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邊有個幸福的女人

  我單位附近的晉安路一帶,有些亂,可以用三個字來形容“夜太黑”。夜幕降臨時,這裡有不少人賣黑車、黑鞋(就是在人傢門口偷來的),更有過期過氣的“小姐”夜夜摸黑站臺。經過那裡的時候,經常可以聽到她們與一些鬼鬼祟祟的男人在拉扯中討價還價,有時會因為5元或10元的分歧,而發出較大聲的爭執。有的“小姐”幹脆也兼職賣黑車,萬一當夜賣身不成,起碼也賣出瞭一輛單車……

  這裡是夜市,都市死角,魚龍混雜,什麼鳥都有。但是,我還是看到瞭一個冰清玉潔的少婦,她一般夏天賣西瓜,冬天賣甘蔗,後來,還賣熱騰騰的玉米棒。其實,那些不再吃香的“半老小姐”就站在她附近等人拉客,有時還會無聊地幫她一下,

  比如幫腔說玉米棒是如何的棒……這樣的情景,讓我會莫名地想起一幅畫面:桃花林裡,有一叢蘭花,桃花喊春,蘭花含香。

  有時,我也會從她那買點東西,我有一個很樸素的傻念頭,買她東西,就是支持她、贊美她。她比任何一個“小姐”都長得好看,雖然她們年齡相仿。她有時是安靜的,比如坐著,整理一下頭發,或者點錢,一絲不茍,毛票在她手裡,都是幸福的票據。有時,她也會大聲叫賣,清脆,但是不尖銳,還有一絲絲的驕傲在裡邊,可能是覺得自己賣的東西真的不壞,更可能緣於一種坦蕩的情懷。她實實在在地做自己的小買賣,是勞動,踏實、無愧,當然也安心。當偶爾有警車經過的時候,很多人抱頭鼠竄,特別是流鶯,踩著高跟鞋跑,是那樣狼狽、可憐。隻有她還可以理直氣壯地站著。

  最近可能是天氣冷,她又“改行”擦皮鞋。這天,當我坐下把腳小心地伸給她時,忍不住好奇地問她:“你比她們都漂亮,她們掙的錢比你多,好像也沒有你這麼累,風吹雨打的,你內心會委屈、不平衡嗎?”她笑瞭:“很多人問過同樣的問題,還有個包工頭曾經天天來向我問價,真惡心。但是,我隻有一個回答……”這時有人叫她,原來是她丈夫送飯來瞭,她興奮地問他:“辣醬帶來瞭嗎?”她丈夫點瞭下頭,留下句“天冷你早點回去”就騎著車走瞭,車後面馱著兩筐香蕉……

  到底是怎麼拒絕那些男人的?她一邊幹活,一邊說:“我隻說,我有一個幸福的傢庭!”她丈夫是踩著自行車走街賣水果的農民,他們已經接來兒子到福州讀初一,因為丈夫的工作是“流動的”,所以做傢務、接送兒子等都是他去做的。在租屋門口,有一面廢棄的小黑板,每天晚上10點多她回去的時候,都可以在小黑板上看見一行字:老婆,我愛你!房東、鄰居都笑他們,鄉下人也興這個?他們隻笑著點點頭。來城裡之前,他們想象著城裡的男女都是擁抱著出門,接吻著回傢……因為電視裡都是這麼演的,想不到自己比城裡人還浪漫。這讓他們很得意。

  入睡前,她都要用抹佈把黑板上那幾個字擦掉,因為她心裡期待丈夫第二天再寫上新的。“我們都很窮,如果夫妻不恩愛,那不更窮?”她說這話的時候,非常美麗。他們是從四川農村來的,一直都是同學,讀高一的時候,她的學費還是他幫著出的,後來他父親突然去世,兩傢都沒有能力再供他們繼續上學,隻好雙雙選擇退學……他們在學校偷偷“戀愛”的日子裡,她每天都會在自己的課桌上看見三個字“我愛你”,用鉛筆寫的,若隱若現,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隻有她看到瞭,然後會心一笑,用橡皮擦擦掉……想不到,這個習慣延續到現在。

  真愛是擦不掉的,更是永遠顛覆不瞭的,不管你用什麼力量,什麼誘惑。因為有紮實的愛,這個路邊的女人,也可以幸福得理直氣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