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個故事,讀懂愛情

1.帶走的鑰匙


他和她邂遇在火車上,他坐在她對面,他是個畫傢。他一直在畫她,當他把畫稿送給她時,他們才知道彼此住在一個城市。兩周後,她便認定瞭他是她一生所愛。

那年,她做瞭新娘,就像實現瞭一個夢想,感覺真好。但是,婚後的生活就像劃過的火柴,擦亮之後就再沒瞭光亮。他不拘小節、不愛幹凈、不擅交往,他崇尚自由,喜歡無拘無束,雖然她乖巧得像上帝的羔羊,可他仍覺得婚姻束縛瞭他。但是他們仍然相愛,而且他品行端正,從不拈花惹草。

她含著淚和他離瞭婚,但是帶走瞭傢門的鑰匙。她不再管他蓬亂的頭發,不再管他幾點休息,不再管他到哪裡去、和誰在一起,隻是一如既往地去收拾房間,清理那些垃圾。他也習慣她間斷地光臨,也比在婚姻中更浪漫地愛她,什麼燭光晚餐、遠足旅遊、玫瑰花床,她都不是在戀愛和婚姻中享受到的,而是在現在。除瞭大紅的結婚證變成瞭墨綠的離婚證外,他們和夫妻沒什麼兩樣。

後來,他終於成為瞭有名的藝術傢,那一尺尺堆高的畫稿,變成瞭一打打花花綠綠的鈔票,她幫他經營幫他管理幫他消費。他們就一直那樣過著,直到他被確診為癌癥晚期。彌留之際,他拉著她的手問她,為什麼會一生無悔地陪著他。她告訴他,愛要比婚姻長得多,婚姻結束瞭,愛卻沒有結束,所以她才會守侯他一生。

是的,愛比婚姻的長度要長,婚姻結束,愛還可以繼續,愛不在於有無婚姻這個形式,而在於內容。

2.破碎的花瓶

他和她是大學同學,他來自偏遠的農村,她來自繁華的都市。他的父親是農民,她的父親是經理。除瞭這些,沒有人不說他們是天生的一對,在她傢人的極力反對下,他們最終還是走到瞭一起。
 
他是定向分配的考生,畢業隻能回到預定的單位。她放棄瞭父親找好的單位,隨他回到他所在的縣城。他在局裡做著小職員,她在中學教書,過著艱辛而又平靜的生活。在物欲橫流的今天,這樣的愛情不亞於好來塢的“經典”。
 
那天,很冷。她拖著重感冒的身體,在學校給落課的學生補課,她給他打過電話,讓他早點回傢作飯。可當她又累又餓地回到傢時,他不在,屋子裡冷鍋冷灶,沒有一絲人氣,她剛要起身做飯,他回來瞭。她問他去哪瞭,他說,因為她不能回來做飯,他就出去吃瞭。她很傷心,含著滿眶的淚水走進瞭臥室。她走過茶幾時,裙角刮落瞭茶幾上的花瓶,花瓶掉在地上,碎瞭。半年後,她離開瞭縣城,回到瞭繁華的都市。
 
這便是婚姻,堅強而又脆弱。如同漂亮的花瓶,放在一個合適的位置,可以經受得住歲月的風化,但是隻要輕輕一碰,掉在地上,就可能會變成無數的碎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