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如飲水,冷暖自己知

喜歡金庸緣於他筆下的愛情。

楊過和小龍女,郭靖和黃蓉,殷素素和張翠山,蕭峰和阿朱,令狐沖和任盈盈,胡一刀夫婦……且不說這一對對神仙眷屬,就是公孫綠萼的愛我所愛,無怨無悔;小昭的愛離別,心最苦……還有阿紫的魔性之愛,儀琳的潔凈之愛,程靈素的絕望之愛,紀曉芙的無悔之愛……那一縷縷幽幽情愫,一份份牽牽念念,一樁樁刻骨愛恨……英雄氣不短,兒女情卻長;刀光劍影中不但有快意恩仇還有百轉柔腸,怎不叫天性浪漫的女人心生向往。向往的程度遠勝於愛情啟蒙讀本瓊瑤小說中的膩膩歪歪,唧唧歪歪。

曾深深地奇怪,一個大男人如何能塑造出那麼多奇異的愛情?

因為這個大男人對愛情的體悟不同尋常——就如佛傢的禪,隻能意會不能言傳;又如佛傢讖語,不可說,不可說,一說就是錯。正是這不能言傳和不可說,才讓金庸將自己的才情和憂鬱、夢想和遺憾都給瞭筆下的男男女女。

真是羨煞瞭這些兒女,竟能享受到這般纏綿緋惻的愛情。

因為一句“你很像程靈素”更加在意起程靈素。和金書中諸多無望的愛情相比,程靈素的愛是最催人淚下的,幾乎不敢往下看。她為愛而死,也算是死得其所,差不多和阿朱一樣幸福到瞭極致,但是那份幸福卻讓人意難平,心有戚戚焉。

創作《雪山飛狐》時,不知金庸的感情生活是不是遭遇瞭很深的不如意。或許是,要麼他怎麼忍心在同一部小說中塑造那麼多悲情女子。一個程靈素不夠,一個袁紫衣不夠,還要再多一個馬春花。

癡心女子遭遇負心漢的愛情見多瞭,可像馬春花福康安這樣不合常規的還真少見。一個是一往情深,一個是薄情寡義,一往情深的那一個明知道另一個薄情寡義,定會對自己始亂終棄,卻偏要初衷不改,無悔到死。真是殘酷,金大俠簡直是在作踐女性。

像程靈素、馬春花這樣的無望愛情對金庸可能也是一種困惑,否則,他不會在《飛狐外傳》的結尾處,安排出傢的袁紫衣輕念佛偈:一切恩愛會,無常難得久。生世多畏懼,命危於晨露。因愛故生憂,因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可是,那一個“愛”字,豈是出瞭傢就能割舍得下的?

和她們相比,還有更悲情的單相思。“如果你深深愛著的人,卻深深地愛上瞭別人,有什麼法子?”李文秀沒法子,身在佛門的儀琳更沒法子。除瞭一生失意,百般不舍地孤身上路,再就隻能用無愧於心安慰自己瞭。

“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隻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這是《新約・哥林多前書》中的一段,金庸筆下眾多女子中恐怕也隻有儀琳對令狐沖的感情能與這份虔誠的愛相媲美瞭,可儀琳卻一生無人相依。

這是怎麼瞭?最能讓一顆心得到快樂的愛情卻這麼撕心裂肺,倒不如不要瞭。

不要不行,隻好現實一點,務實一點。真真切切的寵愛和呵護誰不渴望?悲劇式的愛情再引人唏噓,終不願意讓它發生在自己身上然後去感動別人,所以,尤其喜歡金庸那一句“理想的愛情是一見鐘情,從一而終,白頭偕老。”也因此更喜歡楊過和小龍女、郭靖和黃蓉的愛情。

