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個“傢規”對婚姻是好是不好?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VS 對自己自由主義對別人馬列主義

  琳和老公結婚前已經同居瞭一年。結婚後,兩人總結瞭一年同居生活的點點滴滴,決定來個傢規約束一下。畢竟結婚和同居不同,琳跟老公結婚當晚還真有一紙婚書把兩人一生一世牽起來的想法,所以琳和老公都認為傢規勢在必行。

  隻是兩人都好自由,被人規定著這個不行那個不行總歸不太舒服,於是,老公提議,各自給各自定個規章制度。

  琳覺得那幾天她和老公上班下班都在動腦子,怎樣給自己弄份看上去既有約束力又不會動根動脈的傢規。琳喜歡管錢,喜歡shopping,喜歡燒菜,不喜歡洗衣服,不喜歡所有跟洗有關的事情。老公喜歡玩遊戲,喜歡上網,不喜歡跟傢務沾邊的事情。

  琳給自己定瞭每個月shopping的次數和錢數,老公也給自己定瞭每周上網玩遊戲的次數和時間。雙方還約定琳管錢,條件是每年讓錢至少有10%的增值。而傢務想來想去還是準備出錢包給鐘點工。

  執行傢規前幾天,琳把卡刷爆瞭,老公也狠狠玩瞭一個通宵遊戲。兩人都說這是最後的瘋狂,彷佛是最後一個單身日。傢規執行當天,兩人好好在外吃瞭一頓,說是慶祝傢規的順利執行。回到傢,兩人看著電腦打印出來的傢規,倒也沒覺得有什麼不爽——都是自己心甘情願定出的,實施難度也不大。這份傢規,從此成瞭兩人傢裡的基本法——可以修訂,但不傷筋骨,一直執行到現在。

  解讀:人喜歡把自我無限放大、無限美化,在傢庭中也會有這種傾向,最好對方樣樣順著自己來,跟著自己的節拍走。那些壞傢規最好給對方規定100條,限制得死死的,但這樣的傢規沒有尊重,沒有平等,怎麼可能施行得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每個人都懂,與其定傢規的時候去給另一半約法幾章,還不如大傢都來個自我約束。這樣,隻要傢規定出來,就能施行,施行後,矛盾也會少。

  錦上添花VS 釜底抽薪

  敏的老公自己有個公司,他也是個喜歡交際的人,朋友一大堆,常常今天見這個朋友,明天會那個客戶。

  敏的心裡就不大舒服,她老覺得她在和很多人分享老公。有一周老公又是好幾天都晚回來,敏就發狠給老公定瞭三條傢規:回傢不能晚於7點;一星期出去不能多於一次;朋友電話不能打到傢裡。敏是老公當初很用心追來的,既然愛老婆,能忍則忍瞭。

  但這樣的傢規在天性面前,施行起來就會走樣。老公可以不為朋友出去,但客戶總不能不見。有幾天,老公為瞭一個大單子一連陪瞭好幾天客戶,敏就不開心瞭。當晚老公回傢,看到敏睡在瞭客廳地板上,任老公怎麼勸都不睡床上,老公去抱她,還被她手臂抓瞭很長一條痕。

  老公也生氣瞭,不理她。這樣睡瞭兩天,敏感冒發燒瞭,可她還堅持睡在客廳,老公實在不忍瞭,叫來敏的父母作勸說工作。敏的媽媽給女兒出瞭招。

  敏給老公重新定瞭規矩:以後老公出去必須帶著敏。這樣敏本來無聊的生活倒也添瞭樂趣,和老公一幫朋友的交往中她還幫公司接瞭兩個單子。

  解讀:一般定苛刻傢規的那個往往是傢裡比較弱的一方,由於缺乏安全感,所以需要通過傢規約束另一半來獲取安全感。但傢規是為瞭讓生活錦上添花,增添傢庭生活的樂趣。如果隻為剝奪彼此的樂趣,傢規定得咄咄逼人,不僅施行難度大,更有可能的是會傷害彼此的感情,從而使婚姻走向分崩離析。把傢規定得幽默點,或者從易到難,先從容易接受的傢規定起,慢慢再嚴格要求。或者就把自己的不安完全敞開告訴對方,同時告訴對方怎麼做才能讓自己安心,然後由對方去定出對他/她自己約束的傢規,傢規才會更有效。

