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燕誼:特等男人隻能是社會財富



  我們要什麼樣的男人?優秀的男人!什麼是優秀的男人?事業成功,性格無缺陷,人品高尚,孝順父母,熱愛傢庭,正直善良,關鍵是要愛我,疼我,而且隻能夠愛我疼我!這樣的男人有嗎?有,但他幾乎不會屬於某一個女人,他屬於社會,屬於更多的女人。

  要知道,人有幾種與生俱來的東西,叫做人性、原欲。人性是人生下來就存在的。比如對於物質和權力的貪婪,比如趨美(好色),再比如懶惰、放縱,這是人們生下來就擁有的一些性格特質。原欲是人性愛的本能,自我的愛、對雙親和子女的愛、對朋友的愛,也包括對無生命物品如藝術作品的愛、個人對國傢的愛,甚至對一個抽象理念的愛。

  我們都不能讓自己無限制地去釋放人的本性和原欲,因為我們是生活在社會環境當中,我們的世界中不可能隻有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會通過學習各種知識和技能,讓自己對於人的天性和原欲有所控制、壓抑,以便於更加符合社會對人的基本要求。這就是人的自我塑造。

  既然有壓抑,就會有釋放。人性、原欲的釋放,通常會出現在人們自認為安全的環境當中,那就是自己的傢庭內部。

  怎麼釋放?暴露真實的自我。在越安全的環境中,這樣的自我暴露也就越充分。你期待和你相愛的是那個在社會當中帶著完美人格面具的戀人,還是一個真實的“人”?

  所以,我們尋找“白馬王子”的時候,不要去找一個沒有任何瑕疵的回來,因為他還沒有釋放過,還在壓抑自我的過程中。找一個已經在生活中充分釋放,已經完成自我壓抑救贖的人更為安全。

  《愛情呼叫轉移》當中范冰冰飾演的那個漂亮的女警察,一直執著地守候著自己的擇偶標準:找一個和自己一樣愛情、婚姻史幹凈單純的對象。即便出現在生命中的這位男士的確讓她覺得很不錯,但因為對方曾經有過婚史,也不能湊合認同。

  同樣,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也有很多這樣的女性朋友。我閨密的堂妹,今年31歲,某汽車雜志的編輯。她在大學有過一個男友,兩個人是初戀,很美好的校園愛情,但是面對畢業後男友要離開這個城市的狀況,兩個人的愛情也走到瞭盡頭。從那天開始,堂妹就開始漫長地等待愛情的再次光臨。按說這位堂妹所在的環境中也不全是同性,她的愛情為什麼會遲遲不到?堂妹回答很簡單,因為她要找一個沒有戀愛史的男士,隻有這樣的男士才會給她初戀的感覺。在這期間,堂妹也經歷過幾個沒有過戀愛史的男性朋友,但她認為對方不是不解風情的木頭疙瘩,就是性格魯莽的毛頭小子。

  難怪她會有這樣的感受,要知道,堂妹在初戀的時候,她和自己的男友都是從羞澀到開放,從稚嫩到成熟,那個男人已經陪伴她成長到一個對愛情有瞭基本認知和操作經驗的狀態。她現在期待的那份感覺,與其說是一份青澀的初戀,倒不如說是在單純的交往目的下產生的那份松弛的相處模式。

  對於愛情所需的認知偏差,導致瞭這位閨密的堂妹至今仍然留守在“剩女”行列中,不知道她要等到什麼時候。三十多歲還沒有過戀愛經歷的男人,誰敢要啊!

  要知道,從心理學角度來看,每個人在自己的青年時期,所學習的不僅僅是文化知識,也有人際交往的知識。那時候的戀愛,基本上都是婚姻的一次實習。如果沒有過戀愛的經歷,又怎麼能夠在充滿競爭的社會中,在各種復雜因素的幹擾下順利地收獲自己的愛情呢?

  我認識一位傳媒大學的教授,在新生入學的第一節課上,那位教授對孩子們說:你們來大學有兩個事情必須去做,第一,專業知識的掌握;第二,至少談一次戀愛。

  在中國思想的影響下,我們更願意找一個情感史“幹凈”的對象,而在西方很多國傢,年輕人更傾向於找一個“壞男人”,希望找一個有過幾段戀愛經歷,甚至有過一次婚姻經歷的男性朋友。其實道理也不難洞悉,與其讓自己成為陪伴他成長的對象,不如找一個玩夠瞭的男人。當彼此都經歷過愛情後,真正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樣的情感、什麼樣的人之後,再進入婚姻。對你,對他都如是。中國有句老話:“少年不風流,老年必下流。”這就是人性的一種平衡,人總是對自己所經歷的有所期待和不滿。很多戀情、婚姻不和諧的原因,就有一部分是和補償心理有關的。

  我們應該選擇什麼樣的對象作為未來婚姻的人選呢?這個話題我們將會在第三章中單獨討論。

  剛剛我們說過,一個好的男人是屬於社會的,當他回到傢庭時就會暴露自己,而產生一些你熟悉、期待的性格和習慣,但這也並不妨礙你找到一個優秀的對象,去進入甜蜜的兩性關系。隻不過,在你和他建立這樣的一個關系之前,要做好背負他社會人格面具之下那個真實自我的心理準備。優秀的男人是社會財富,是用來欣賞和崇拜的,真實的男人才是用來與之生活的。摘自:柏燕誼新書《女人挖坑男人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