楊過和小龍女的愛情差不多是言情小說中最感天動地的。不知道別人,我是真真切切地為它流過許多眼淚的。因為它的反叛,因為它的天慘地絕,讓人揪心,因為它的先天聖潔,後天遺憾,也因為它不夠完美的完美。盡管有人說他們倆的愛情嚴格意義講算不上愛情,親情的成分更多,但這無所謂,誰讓他們的故事裡有那麼多的溫暖、深情、恩愛、憐惜、崇高、忠貞、至情至性以及為瞭愛情對凡俗幸福的舍棄,到最後曲曲折折還都歸於瞭平淡,歸於瞭真。

還有郭靖和黃蓉的愛情。愛瞭就是全部,就是一生一世,再不必去比對外面的世界,於是,他們成就瞭一個王子公主英雄美人的圓滿愛情童話——裡面充溢著的盡是熱情與溫柔、甜蜜與歡暢以及同生共死的誓言,盡管有時也會有誤解、迷惘、憂懼、傷痛,卻從未有刻骨的傷害。

黃蓉的愛情觀尤其值得多說兩句。冰雪聰明的黃蓉,不但有冰雪一樣聖潔嬌美的容貌,還有冰雪一樣不可褻玩的氣質,“大宋、大金宮中所有佳麗加在一起,也比不得她一半美貌。”更有冰雪一樣的一點就透的聰明——詩詞書畫、術數之學、奇門遁甲、五行八卦無不精通,別說水性甚精,就連廚藝都堪稱一流。武學更加都是上乘之功夫,桃花島的,洪七公的,最後還練瞭九陰真經。

這麼一個明艷無儔、才藝具佳、聰明絕頂的丫頭,竟就便宜瞭那個叫郭靖的傻後生。

初相遇時,靖哥哥除瞭傻,可沒有後來的千好萬好,若不是蓉兒生就一雙慧眼,認定瞭他,並以他為重,想必金大俠再怎麼妙筆生花也塑造不出全天下頂好的好男人。

好男人是女人塑造出來的,成功男人背後一定站著一個好女人。這正是黃蓉的最聰明處。

按黃蓉的傢世、才學、智慧,她是有成為女中強人的潛質和機會的,就像翠羽黃衫霍青桐和那個比情敵強比心愛的男人也強的梅芳姑。

但是她沒有走女強人之路,因為她深知女人幸福之本質——不管自己選擇的這個男人是不是最優秀的,自己將來的命運毫無疑問就和這個男人聯結在瞭一起,他的成敗禍福都將會對自己產生直接的影響。出於對自己的選擇的負責,黃蓉心甘情願地做瞭郭靖最忠實的粉絲,支持他,幫助他成就瞭一番大業。

黃蓉粉郭靖可謂是到瞭極致,見到郭靖後再也看不上任何人,甚至為瞭維護郭靖,都不惜跟自己的爹翻臉。真是“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仇”。

受瞭郭靖的委屈、誤解,黃蓉也不像尋常女子那樣哀婉嘆息,怨懟叢生。她不惜涉險,積極查明真相,還自己清白,然後,再用大度的一笑瞭之換來兩人的“長相知而不相疑,不相疑而長相知”。

天生一顆七巧玲瓏心的黃蓉,必也會偶生遺憾:千金易得有情郎難求,求得個有情郎,卻偏偏如此不解風情,吟詩作賦、撫箏弄簫時到底是少瞭個知音。可黃蓉善於尋找平衡,絲毫未讓乏味和遺憾影響小日子的美滿如意,風生水起。

……

唯願一世完滿,何須三生牽掛。所以,同樣是風花雪月,刻骨銘心,卻不希望裡面有太多的傷心傷情,怨毒絕望;同樣是神仙眷屬,卻不喜歡盛情難卻,恩情大過愛情,或者是情深不壽。

不過,愛情如飲水,冷暖自己知。什麼樣的愛情都是愛情,誰能說程靈素、馬春花、儀琳內心就沒有幸福?或許,隻有那求之不得的,才最讓人在少年時神往,中年時神傷,老年時回味綿長。

來自:敏思博客熱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