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種角度 從好的方面看“隱婚”

  老人們選擇在一起生活而不去進行結婚登記,也許並不是因為子女的阻撓或財產上的考慮,而不過是為瞭對結發夫妻有所交待——走完最後一段路之後,各有各的歸宿,那裡分別有人在等待

  據中國社科院調查顯示,2009年底,中國60歲以上人口數已占總人口的8.3%。另一項調查顯示,80%的喪偶老人有再婚願望,但是兌現婚姻登記的不足一成,他們中的一部分人選擇“隱婚”——如同夫妻一樣生活,卻不婚姻登記。

  據專傢分析,隱婚現象之所以大量存在,是因為老年人的婚姻沒有自由,受到子女的執意阻撓,萬般無奈之下,隻能選擇“隱婚”這種方式。那麼這樣說來,“隱婚”的說法並不確切,“隱婚”給人以不公開甚至偷偷摸摸的感覺,而我們看報道中的所謂“隱婚”不過是不進行結婚登記而在一起生活,並沒有想要瞞著誰,談不上什麼“隱”。那麼這種方式未必不可接受,畢竟結婚登記不過是一個形式,結婚不就是想在一起生活嗎?如今可以在一起生活,在晚年可以互相找到精神的安慰,不是很好嗎?夫復何求!至於有專傢說,“隱婚”這種方式“潛藏隱患”,而所謂“隱患”無非是一方死後財產如何分割,如此說法,一是把老人再婚的意義弄顛倒瞭,好像有一方是為另一方財產而來;二是即使是財產繼承問題,還可以通過老人遺囑來解決,遺囑在各項繼承關系中最為優先。

  我們也可以把這種“隱婚”現象看做老人與子女在老人再婚這個問題上,雙方達成的妥協與默契,這種妥協與默契,很好地解決瞭老人們晚年的精神或心靈的依靠問題,而又不傷原有的親情生態。

  其實就隱婚現象的根源,我並不同意專傢所說的,隱婚現象是老人們在子女的反對與阻撓面前,不得已而為之的無奈之舉——為什麼不可能是老人們自己所主動選擇的呢?老人的晚年愛情問題,有時不要想得太復雜,很簡單的事,就是彼此依靠與安慰,他們自己可能就不在乎有沒有那一紙結婚證。毋須諱言,老人們來日無多,重要的是有人陪伴走完最後的路,而不是完成某一個手續。

  我甚至認為,某些選擇“隱婚”這種方式的老人,其原因可能要從其內心深處去尋找。我前些時候看電視劇《牽掛》,劇中老牛的老伴病故,老牛與一個肖阿姨感情很好,子女也都很開通,督促他們趕快“把事辦瞭”,但老牛怎麼回答呢?老牛回答:“當年我與你們媽,買墓地的時候,是同時買瞭兩個,你媽一個,我一個。我如果再婚瞭,那我死後葬哪呢?”我之所以要提這個故事,是要說,老人們選擇在一起生活而不去進行結婚登記,也許並不是因為子女的阻撓或財產上的考慮,而不過是為瞭對結發夫妻有所交待——走完最後一段路之後,各有各的歸宿,那裡分別有人在等待。有人可能認為這樣的做法太守舊、太拘謹,沒有大膽“追求自我”,但我卻認為,這裡面包含有很美好的、讓人感動的情節。惜乎編劇還是讓老牛與肖阿姨“把事辦瞭”,沒有讓老牛“美好”到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