  激賞機制VS 惡言相向

  丁磊的媽是個教師,頗懂心理學,丁磊在媽的鼓勵下,考上大學,跨進著名公司,娶著能幹賢妻,今年年初他被升任總監,事業傢庭,一個都沒拉下。

  丁磊深知鼓勵的力量。他和何穎結婚時,他對自己立過一個不成文傢規:一切以鼓勵為主,寬容寬容再寬容。

  何穎剛開始會對丁磊吹毛求疵,說他隻知道加班,不管傢裡;說他沒有情趣,周末沒有節目。丁磊也不多話,承認錯誤,盡量把工作帶回傢做,周末也會盡量抽空陪何穎會朋友。

  何穎閑話少瞭,丁磊馬上表揚,說何穎現在真好,知道老公辛苦,懂得支持老公工作瞭;或者說何穎真體諒老公,周末懂得讓老公在傢休息,不拉他陪東陪西。並且經常誇何穎脾氣好,懂得寬容。剛聽到這話,何穎也隻當耳邊風,還說丁磊給她灌迷魂湯,時間長瞭,成瞭習慣瞭,何穎反過來誇丁磊瞭,說他顧傢,會賺錢給老婆花,疼老婆。

  兩個人誇來誇去,都發覺關系更好瞭,對方身上原先的那些個小缺點也不知怎麼一個個少下去。

  解讀:幾乎每個傢庭都或多或少地有些傢規,有些傢規可能並沒成文,隻是一些兩人之間的潛規則。所有的傢規在施行過程中,鼓勵是最不可或缺的,一旦對方在如約施行傢規,一方就得嘴巴比蜜甜,誇贊不離口。這樣,對方就有瞭繼續執行傢規的動力,你還會發覺實際他/她可能做得比你想要的還多。如果隻是一味盯著對方執行不到位的地方,冷嘲熱諷或者惡語相向,這樣的傢規不定還好,定瞭隻會把兩人的關系往死裡拉。

  獎懲分明富於幽默感VS 無效傢規

  倩倩和老公是大學同班同學。結婚一個月時,倩倩就發現老公花銷很大。剛開始,她也沒當回事,想想老公都是請朋友,朋友多好辦事麼。但幾個月下來她發現兩個人的工資都不夠用,已經動用她的陪嫁錢瞭。她跟老公說,老公也沒在意,不過還是跟她一起拿瞭紙,列出瞭上個月所有記得起來的花銷,結果發現很多錢都是沒必要花的。於是她給老公規定瞭每月1000元的零用錢標準,還給老公規定瞭每星期至多隻能請一次朋友。老公一口答應。

  但豪爽慣的老公怎麼可能說收手就收手,一星期過去,已經把零用錢1000元請得所剩無幾,老公把剩下的一點錢買瞭幾個倩倩愛看的電視劇光盤。老公小算盤打得很好,這些光盤100元不到,卻可以讓老婆看得天昏地暗,哪管他什麼時候回來?而且乘機還可以花花倩倩,再討得一點活動費用。果然,那天倩倩又給瞭他500元。一星期不到,500元也支撐不瞭瞭,老公又軟硬兼施地從倩倩那兒討得500,最後老公問同事借錢來請朋友客。第二個月,老公的工資到倩倩手隻剩下三分之二瞭。

  為此,兩人大吵瞭一架,還動瞭手,倩倩回瞭娘傢。後來,倩倩吸收閨蜜的提議,規定老公每月交到傢裡的錢不能少,每個月增加到1500元的活動費用,花超多少,罰款多少,罰款當作倩倩零用。同時,每星期老公請客次數不變,若增加次數則上傢來。倩倩自己不想累,請瞭個鐘點工。結果,老公每月的那點罰款從一開始可以給倩倩買名牌護膚品,到最後倩倩隻能買買油鹽醬醋。而老公的朋友都說倩倩大度,可以請朋友到傢來玩。其實倩倩心裡想,在傢裡再怎麼鬧總比放他出去要安全。

  解讀:既然制定傢規就得執行,若定瞭傢規不執行或者執行瞭也隻是敷衍瞭事,不如不定。婚姻中的傢規不是婚姻中的法律,得有獎懲制度,但獎懲可以幽默點,像罰買禮物或者倒立幾分鐘之類的,增進感情,鍛煉身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