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嗎?男人的眼淚並不為真愛

  小玲是一年前找到我們的,那時候的她剛剛大學畢業,心情非常糟糕,經歷著情感的折磨。前段時間收到她的郵件,說要結婚瞭,特意感謝我們在她最困惑的時候幫助瞭她。

  小玲曾是某高校商貿系的學生會主席,她陽光、開朗、活潑,身材高挑,五官對得起觀眾。那時她有一個男朋友,是她的老師,漢語言文學教授,離異,比她大17歲,因為共同的愛好“網球”而走到瞭一起。玲給人的感覺總是笑嘻嘻地,有時甚至有點大大咧咧,不知道的人都認為她過得很快樂。

  跟教授在一起的日子,她並不快樂,2年時間她為他流產2次,人流的手術費用是AA制,她曾為瞭節約80元的麻藥費用而忍受痛苦,回到住處,他隻為她煲過一次雞湯,是三個人一起吃的,他和他的女兒,還有玲。去超市買東西,他總是在說懶得動,就在車裡等她,等著她大包小包地拎著出來,說白瞭,不是懶得動,是懶得花錢。他們出去郊遊,汽油費和高速過路費也是AA制,他從來不讓她碰他的車,盡管她有駕駛證。每次吵架,他都會跟她講所謂的道理,開始玲會聽,後來漸漸累瞭,他講完瞭,才發現她已經在沙發上睡著瞭。他前妻歸來,要求與他同住一屋簷,他叫她回學校去住,並將東西收拾好,她故意在陽臺留下一條底褲,直到他打電話問為什麼那樣粗心。

  畢業瞭,她為他留在瞭那個城市,但他並不以為然,繼續著自己的方式。直到有一天,她告訴他,她要去北京瞭,父母給她介紹瞭一個男朋友,與他同齡,並且通過網絡交往,他們已經有瞭感情。他卻哭瞭,求她不要離開,隻要她不離開,他願意改變,什麼都可以改變。她內心很亂,對於這個曾經深愛過的男人,曾經帶給她無數傷痛的男人,她還能說什麼呢?“也許需要改變的是我,而不是你,再見瞭”

  玲的選擇是對的,祝福她,終於從畸戀中走出來,找到瞭屬於自己的真愛和幸福。男人的眼淚,往往都不為愛;也許他隻是因為不習慣以後的日子沒有人聽他講那些道理,沒有人再傻傻地愛他,為他洗衣做飯,安排生活中的一切瑣事;也許他隻是為失去瞭一件玩具而懊惱;也許是因為他不服輸,天生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在作祟,他不相信竟然有人可以取代他在她心裡的位置;也許……

  陷入一段感情往往很難自拔,即使自己什麼道理都明白,卻始終說服不瞭自己去行動,放棄一段感情是需要付出傷痛的,邁出那一步是需要很大勇氣的。真正走出來的人,回頭再望,或許會後悔曾對自己都做過瞭什麼,或許會微笑,因為終於看清看透瞭,微笑的嘴角會泛著淚花嗎?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