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與情人

一位女作傢在她的作品中曾說過這樣一句話:“每個男人一生都有兩個女人,純潔的妻子和熱烈的情人。”

如此說來,留給女人的選擇隻有一個,要麼是純潔的妻子,要麼是熱烈的情人。可偏偏在女人的天性中,對著兩種角色的渴望都有,女人既希望自己溫良賢淑,貴為人妻人母,暗地裡也希望自己風流嫵媚,永遠對異性有吸引力。然而,事實上,已經是人傢的純潔的妻子瞭,便不可能再做熱烈的情人;而一旦作過情人(熱烈不熱烈且不論)便也不可能再以“純潔”的面貌嫁人。對於女人,這永遠是一道別無選擇的命題,是一條踏上瞭便難以再回頭的歸路。盡管有許多人鼓吹,女人是可以妻子與情人、賢淑與風流二者兼得的,事實上,這不過是男人的一相情願或女人的自欺欺人罷瞭。試問,任何一位男士,你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在傢裡做賢妻良母之餘再打扮的花枝招展出去盡展女性的魅力嗎?或者你會娶一位曾是別人情人的女孩作你的終身伴侶嗎/盡管這個女孩貌若天仙,柔情似水。

對於女人來說,在天性中著兩種角色的潛能原本都是具備的隻是因先做瞭一種,就要壓抑另一種,或習慣瞭先做的一種,久而久之邊忘記瞭自己還有另一種角色的本能。有的女孩先以青春的本錢在情場上風光享盡,一任異性如眾星捧月般殷情於自己的石榴裙下。做情人,既可以充分體驗女人的快樂,被寵愛的快樂,又不必承擔傢庭的責任,不必因操持傢務而把自己弄得婆婆媽媽。這時女人棉對的隻是一個人,一個你所愛的男人,而完全不必象妻子那樣,要面對公婆、大小姑子、大小叔子等夫傢的全班人馬。情人之間雖然也有類似夫妻那樣的“過日子”的時刻,但那完全是一種“過傢傢”式的串客,新鮮,浪漫而情誼綿綿。與整天煙熏火燎,辛苦平凡的真正傢庭生活根本是兩回事。所以在男人眼裡,情人上熱烈而多情的 ,是新鮮刺激的,是一隻輕松飛翔的小鳥兒。可是對女人而言,沒有誰是想做一輩子情人的。因為再笨的女人也知道,情人是不可能作一輩子的。隻有夫妻才可終身相守,即使已不再有愛,即使相守僅僅是一種義務,一種習慣。所以無論多麼驕傲自信的女孩都回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渴望一種歸屬感,一份不再飄泊,不必躲藏的穩定的生活。事實上有些女孩在愛上一個男人之初,也並不想要做情人的,隻不過因瞭種種不得已的阻礙,而自己又實在舍不得離他而去,才退而求次的。

與女孩不同的是,從未體驗過情人滋味且已開始步入中年的妻子們對那些為人情婦的女人既仇恨又羨慕,尤其是婚前不曾有過熱戀就糊塗為人妻的,更回從內心深處產生一種莫名的失落感。已婚女性,在婚姻的窗內,是很少享受到作為單純女人的快樂的,她們隻是妻子兒媳、母親或嫂子等責任分明的一個公眾角色,她們又是有夫之婦,心中也許暗暗喜歡某個蕭灑的男士上司或活撥的同事,可她們未必敢有所表示,男士們也決不會輕易與她們動真格的,她們佯裝心如止水,波瀾不驚,卻在一些不經意的交往中,自覺或不自覺的流露出似是而非的暗示。現在辦公室裡流露出的“打情罵俏”,有些話說得過分點也不見誰惱怒,女人們都在瞬間裡忘卻自己已為人妻的身份,開開心心地隨意嬉笑,心甘情願地讓男人門調侃。盡管她們心裡很清楚男人們嘴裡叫你“小姐”,誇你年輕漂亮有魅力並非出於真心,卻也樂得在假話裡獲得些安慰,因為這時她才覺得自己更象個女人,能夠吸引男人並被女人所欣賞。

事實上,在情人的行列中,已婚女性遠比為婚女孩多得多。在女人的內心深處都象定時炸彈般埋藏著一種對愛的狂熱渴望;隻不過處於教養,處於環境,處於自尊或性格內向而壓抑掉瞭,但並沒有消失,一旦有機會,這種狂熱便會不顧一切地傾瀉而出。這也是為什麼凡是言情電視劇,無論多麼長多麼老套都會牢牢地吸引一大批忠實的女性觀眾,不拎惜淚水地為劇中人而瘋瘋癲癲,癡癡傻傻。她們實在是籍著劇中角色的悲歡離合來發泄自己心中的情感。美國電影《郎橋飴夢》恰恰滿足瞭中年女性渴望做一次情人,浪漫一回的夢想。當看到女主人公弗朗西斯卡與她偶遇的情人在鄉間的小屋裡情意纏綿翩翩起舞時,女觀眾們著實在銀幕上過瞭一把癮;而當電影演到弗朗西斯卡坐在丈夫的車裡,看著情人羅伯特在雨霧迷蒙中把他們的愛情信物十字項鏈掛在他車子的反光鏡上,一分鐘,一分鐘地等待著最後的機會,而柔腸寸斷的弗朗西斯卡盡管拼命地握住車門的把手卻不能也不忍下車,隻有在一寸寸第煎熬中與所愛的人永別時,女人們的淚水又之不住地滾落下來,仿佛那倍愛情折磨,拼命壓抑內心情感的女主角就是自己。

女人渴望得到婚姻的安定又幻想做情人的愉悅,這種貪心是女人的一種天性,並不是她們的過錯,真正過錯的是男人的眼光。把女人分為熱烈的情人或純潔的妻子的本身就是完全從男性的立場上來看女人。對男人而言,妻子之所以要純潔,就是除自己之外在與異性交往上永遠是一張白紙,情人之所以要熱烈,就是招致即來,揮之即去,相間時難,便熱烈如火。在男人眼裡,情人永遠比妻子可愛,卻不如妻子可靠。有的男人可以與某位女性愛得死去活來,卻莫名其妙地娶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為妻。言之,那些太浪漫太漂亮的女人不適合做妻子,總懷疑她不定還與多少男人有關系,不夠純潔,卻不放棄與她們“熱烈”一番的任何機會。那些相貌平平,溫順老實的女孩一個個嫁瞭出去,而那些聰明智慧,美麗浪漫的女孩卻總是情場上得意,婚姻上失意,很難邁進婚姻的門檻。

妻子與情人,純潔與熱烈。總之,女人是在男人的眼光中審視自己,要求自己,在社會的探照燈下隱藏自己,包裝自己,雖然無奈,女人卻從不抱怨,大多數人也都不會有越軌的企圖。

因為女人善於幻想,女人的想象力是男人所不能比擬的,現實中沒有的,幻想全給補齊瞭。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