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老天荒的愛情

  我總以為,我爺爺和我奶奶是沒有感情的,他們是父母包辦,結婚之前沒有見過一面,當一頂小轎把奶奶抬到爺爺傢時,他還躲在屋裡寫大字,因為他說過,書法是他的情人,他可以不結婚的。

  但他們還是拜瞭天地。洞房花燭夜的時候,爺爺不見瞭,他去找少時朋友聊天去瞭,兩個人研習王羲之的蘭亭序,奶奶一個人在新婚夜裡獨自在燈前坐瞭一夜,那一夜,奶奶想她唱戲時的搭檔,在梨園裡,唱青衣和唱小生的總是有些心照不宣的秘密,奶奶也有,被奶奶的母親看出瞭端倪,所以,早早地把她嫁瞭,這次是一個書香門第與唱戲無關,也與愛情無關。在父母的記憶中,爺爺奶奶一直是在吵架,奶奶曾把爺爺的筆墨全扔到院子裡,而爺爺則把奶奶的戲衣撕成一條條,結果是他們從此分居,一人住一個屋,一直到老。

  我想,如果那時能夠離婚,他們一定是離婚瞭的,我和父親就是這樣說的,而父親說,傻丫頭,他們不會。

  不會?我說為什麼?他們長期分居,而且彼此厭煩他們的生活方式,比如爺爺會一天在屋裡悶著頭寫他的字,而奶奶則是去公園裡無論春夏秋冬地唱她的蘇三,這樣的婚姻,為什麼還要維持?

  但他們一直這樣過著,直到爺爺八十歲,奶奶七十六歲,那一年,奶奶病瞭,再也到公園裡唱不瞭蘇三,我的爺爺從對面的屋子裡走出來,每天給奶奶放著京劇,典型的梅派青衣,我不懂一個不喜歡京劇的人哪裡會找來那麼多的帶子,在奶奶的屋裡,每天都會傳來那幽咽婉轉的調子,奶奶最後的時光,全是爺爺在陪著她,我不知他們說瞭些什麼,但是奶奶走的時候臉上一直掛著微笑,她把自己珍藏瞭多年的一個箱子交到爺爺手裡,我以為那箱子裡一定是奶奶一生的積蓄,她留給爺爺養老送終的。

  奶奶死的時候,爺爺親自去買瞭一件戲衣,一套粉色的行頭,就是唱青衣穿的那一套,很明艷,爺爺說,讓她在那邊接著唱吧,既然這樣喜歡。說完瞭,我看到爺爺兩行老淚流瞭下來,在場的人,無不動容。

  而那個箱子,打開的時候我們都呆住瞭,裡面是各式各樣的書法碑帖,還有被爺爺扔掉的那些得獎的證書,最後,是一把毛筆,用一根紅絲線捆住,在漫長的人生中,這兩個老人是用多麼含蓄的方式在表達著他們的愛情啊。

  我終於明白瞭父母的話,是的,他們永遠不可能離婚,因為爺爺知道奶奶喜歡什麼要什麼,奶奶也明白他,隻不過他們個性太強也太固執瞭,他們是兩棵樹,彼此欣賞,也彼此拒絕著。爺爺去的時候隻說瞭一件事,把他和奶奶葬在一起,因為下輩子,他要守著她,聽她唱蘇三。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