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沒有水晶鞋

傾訴者:茉莉(化名),女,35歲,濟南某事業單位職工,結婚8年,有一6歲女孩
文 字:安心
茉莉說,她有時候感覺自己就像個傻瓜,經歷過愛情和婚姻之後,卻被自己當初看不上的男人勾走瞭魂魄,”我覺得自己非常沒出息,可我就是不明白,為什麼明明當初一點感覺都沒有,現在卻無論如何都走不出來?”
我一直認為,茉莉愛上的也許不是那個叫做方剛的男人,而是一份新鮮刺激的感覺,這種感覺給瞭她一種婚姻所沒有的滋味。
人往往看不見已經擁有的幸福,對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卻傾註瞭極大的熱情。當最後傷痕累累地明白,幸福還是自己原來擁有的,曾經費盡心思追逐的,不過是霧裡花水中月。

我從小就一帆風順,沒經受過任何打擊和挫折,一帆風順地走完瞭求學的路,然後順利地找到瞭一份不錯的工作,留在爸媽身邊,過著安靜幸福的生活。我常想,是不是就因為我一切都太順瞭,所以命運才會給我安排這麼一場不尷不尬的戀情?
方剛和我是高中同學,從高一下學期就開始給我一封接著一封地寫情書。當時我在班裡是高傲的公主,方剛隻是個還未長夠個頭兒的莽撞小子,而且學習成績很差,我怎麼可能會看上他?
於是,在每次收到方剛的情書後,我都找要好的女伴兒,帶著驕傲和不屑,讓女伴兒們一邊念著方剛的情書,一邊大聲嘲笑他。
方剛沒考上大學,落榜後開始做生意。而我大學畢業後進瞭一傢不錯的事業單位。
後來,我談過兩次戀愛,都是各方面都很出色的男孩,但都是無疾而終。期間,方剛倒是沒再騷擾我。我聽同學說,他高考落榜後回傢做起瞭生意,同學對我說:”提起你,方剛還念念不忘呢!”
後來我遇到馬勇。馬勇是我爸爸老朋友的兒子,剛從國外讀完MBA,在一傢省屬單位工作,是個很有前途的小夥子。
馬勇對我非常滿意,我也很喜歡他。戀愛兩年後,我們順理成章地結瞭婚。我們的戀愛和婚姻一直都是風平浪靜,就好像我們各自的成長過程一樣,沒有任何挫折和磨難。
結婚兩年後,我生下瞭漂亮可愛的女兒。馬勇非常滿足,經常對我說:”老婆謝謝你,我這輩子可是心滿意足瞭!”
其間聽說過方剛把生意做大的事情,當時心裡雖然有點震驚–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但我還是沒把他當回事。
改變出現在一次高中同學聚會上。
在包間裡,當我看到意氣風發的方剛時,忍不住心跳如鼓。以前在我眼裡那麼不堪的方剛居然那麼英俊灑脫,事業上的成功給他帶來一股與眾不同的脫俗魅力–這是我曾不屑一顧的人嗎?
心如平靜的水面被投進一顆石子,當方剛對我拋來熱切的註視時,我開始方寸大亂。
酒酣之時,方剛端著一杯酒坐在我身邊,凝視著我說:”茉莉,你還記得我吧?”我心慌地笑:”怎麼不記得,你現在可是成功人士啊!”
方剛給我敬酒,說:”什麼成功人士,我不想說現在,隻想回憶以前。”
後面說瞭什麼,我記不清瞭,隻覺得自己臉上很燙,心如撞鹿。聚會結束的時候,看著方剛開著他的名車遠去,我心裡居然有瞭片刻的失落。
後來,方剛時不時地給我打電話、發信息,大多是簡單的問候,有時候會發來搞笑的短信,或者是稍微帶點曖昧的關心。開始的時候,我很緊張,覺得自己這樣和方剛聯系好像是對不起馬勇一樣,可漸漸地,收到方剛的電話和短信好像成瞭我日常生活中的一個習慣,而馬勇也對我和同學朋友之間電話短信之類的聯系滿不在乎,所以,我開始放任自己和方剛之間的來往。
前年我生日那天,上午到單位後,辦公桌上赫然放著一大束鮮艷欲滴的黃玫瑰。我又驚又喜,趕緊給馬勇打電話,問是不是他給我買的花,可馬勇說不是他,他的禮物打算晚上送給我:”是不是你的暗戀者啊?”
聽瞭馬勇的話,我忽然想到瞭方剛–會是他?這時單位兩個年輕的小姑娘過來,對我唧唧喳喳地說:”茉莉姐,是一個風度翩翩的男士親自開車給你送來的!””真令人羨慕啊茉莉姐!”
把臉埋進芬芳迷人的花束裡,我的心像泡在瞭蜜罐裡。
第二天,方剛請我吃飯。當兩個人單獨坐在包間裡的時候,我慌得有點手足無措。方剛說:”你還跟個小姑娘一樣。”
那天,我們聊瞭很多,從高中時代一直聊到彼此現在的婚姻。不知為什麼,不健談的我那天話竟然非常多,好像方剛是一個久為謀面的老友。而且,在曾經暗戀過自己的人面前,我好像重新回到瞭少女時代,言談舉止不免帶出一份柔媚和嬌羞。
那天分別的時候,我居然暗暗生出一份不舍。方剛可能看出瞭我的感受,笑著對我說:”你一直是我的牽掛,我會再聯系你的,等我!”
後來,我和方剛的聯系越來越頻繁。我的心好像一個發酵的面團,對婚姻之外的那份感情的渴望一點點變得越來越大,以至於漸漸的連自己都無法收場。
