群男人大虐身體的某處關鍵器官,這男人被折磨的痛不欲生,顏面盡失,再也沒臉活下去瞭,自殺身亡。到另一個男人選擇時,他悲淒地想:“與其像他那樣經歷生不如死的處罰,最終也難逃一死,還不如選擇有氣節地死去,士可殺而不可辱。”於是,他義無反顧地選擇瞭被處死。酋長聽到他的選擇後,沉著地對邊上的人說道:“把這個人NUNU死。” 我聽完這個笑話後的第一個反應是大笑,可是多年後,當我發現這樣的笑話在現實生活中比比皆是的時候,就有點兒笑不出來瞭,中年男人通常會遭遇這種兩難的尷尬。

  中年男人身兼重任,要努力工作,養傢糊口。女人通常還是會為瞭傢庭、為瞭孩子放棄升職出頭的大好機會,即使依舊在職場上打拼,但往往也失去瞭鬥志,賺不來什麼大錢。而男人、特別是中年男人,整天琢磨的就是怎麼能掙大錢、發大財,好給傢裡買房買車,給老婆買名牌包包,給孩子吃進口奶粉、上貴族學校。他們巴拉來巴拉去,發現如果想要升官發財,最直接的辦法就是離傢千裡。科技日新月異地發展著,地球早就變成瞭一個村莊,其它城市、甚至其它國傢早已不再遙不可及,甚至已經到瞭避之不及的地步。各行各業都出現瞭一個普遍現象:如果想要生存和發展,想要在公司或者業內具有生存力和競爭力,就需要出差、駐外、到項目現場去、到子分公司去任職。原因很簡單,本公司的高級職位相當有限,高層管理者的職位就那麼幾個,所有人都垂涎欲滴。公司不斷發展,省外、甚至境外的項目需要有人扶植,公司需要有人組建、難題需要有人解決,如果肯去到那裡,機會遠會比留在公司多得多。那麼男人應該去、還是不去?

  不能去,因為去瞭,就會失去。一兩年、甚至三五年的時間頻繁出差,或者幹脆直接駐外,傢庭就變成瞭一個遙不可及的名詞。男人會錯過很多,比如,孩子第一次叫爸爸,或者孩子小學的畢業典禮,孩子長大瞭可能會因為缺乏父愛而人格不健全,當以後男人吼他的時候,他可能會說:“該管我的時候你幹嘛去瞭?現在又來管,晚瞭!”孩子不會理解男人,孩子隻知道別人都有爸爸的陪伴而自己沒有。男人還可能錯過母親生病住院、結婚十周年紀念日等等等等。現在可能還不覺得,但總有一天,我敢肯定,男人會感慨:“人生中什麼最重要?當然就是那些與傢人分享溫暖的片刻,而我恰恰丟失瞭人生最重要的卡片啊!”這還是小事,更有可能,男人長期不在女人身邊,最終引起婚變。無論是女人變瞭心,給男人戴瞭綠帽子,還是女人覺得一個人孤軍奮戰的日子沒法過瞭,最後都是惹得離婚這一個下場。總而言之,選擇去,男人會身心俱疲,在他鄉異地生活和工作本來已經精疲力竭,還要遭受傢人的譴責和良心的不安,苦啊!最後,錢倒是賺到手瞭,職位可能也升上去瞭,可榮歸故裡的時候,卻變成瞭孤零零的一個人。男人選擇被生活NUNU,委曲求全地生活,到頭來,不過是慢性自殺。

  不去吧。可不去就能逃脫一死嗎?似乎也好不到哪去。看著別的同事走瞭又回來,鍍瞭一層真金,搖身一變,從平級變成瞭自己的上司,心裡能是滋味兒嗎。或者,幾年裡人傢房子也買瞭,車子也置瞭,動不動就請客吃飯,穿衣品味都不能同日而語瞭,男人心裡得多不得勁。不過這也是小事。沒錢永遠是個禍患。女人可能會成天在傢唉聲嘆氣,叫苦連連,埋怨男人多麼多麼不爭氣,別人傢的男人都如何如何發達瞭,自己的初戀情人都開奧迪瞭。貧賤夫妻之間爭吵總是會不斷升級,從一個問題掰扯出另一個問題來,讓生活充滿瞭艱澀的味道,再也不高雅瞭。生活陷入銅臭之中,整日為瞭五鬥米折腰,當年的理想和傲氣早已灰飛煙滅。最悲催和可氣的是,男人為女人留瞭下來,在事業和愛情當中選擇瞭後者,最終為此付出的代價卻是——女人跟別的男人跑瞭,跟如果自己當初不選擇留下來,也會成為的那樣的人跑瞭。哈,男人被NUNU死瞭。

  當然,誰都願意在原地找個一步青雲的位置,不用面對這兩難的選擇,即得著錢和權,又得著愛情和傢庭,但這樣的幾率和可能性隨著經濟全球化前進的步履在逐日減少。留給男人的,似乎隻有死路一條,隻不過玩笑般地給出瞭兩種死法。

  如果男人力不從心,無法改變這隨經濟形勢而轉變的工作模式,那麼想要維系住婚姻和傢庭生活,就得靠女人們瞭。其實很簡單,女人必須想明白一件事兒:錢和人,在生命的旅途中,可能有一段是必須要分離的。那麼,對於自己來說,究竟是錢更重要,還是人更重要,必須有一個清晰的決斷。如果選瞭人,就別老抱怨沒有錢,踏踏實實過清貧的日子;如果選瞭錢,就不要抱怨沒有人陪,逛街購物消磨時間。不貪心,才有可能得到更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