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凡:曖昧短信引發的出軌風波

  如果你,一個妻子,在某個深夜,你忽然收到出差外地的他發給你發來這樣一條短信:“老婆,我好想你,我愛你,好像抱抱你,親親你,要你!”,請問,你會怎麼做?

  以上是我在前不久在自己微博裡做的一個小調查,其答案五花八門,如:“這莫不是男人的發情期”、“不會吧?我從來沒有收過他這樣的短信”、“神經病!肯定是把發給別的女人的短信發給我瞭”、“我會飛到他身邊”等等。

  不過,我今天要給各位講述的恰恰是這條曖昧短信所引發的出軌風波瞭,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也似乎都會發生在你們我身邊。

  姬銘和易灣是一對很恩愛的夫妻,兩人於七年前經老傢親戚介紹認識並結婚,婚後,姬銘放棄遠在上海一份外企高級經理的工作,追隨丈夫易灣來到北京生活,隨後兩個可愛的寶貝相繼降生,一傢四口在北京過著富足的小康生活,為瞭支持做生意的易灣,全心全意給丈夫一個安定、無憂的傢庭,姬銘安心做起瞭“全職太太”。易灣則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自己一傢小公司的經營上,一傢人生活平凡而幸福。

  唯一讓姬銘感到略有不舒服的是,易灣屬於那種典型的大男人,性格也有些大大咧咧,雖說自己做生意蠻具親和力的,但從兩人認識那天起,姬銘從未在老公嘴裡聽過一個“愛”字,更別說有浪漫來敲門瞭。

  在易灣看來,兩人是別人做媒認識的,自然也確實少瞭自由戀愛的浪漫與甜蜜,所以他覺得姬銘真的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一個會過日子的老婆,他也沒有過多去想用一些“情人”般的方式哄她瞭,而且他由於工作關系經常出差,也從來沒給妻子帶過任何一件禮物。

  所以,當今年初,易灣出差南國廣州時,在某一個晚上,一個人躺在酒店寬大的床上,心中不由生出一股莫大的孤寂,於是他想起瞭妻子,拿起手機就給姬銘發瞭文章開頭那一條“曖昧”“肉麻”的短信。

  哪知,當時收到這條短信姬銘,剛剛好不容易哄完兩傢夥睡下,還沒顧得上沖涼,姬銘拿起手機一看,火頓然由心而生,不過,她當初出瞭心中有火外,就再無反映瞭,沖完涼倒在床上就睡覺瞭。

  “我給老婆發完短信後,手機一直沒關機,就是在等她的回信,誰知等到凌晨兩點,還不見她回復,我就困倦的睡去瞭”這是老公易灣第一次見到我時說的話,他說,那條短信是自己內心有感而發的,他覺得自己在外面拼搏這麼多年,能有今天確實離不開老婆在傢的任勞任怨,所以,想起這些,他就懷著一種特別感激的心情給老婆發瞭這樣一條“曖昧”“肉麻”的短信,他當時多麼希望老婆能給他回一條,哪怕是一個“嗯”字就足夠瞭。

  遺憾的是,第二天上午,易灣正在和客戶談判時,老婆的電話來瞭,出於生意場上的禮貌,他掛瞭幾次,等忙完後,他再給老婆打去,電話剛接通,就傳來老婆的憤怒:“你這個死男人,昨晚和哪個狐貍精在一起,那條短信是狐貍精發的吧”,易灣苦笑,他知道會是這個結果,於是辯解到:“那就是我發給你的呀,老公想老婆奇怪嗎”

  “我呸,你身邊有狐貍精瞭,還會想我麼?要不就是你在外面做瞭對不起我的事情,心裡感到愧疚,發一條短信來糊弄我吧!”姬銘繼續發飆。

  易灣不想無休止的爭吵,隻好掛掉姬銘的電話,又補發瞭一條:“你這人不知好歹,對你好你不領情”。

  夫妻二人的矛盾由此激發。幾天後,易灣出差回傢,剛進傢門口,姬銘就分青紅皂白的,開始用自己敏銳的嗅覺“搜”易灣的身,所有的行李都細細檢查,期望能從老公那裡找到“出軌”的蛛絲馬跡,搜完這些還翻閱易灣的錢包、手機,就連易灣給孩子和她買的禮物都不放過,直到最後,姬銘還是一無所獲,到瞭晚上,姬銘又用“性”的方式來試探老公,好在老公早知其性格,早有心理準備,夫妻作業交得也算滿意。

  這下,姬銘總算心裡有所平衡瞭,但她是很糾結老公發的那條“曖昧”短信,始終都無法相信這就是老公發給自己的,硬說老公有外遇瞭,面對妻子的無休止的糾纏,易灣終於煩躁瞭,從來沒有吵過架的夫妻發生瞭結婚以來最為厲害的一次“戰鬥”,最後,易灣摔門而出,留下姬銘和兩個孩子在傢哭鬧。

  盡管時隔兩天後,易灣回到瞭傢裡,但從那以後,夫妻間的感情不再那麼好瞭,冷戰也如一條鴻溝將夫妻的感情硬生生的劃開。

  當姬銘通過我的博客向我求助時,我在聽完她一個人的哭訴時,我感到很可笑也很驚訝,沒想到一個老公愛妻子最平常的細節,就發那麼一條於夫妻而言,再正常不過的“曖昧”短信,卻引發瞭足以將他們夫妻窒息而死的“出軌”風波,甚至我還有些不相信他們的問題應該不僅僅是這一條短信,盡管姬銘口口聲聲的說就是這條短信“惹”的禍,我在安撫她當初的情緒後,沒有給她任何意見,隻是輕描淡寫的說,希望她能在改日和易灣來見我一次,我要詳細瞭解後才幫她們“治療”。

  次日,在我所住的酒店套房,姬銘帶著易灣再次找到我,我問易灣:“你來見我,是你本人的意願麼?”“她昨天給我說瞭,我就想,也許我們之間的問題真的需要一個局外人才能找到病根所在”易灣放松的說。

  接下來,在我的臥室,我讓易灣全景再現他那次發短信的經過,我和姬銘在門外認真的註視著,我這樣做,隻想讓姬銘看看易灣的這個舉動會不會是假的,而當姬銘看完這個看似簡單的動作後,她的眼眶忽然紅瞭。

  我再次將他們夫妻請到沙發上,這個時候才讓他們慢慢的講述婚後的生活,我發現,當姬銘在講時,易灣聽得很認真,而當易灣在符合時,姬銘也似乎有所觸動,這其中,我還刻意的拿出兩張紙,讓他們分別寫下對彼此的“欣賞”“不滿”“期待改正”之處,然後再各自認真的指出。

  我告訴他們,之所以原本蠻好的夫妻感情那麼容易就被一條“曖昧”短信引發一場沖突,這是由於他們以前的夫妻互動模式、溝通姿態都存在問題,老公忽然的一次“示愛”正是對這些問題的一個觸動,不過,在我看來,這條“曖昧”短信也未必是一件壞事,它不僅僅是老公一次“真愛”的流露,也能讓他們學著在日後婚姻生活中向對方說“愛”。

  畫外音:接受姬銘的求助後,我采用瞭一系列的傢庭治療的手段,為她和老公做瞭一次的治療,期間還有運用到美國著名心理大師薩提亞的冰山理論,因某些特殊原因,文中省去具體治療步驟與方法,還望各位理解!另,牽涉到個人隱私,文中人名均系化名,切勿對好入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