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不僅僅與愛情有關

  幸運的感情,結局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感情卻各有各的不幸。 題記

  已逝的感情,有情動,有情劫,有努力,有傷害,有平淡,有激情。。。有些感情,不僅僅與愛情有關。

  【我的初戀與愛情無關】

  初戀時,也許我們不懂愛情,但那時的感情是最最純粹、不帶任何世俗偏見的感情。而隨後再經歷的感情,或激蕩、或平靜、或感動、或憂傷,都是經過瞭時間和現實的洗禮而變得現實與成熟。也是最接近生活的本源。

  我的初戀與愛情無關。記憶已經很遙遠、很模糊瞭,純潔得透明的初戀,早已幻化成一生最美麗的符號。如果讓我回憶那些日子的細枝末節,也許隻有隻言片語,或是一段段連不成章節的片段,畢竟,那時的自己最最天真無邪。

  再透明的一個人,也有其自己的私密,再堅強的人也有其軟弱的一面,再多的文字也不能還原最真實的感情經歷。有時,別人的評判很多時候都是歪曲的,看看薩特的《他人就是地獄》,就會懂的。

  文字,隻關乎心情或是感悟,生活中的細枝末節或瑣碎事務,隻以行動去表達,毋須多言。對朋友,對身邊的人,點點滴滴的行動與付出足以,而同樣的,雪中送炭遠比錦上添花來得實在。

  好的心情像陽光,可以照耀自己和環境,壞的情緒像毒氣,蔓延在自己的周圍,搞得自己和旁人都很緊張。所以,生活中,不要帶著壞情緒度日,文字是最有療效的途徑。對待感情亦如此。


  【不要試圖跟愛上你的人做朋友】

  不要試圖嘗試和愛上你的男生做朋友,尤其是那些表明愛意被你拒絕的男生,退一步成為朋友,他就覺得自己還有希望和可能。如果你不愛他,對他沒有感情,就不要維系一種表面虛偽的友誼,放自己,放對方一條生路,讓他死心是對他最好的決斷。

  “特例”總是發生在那些自以為能把握關系的人身上,那些愛得轟轟烈烈的人,一旦徹底絕望也許會作出超出平常人想象的行為。不是所有為愛殉情的人都值得同情,我要說的是,都是對自己生命不負責任的表現。

  這個世界不乏梁山伯與祝英臺,羅密歐與朱麗葉,但你要試想,那是怎樣的時代,又是怎樣的社會環境與背景,怎樣的經歷,我相信有愛得濃烈和慘痛的感受,但不希望用死亡證明一切。至少那還是兩兩相愛,單相思就不歸此類瞭,不要試圖用死要挾或是感化,就算成功瞭,也會有後患。


  【不要以愛的名義去輕薄一個傢庭】

  俗話說的話,蒼蠅不盯無縫的蛋,隻要有縫,就會有蒼蠅去盯,首先你不要做那隻主動的蒼蠅,除非蛋徹底破瞭。在這個被媒體炒得“第三者”有些妖魔化的年代,我不想說誰對誰錯,我隻想說,不要以愛的名義去輕薄一個傢庭。不要相信所謂的你與別人不一樣,不要打著心軟和感動的幌子去模糊自己的感情底線。知易行難,事非親歷不知難!隻有,時間才會還原一個正確的結局。

  一個有責任心的男人,要麼離婚,要麼守著傢庭安穩的過日子,不要試圖以愛的名義去企圖實現自己的“雙贏”,雖然現實社會這樣的成功案例不勝枚舉,但這隻能說明這個人的感情品質有問題,見仁見智,不多加評述,畢竟一個巴掌拍不響,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一個有道德感的女人,是不該與已婚男人談及感情的,因為他沒有資格。誰會願意培植沒有結果的感情呢?況且不要把自己的感情建立在傷害另一個女人的身上,這同樣是品質和道德問題,這個男人在你身上能得到的,在別人身上一樣可以得到。真正愛你的人是不會讓你成為“第三者”的。

  婚姻裡那個受傷的女人,為瞭傢庭的完整,為瞭責任,為瞭孩子,有時候可以原諒,有時候不可以。能挽救的盡量挽救,不能的話,就努力過好自己的生活,善待身邊的人,我想沒有一個男人願意放棄一個溫馨的港灣的。


  【婚姻與愛情有時並沒有必然的聯系】

  人,有的時候很奇怪,喜歡的人送你一顆石頭都比你不喜歡的人送你顆鉆石要能帶給你喜悅,至今,我依然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其實,也不需要再明白瞭。喜歡,哪裡都好,不喜歡,哪裡都不滿。

  抽屜裡很多首飾,幾乎每件都相對比較貴重,卻沒有一件是初戀男友送的,都是當年那個自己不喜歡的但最佳結婚人選送的。很少佩戴首飾瞭已經,或許素面朝天更適合我。

  如果當年下定瞭沒有愛情也要婚姻的賭註,是不是會比現在好呢?人生沒有如果,更沒有彩排,所以更沒有所謂的經驗,因為人生的大多數經歷,都隻有一次,不可能再給你吸取經驗的機會。所以,把握與放棄,有時也不取決於我們自己。

  一個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20歲以前經歷愛情,30歲以後享受安穩的婚姻,努力的經營傢庭,這便是最完美的。隻有經歷過瞭才會明白,愛情隻是奢侈品,而婚姻才是不可或缺的白開水。而往往懂得人遇不到機會,經歷著的人又不懂得珍惜。

  遇見愛情容易,守候愛情困難,走進婚姻容易,經營婚姻困難。而我要說的是,這些都不難,難的是你要在相信的時候遇見,或在遇見的時候相信。也許現代很多女子都陷入瞭這個瓶頸中吧!

  不管你是單身也好,戀愛也好,結婚與否,都要努力去相信一切美好的感情,擁有的,珍惜之;失去的,珍藏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