前年年底,方剛給我電話,說他老婆回娘傢過年,他公司有事走不開,問我是否願意過去陪他吃頓飯,”我一個人好淒涼啊,可憐可憐我給點東西吃吧!”他俏皮地在電話裡跟我開玩笑。
我對馬勇說到一個姐妹那裡去,買瞭點吃的東西就去瞭方剛那裡。
坦白說,那次去方剛傢裡之前我就想過,也許我這次去瞭,我和他之間的關系就會有個質的改變,也許我從此就會迷失在這份婚外情之中。但頭腦發熱的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明明知道利害,我還是義無返顧地去瞭。
果然,那天在方剛的傢裡,我們發生瞭關系,他的如火熱情給瞭我多年婚姻從未感受過的激情……
我的心一點點被方剛虜獲。這個從前我根本看不上眼的男人,幾年之後以一種嶄新的面目,不但得到瞭我的身體,還得到瞭我的心。
我開始對馬勇心不在焉。面對以前一直滿足的安詳生活,那種平靜我不再覺得是幸福,而是一種沉悶,內向的馬勇也不再是成熟穩健,而是木訥無聊……平時倍覺舒心的安靜生活,在我眼裡漸漸變得枯燥無味。
方剛視我為紅顏知己,無論是事業上還是生活裡,隻要有不順心的事,肯定在第一時間來找我傾訴。我給瞭方剛無盡的安慰和溫情,他一直說:”我真是沒有愛錯人,這一輩子你都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我沉浸在這份錯過季節的感情裡,看不清事實,摸不著方向。
後來,愛得越多,我對方剛的希望也越來越大。我希望自己能瞭解他的內心,能知道他每天的生活狀況,希望他出門能告訴我去瞭哪裡、去做什麼,能讓我時刻感受到他對我的牽掛,也讓他能明白我對他的關心和想念。
可是我錯瞭,我以為愛瞭就要擁有,沒想到這種越來越多的要求會給方剛造成一種無形的壓力,使他最終離我越來越遠。
開始的時候,我給方剛打電話、發短信,他都很高興,我說什麼他都會很有耐心地聽,還說能讓我這麼牽掛自己很滿足。可是後來,他開始不願接到我的電話,收到我的短信後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回得那麼及時。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他忙,說我這樣帶給他的不是快樂而是煩惱,”你不是希望我們相處得快樂嗎?那就不要給我施加壓力。”
我開始心理不平衡。他想要的時候怎麼都行,我明明沒有這個心思,他一點點讓我陷進來。可等我動瞭真心,開始一心愛他的時候,他卻退縮瞭。
在一次撥打方剛電話無數遍他不接之後,我給他發短信:你是不是在報復我?
後來方剛約我見面,說他沒有任何報復我的意思,再次接近我,完全是因為心裡還喜歡,”可喜歡歸喜歡,我們畢竟是都有傢庭的人,我希望我們的感情在不影響各自傢庭和生活的基礎上發展。”
雖然我明白,我和方剛就是”情人”的關系,隻是自己一直不願承認這個事實而已,可當他明明白白地在兩人之間把這種話說透之後,我還是忍不住難受。
尷尬、委屈和迷茫交織在一起,我忍不住在方剛面前哭瞭起來。他有點不耐煩,說:”你這是幹嗎?我們都是成年人,你是我少年時的一個夢,我和你到這一步是因為心底積存的好感,我希望你能把握好。”
可是,我做不到那麼灑脫。我還是忍不住經常給方剛打電話,問他在做什麼,有沒有想我……方剛開始有意躲避我,躲不開也是對我很不耐煩。
我明白,在方剛眼裡,我不再是那個穿著水晶鞋的公主,而是人老珠黃還要爭寵的半老徐娘。
我的精神恍惚已經引起瞭馬勇的懷疑,他對我說:”你怎麼最近經常心不在焉的?是不是遇上什麼煩心事瞭?”我趕緊對他否認,隻是說最近工作不大順心。我真擔心萬一哪一天馬勇知道我和方剛的事情,眼裡揉不進砂子的他肯定是不會原諒我的。
我也想把方剛徹底忘掉,和他還像從前那樣,幾乎不聯系。但我卻總是忍不住,雖然一再告訴自己:不能再和他聯系瞭,絕對不能再縱容自己瞭,可一想起他對我曾經的好,我就忍不住再找他。如果方剛拒絕我,我會在鬱悶和氣憤中難過得不知怎麼好,如果他答應見我,我就像吸毒一樣,還會期待著下次和他的相見……

茉莉說,她甚至有點恨那個同學聚會,“我平靜的生活和心境就是從那天開始被打破的。”她說自己是個有點“死心眼兒”的人,這樣不明不白地拖著難受得要死,“還不如幹脆我們都鬧一場,婚姻怎樣我也不管瞭,那樣倒也痛快,也比現在憋屈著好受。”
我知道,茉莉說兩個傢庭都鬧一場是氣話,是她憋屈心情的一種語言發泄。無論方剛是否願意和她有未來,她終究是不肯為瞭這樣的感情放棄自己幸福婚姻的。
也許你以前有過好多很中意的漂亮鞋子,不要以為你能一輩子喜歡,當你多年後打開衣櫥,就會發現,曾經的水晶鞋,不是樣式老套,就是不再合腳。其實,真正的水晶鞋是穿在你腳上最合適的那一雙。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