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有時候是一種錯覺

  你翻閱他的人生履歷,追尋著他的足跡,感受著他的喜怒哀樂,並為著他的開心而開心,為著他的憂鬱而憂鬱。

  你以為這就是愛瞭。

  你讀他的文字,欣賞著他的才氣,喜歡聽他的言談歡笑,喜歡貼近他的感覺,甚至為著他願意與你說話,而欣喜異常。

  你以為這就是愛瞭。

  你對自己說你是願意做他的新娘的,願意與他攜手百年,願意為他置一處溫暖的傢,讓他從此不再漂泊,願意為他生兒育女共享天倫。

  你以為這就是愛瞭。

  不可否認,你的確對他動情動心瞭。

  隻是,某一天,當他離你而去,最開初,你有過思念,有過失落,甚至有過惆悵與痛楚。但是,隨後的日子,你忘記得很快。另一處風景闖入你的視野,代替瞭先前所有的思念,你覺得相形之下,你更愛眼前的風景。

  你欣賞著眼前這個他,喜歡著眼前這個他,並時常幻想著與這個他共結連理。亦如當初對先前的他,感覺是驚人的相似。

  這個時候,偶爾想起先前的他,你隻是笑笑,笑自己當初的幼稚與天真,你說,那不是愛,那隻是自己給自己編織的情網,你喜歡垂釣愛情,釣的是自己的感覺和自己的血肉。

  可是,你又如何把握眼前這一份感覺,就真的是愛瞭呢?

  或許,你喜歡的隻是他頭上的光環,喜歡的隻是打敗身邊那些仰慕者的感覺。

  因為年輕,你耐不住寂寞;因為年輕,你爭強好勝;因瞭年輕,你酷愛著征服。你用征服男人,來見證著你的魅力;征服男人,也帶給你做女人的快樂。正如某人所說,你愛的不是他這個人本身,而是戀愛的感覺,你需要有一種戀愛的味道、戀愛的氣息、戀愛的熱鬧,充斥你年輕的生命過程,消耗你過剩的精力。因此,你不斷的制造著愛的對象,制造著愛的感覺,你愛著愛他的感覺,愛著想念他的味道,愛著為他寫情書的激動,同時還愛著被他冷落、被他粗暴的教訓的酸澀,愛著因為他喜歡眾多女人和眾多女人喜歡他而引發的醋味。你沉迷在這種愛的痛快之中,無法自拔。

  這,其實是愛的錯覺。

  愛的錯覺,讓你忽略瞭一樣,最現實的一樣,那便是與他真實相守一輩子,那些平平淡淡歲月裡,柴米油鹽的瑣碎;那些風霜雪雨來臨時,生命要承受的刀光劍影。對這些,你沒有想過,或許你想過,卻隻是輕描淡寫的以為那很簡單。

  在你看來,有愛就夠瞭。

  可是,有愛是絕對不夠的。紙上談兵似的戀情,無異於畫餅充饑;隻沉浸在甜言蜜語中的戀情,是經不起時間和霜雪考驗的。

  愛的錯覺是一場愛的作秀,在某個時候,會切割青春,會搗碎你美好的理想,然後把灰暗的色澤塗抹在你生命的天空,以至於影響到你以後的愛情觀價值觀人生。更有甚者,你或許還會把這種錯覺變成一把利刃,在你自以為愛著的人身上,留下深深的創口。是的,愛的錯覺往往在你的愛沒有得到你渴望得到的回應時,變成怨恨,既而在某一段時間,那個你自以為深愛的人,會淪為你詛咒的對象。大凡成不瞭戀人,便成為仇敵,都是愛的錯覺下的畸形產物。

  愛源於一種感覺,這感覺有些像海市蜃樓,美則美已,卻太虛幻。是的,說愛是很容易的事情,寫一封情書也不是很難,作出一個愛的口頭承諾也僅僅是開出一張空頭支票。或許你精於的其實隻是戀愛的技巧,你自以為成熟的隻是將愛寫成詞,譜成曲,然後非常張揚的放聲歌唱。可是,你是否知道,愛的過程卻是長久的跋涉,除瞭花前月下,除瞭卿卿我我,除瞭肌膚上的親吻愛撫,還有義務、責任,那些東西看起來一點兒也不浪漫,甚至是沉重的,卻需要你付出畢生的精力;你是否知道,最真實動人的情書,不是寫在紙上,不是唱在嘴裡,卻是付印在你每天為你和他組合的那個傢的操勞之中。因此,真正的戀愛,是從組合瞭傢才開始的,開初的一切,都隻是愛的序幕,厚實而精彩的內容,在以後的章節。

  那麼,當你以為自己愛瞭的時候,不妨讓自己暫時的遠離,把心裡升騰的愛火人為的滅一滅,然後重新打量你自以為愛著的對象,看看自己是不是具有足夠懂得他的能力,至少是不是願意努力的去瞭解他、理解他,並始終欣賞著他。然後,你還需把他所有的優點全部拋開,隻看他的缺點,並盡可能放大他的缺點,再問問自己,你能不能夠包容?在今後的歲月裡,你會不會因瞭他的這些缺點不僅沒有改變,反而膨漲,而輕易的離棄?你是否願意無論貧富、疾病、環境惡劣、人生失意失利,都一心一意忠貞不渝地愛護他,在人生的旅程中永遠與他心心相印相依相偎,直至白頭偕老?

  請把每種情形都好好的思慮一遍,並認真的在心裡演繹一次。

  然後你可以作出肯定或否定的回答瞭。
  (文/周國平)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