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羽:假如性感不再是為瞭“性”

  在張曉梅的新書《好女人性感第一》書裡看到這樣一段話:“性感的好女人常常被比喻成耀眼和華美的鉆石,而一塊石頭與一顆鉆石的真正區別許在於打磨,隻是世人總見鉆石的光芒,而忽略打磨時迸濺的火花。所以,要想有朝一日由一塊石頭歷練成為一顆鉆石,不能少的,就是要耐得住埋在地下多少年、不斷沉淀的寂寞,也要經得起高溫高壓下不斷錘煉的磨難。”

  這是首次“性感”和“好女人”聯系在一起。從前,我們隻要說到性感,都會覺得這個女人開放且有點道德敗壞,總之怎麼都不會和好女人聯系在一起。我們印象中的好女人,是端莊的是內斂的。

  這難道矛盾瞭?其實並沒有矛盾,隻是新社會,男人對女人的定義已經發生瞭改變瞭。男人對女人的完美想象無外乎:“出得廳堂入得廚房上的床”。所以,新時代的好女人,一定離不開“性感”這個關鍵詞。

  那麼,性感究竟是什麼?其實這本書講得很詳細瞭,從胸到臀再到腿。不同年齡層的男人對女人的性感也有不同的看法,20歲的男孩看臉,30歲的男人看胸,40歲的男人看臀。其實這也是男人的對性感的理解的成熟。

  所謂性感,其實說白瞭,就是你想和對方發生關系。這點在原始社會體現得非常明顯。“為瞭生存,生物會發出吸引異性的信號,這個運作方式已經潛入我們的潛意識中,所以我們沒有辦法抗拒它所發出的反應。”

  專傢稱,在自然界,花朵之所以這麼漂亮也是有原因的。花朵之所以鮮艷多彩,是為瞭在一片綠色的森林中引起昆蟲的註意,從而傳播花粉。其實,“美麗”就是“性刺激”。

  在動物界,孔雀開屏就是典型的展示性感的例子。孔雀中以雄性較美麗,而雌性卻其貌不揚。雄孔雀身體內的生殖腺分泌性激素,刺激大腦,展開尾屏。春天是孔雀產卵繁殖後代的季節。於是,雄孔雀就展開它那五彩繽紛、色澤艷麗的尾屏,還不停地做出各種各樣優美的舞蹈動作,向雌孔雀炫耀自己的美麗,以此吸引雌孔雀。待到它求偶成功之後,便與雌孔雀一起產卵育雛。

  其實,科學觀察發現動物界的求偶行為千姿百態,甚至極為浪漫,常見的有:唱歌、跳舞、秀身段、演雜技、扮鬼臉、比賽、決鬥、建房子、送寶石等等。總之,都是展現自己最性感的一面,選擇最佳的遺傳基因使得種族得以延續。

  在我看來,性感分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就是器官性感。比如大胸、美腿以及豐臀等,這是最原始意義上的性感。

  性感的第二層次是感官性感,即行為舉止說話談吐。比如像林志玲的嗲音,聽起來全身酥軟的感覺。

  性感的最高層次,那就是發自骨子裡的,是一種態度。伊美爾總經理李鑌在微薄裡說 :張曉梅說吳佩慈的性感不是全裸,而是一種態度。這種說法極容易誤導他人。性感是人吸引異性的外在的人體美感,有時還會包括聲音或氣味這些外在形式。如果把性感變成態度,有可能變成輕浮或放蕩。性感是身體美的一部份,當然不一定全裸,但是在態度上則是越收斂越好。

  在我看來,兩人其實都有道理,張曉梅強調的是深層次的性感是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女人都註重感覺。而李鑌則是從男人的觀點看,通常男人都更註重視覺。

  從前,談戀愛要上床,別人說你戀愛動機不純,現在,上床談戀愛,別人說你上床動機不純。

  如果都要談動機的話,那麼你的性感動機純不純呢?

  如果性感的動機離開瞭性,我想那才是不純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