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落日深處等你

  那天,很美。殘陽如血。

  他牽著她的手,“你猜,落日最深處是什麼?”

  她笑得異常溫柔,“你說過,會帶我去看……”

  “哥哥,太陽落山瞭。好美……”

  “恩。喜歡嗎?”

  “喜歡!我可以走近看它嗎?”

  “可以吧……你猜,藏在那裡最深是什麼?”

  她瞪著一雙迷茫的大眼睛,搖搖頭。他笑得有些詭異,“等你長大瞭,帶你去看看。”

   那一年,他8歲,她6歲。

  “哥哥,等等我……等等我呀……”

  “來呀,來呀……你抓不住我的……笨丫頭……”

  山花開得爛漫,滿山遍野,蔥蘢和繽紛雜陳。花佈小裙在和煦的春風裡,飛舞得異常生動。

  夕陽西下。晚霞映照在她柔嫩的皮膚上,折射出粉紅的動人色彩。青草仿佛鍍金似的。四下寧靜,空氣中餘留下他們追逐嬉戲的聲音。

  “撲通”,一塊石頭磕倒瞭她。

  “哇~ ~ ~ 嗚~ ~ ~,哥哥……疼~ ~ ~ 嗚~ ~ ~疼……”她咧嘴哭得讓人撕心裂肺。一道鮮紅順著小腿白嫩的皮膚汩汩流出。黏黏的,帶著些腥味。

  他一把撕碎自己的佈衫,裹成條狀纏繞在傷口周圍。二話不說,背上她就走。

  她不哭瞭。靜靜地趴在他背上,聞著那混合著清新泥土氣息的汗臭,竟甜甜睡去。

  落日裡,她淚跡未幹的臉龐和尚未褪去的粉紅,一切,看在他眼裡,都變得那麼令人疼惜。

  那一年,他14歲,她12歲。他暗暗告訴自己,再也不讓她因為自己而掉淚。

  “哥哥,你說過,等我長大瞭,會帶我看落日的深處……”她滿臉期待的神情,眼裡忽閃著些亮晶晶的東西。

  “恩,我說過……”年少時詭異的神情開始有些躲閃的愧疚。

  她笑著揚揚長發,“其實我知道,你是蒙我的。你也不知道落日的深處有些什麼。當我長大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走不近太陽,看不到落日最深處。”

  他有些心疼的摸摸她的頭,像當年一樣的口吻,“你錯瞭。等你嫁給我的時候,我帶你去看。”

  她笑瞭,“如果我不嫁你,那不是看不到瞭嗎?”頑皮的表情惹來他一臉的嚴肅緊張:“以後不許說這樣的話!你沒得選擇。”

  那一年,他20歲,她18歲。

  殘陽如血。如血殘陽。

  “哥哥,你說,我們真能看到落日的深處嗎?”她開始變得懷疑,對著這個讓人期待卻滿是虛幻的問題。

  “當然……傻丫頭……你要相信我,等著我,一起去落日深處。”

  “我們為什麼要去那裡?那裡究竟有什麼?”

  “那裡有我們的快樂,我們的將來,一切屬於我們共同的幸福。我們會有一間小屋,小屋周圍種滿你最愛的百合。我們每天一塊看日出,看日落。我們也會有很多可愛的寶寶……”

  “這就是‘落日深處’嗎?好美……”她滿眼憧憬的期待,笑容裡有種恨不得立刻飛到那裡的沖動。

  落日的最後一絲光線裡,他輕輕吻住她花瓣般的唇。比天邊更艷麗的霞彩頓時湧上她的雙頰,尤似當年那個在泥土汗臭氣味裡睡著的那個黃昏……

  “等著我,好嗎?”

  “恩,在落日的深處,我等你。”

  那一年,他24歲,她22歲。

  在看似平淡的每一個鏡頭裡,生動著的每一個瞬間。我想這應該是我們一直追求的東西。當愛情發生在瞬間時,每一個瞬間就成瞭一個永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