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給我一個幸福的理由

他向我求婚的時候,尚處於一窮二白的階段。他能給我的,事實上都屬於紙上畫餅。不過,男人向女人求婚的時候,都是極其豪邁的,他雄糾糾氣昂昂地問我:“說吧,你想要什麼?”

  我想要什麼呢,鉆戒,房子,車子,票子,我什麼都想要。可是我更知道,這些東西他能許我的都是空頭支票。既然是空頭支票,我要來幹什麼呢,不如要一點實際的東西好瞭。我對他說,愛情可以風花雪月,婚姻卻是柴米油鹽,沒有物質做基礎,再璀璨的愛情也會凋謝的。我問他,瑣碎拮據的生活裡,他拿什麼來給我堅定不移和他走下去的信心。

  紙老虎就是紙老虎,他一看我沒有被他描繪的海市蜃樓套進去,馬上就有點兒底氣不足的說,愛情啊。

  我搖頭,談婚論嫁的當口,我不要虛的,我要實的。

  他看我的表情,就好象那煮熟的鴨子即將要飛瞭似的,“你想要什麼,隻要我能辦到的,我絕不會皺一下眉頭。”

  “我要你每天給我一個幸福的理由!”我說。

  “就這麼簡單?”他有點兒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就這麼簡單,我隻要你每天給我一個幸福的理由就夠瞭。”

  他的臉立刻笑得像一朵花兒一樣,“老婆,保證完成任務。”

  婚後的日子,他信守著他的承諾,每天給我一個幸福的理由。我告訴他,本人幸福的底線很低,隻要他每天做的事情中有一件事情是他特意為我而做的就好。比如說,他給我倒瞭一杯水,比如說,回傢路上順手為我掐的一朵花,隻要那件事是他特意為我做的就行,大小不論。

  我喜歡喝綠豆粥,他會在某個早晨早早地起床,熬好綠豆粥涼在桌上,然後對我說:“老婆,我給你熬瞭粥。”我點頭,表示已經收到這一天裡他給我的幸福的理由。他炒瞭我喜歡吃的菜,會對我說:“老婆,你嘗嘗這個,是為你炒的哦!”

  雖然每天心裡都有小小的感動,不過瑣碎拮據的日子總是艱難的,免不瞭心氣鬱結。我們第一次吵架,起因是我母親生日。我想封一個大大的紅包給母親,一來是感謝母親的養育之恩,二來不想在姐妹們面前失瞭面子。隻是封完這個紅包後,那一個月剩下的日子我們會很難過。他試探地說把紅包減半,裡子比面子更重要。我一下子心頭火起,氣他不理解我也就罷瞭,竟然還說出什麼把紅包減半的混帳話來。那次我說瞭很多傷他自尊的話,什麼沒本事啊,窩囊廢啊。他也生氣瞭,罵我虛榮。他氣呼呼地摔門而去後,我才驚覺自己說瞭那麼多刻薄入骨的話,想打電話叫他回傢,他卻關瞭機。那天在傢裡等他的時候,一會兒想起他的好,心裡暖意一片,一會兒又想起他的絕情,心裡哇涼哇涼的。很晚瞭他才回傢,拿瞭枕頭睡到床的另一頭去。我很想開口問他今天給瞭我什麼幸福的理由,驕傲卻讓我保持著沉默。靜謐中,腳底傳來暖意,他把我冰冷的腳捂進瞭他的懷裡。他沒有忘記每天給我一個幸福的理由的承諾。

  凡俗夫妻,隔三差五便會吵架慪氣。隻是,無論我們吵得多兇,他還是會給我一個幸福的理由,有時候正吵著呢,他會突然停下來跑去倒一杯牛奶遞給我,讓我潤潤嗓子。我哭笑不得地看著他,他卻眉毛一揚,說:“為這一杯牛奶幸福吧,有哪個丈夫會給正罵人的妻子倒牛奶啊,我啊,是被你那句話套牢瞭,被你氣得雙腳亂跳的時候還要找一個讓你幸福的理由。”

  日子慢慢地好起來,他升瞭職,一天天地忙起來。隻是再忙,他依然堅持著每天給我一個幸福的理由,講一個令人噴飯的笑話給我聽,或者一個擁抱,或者是額頭的輕輕一吻。他對我說:“老婆,我現在很忙,能夠給你的不是太多,但是我絕對不是在敷衍你。”我知道他不是在敷衍我,我更明白人到中年的他是多麼地忙,可是他再忙,一天裡總有一個時間是想著我的,想著要給我一個幸福的理由,雖然有時僅僅是一個擁抱,一個溫馨的短信,但那已經足夠瞭,不是嗎?

  一個男人,願意每天花時間想著你,想著要做一件什麼事情讓你感到幸福,也許這件事情很小很小,小到僅僅是把電視機的遙控器遞給你,但是一天一天這樣的小事串起來,那不是幸福又是什麼呢?

  我們對於生活,孜孜以求的不過就是“幸福”這兩個字。但是幸福這個詞有時候太飄太遠,所以我隻能把它細化,每天擁有一個小小的幸福就夠瞭。一天一點細小的幸福,時間長瞭,回過頭去看,哇,留在我身後的不是滿滿的幸福是什麼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