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芩:寫一封寄往50年後的情書

  X先生:

  當你打開這封信,估計我們已掉光瞭門牙。這時候,我們已經認識瞭整整50年。嚇,二分之一世紀!

  在寫下這一行行字的同時,你和我,還從來沒有直觀地體會過“半個世紀”是個什麼樣子,不過,用一個比40年後我們的門牙還老的詞兒來形容,大概,那有點“天長地久”的味道吧。

  味道?

  是啊。味道。我們之間有關記憶的關鍵點,大概都停留在一點又一點的味道上面。

  我喜歡你臉上的味道,有一股爽快的香皂味道,很淡很幹凈。

  你不喜歡我臉上的味道,說那上面一定時時在演繹復雜化妝品之化學反應。可你哪兒知道,那是女人的專利,女人也是迫不得已。不過,大概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臉上也會變成跟你一樣的幹凈清爽的香皂味——當我變成老太婆,一定要把所有化學品都扔出屋子,希望到那時,你的嗅覺不要老到行動遲緩,嗅不出來我跟曾經的你一模一樣的味道。

  你說喜歡我做的菜的味道,有種恨不得吃成胖子的沖動,很爽口很養胃。

  我說不太喜歡你做的菜的味道,時常多放瞭油,時常少加瞭鹽,手忙腳亂。不過,隻要閑暇開火時,我還是堅持讓你掌勺,也是想小小地矯情一下,說“女人受多瞭油煙會迅速萎靡”,你也很欣然接受。所以,你燒出來的菜,也越來越進步。時常,我吃起來,會想,大概40年後的今天,你的廚藝,會稱得上“精湛”二字。

  我喜歡紅茶的醇香味道,暖身,而且養胃。

  你喜歡花茶的濃香味道,純正的茉莉氣息,怡神。

  所以,每次打開茶壺泡茶,關於紅茶還是綠茶,總要做個10秒內的小小爭論。每次,一過10秒,你會說“你想喝什麼就泡什麼吧”;常常,我也會把壺裡加上“茉莉龍珠”,算是為你的謙讓精神來次獎勵。不知道,40年後,我們還會不會為瞭這樣的小事閑嗑牙?也許會吧,不過,當人生走到瞭白發時,陪一個人喝一壺自己不愛喝的茶,這種習慣,有個小名兒,也叫幸福。

  當然,有一種味道,我們都喜歡——陽光的味道。

  我喜歡曬被子。你喜歡曬太陽。

  我喜歡被太陽間接擁抱,你喜歡賴在躺椅上被陽光撓得昏昏欲睡。我們都不喜歡冬天和陰雨天,似乎總不能舒展。但你還是會在雨天去幫我買熱奶茶,我會一直握著奶茶杯暖手,直到奶茶杯壁漸漸溫下來,涼涼的溫。陰雨天,每一絲“熱”的觸覺,好像都有陽光的味道。而且我相信,當我們變得顫顫巍巍,一定也會在冬天的街上,分一塊燙乎乎的烤紅薯。陽光的溫度,熱的溫度,也是愛的永恒溫度。

  …………

  跟愛情相比,人生很短。可每天,總聽到太多人對愛的挑剔和指責,人人都不能接受愛有瑕疵,那隻是因為,他們沒能真正嘗出愛的真味道。是啊,每一份愛的背後,總有些妥協,很多人認為“妥協”很難、很自傷。其實,如果真的是在“愛”,會覺得,妥協也是一種順其自然的快樂。

  蘇芩

  

搜狐女人社區

12720粉絲

關註

女人播報

2765337粉絲

關註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