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包養情婦男人為啥不再避諱

  日前,有一件事情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江西省瑞金市旅遊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長鐘勝楨狂言:瑞金市正科級以上的幹部誰敢承認自己帶夥計(當地土話,帶夥計指包養情婦)?我就敢承認,你們敢嗎?酒席上,被問的瑞金市旅遊局幹部和旅行社經理、導遊、演員一幹人等一片啞然。

  對於這件事情的網絡相關報道,天空永遠蔚藍對其是否真實並沒有多大的興趣。隻是有一點卻是非常明朗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現實生活中我們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男人不再把在外面養情婦當成很大的秘密瞭,他們動不動就愛拿這種事情作為個人炫耀的資本,以示自己有多麼大的男人魅力。說實在的,按理於法,男人在外面養情婦本來應該是件非常見不得光的事情,那為什麼他們現在都不再避諱這個問題呢?這裡面究竟映射出瞭男人的何種心理呢?在天空永遠蔚藍看來,其原因不外乎如下幾點:

  其一,社會的寬容度遠遠超過我們的想象;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每每面對一些新鮮的熱點事件,天空永遠蔚藍總會不忘告訴身邊那些大驚小怪的朋友一句話:“淡定,千萬別低估瞭咱們社會的寬容度!”想著,艷照門和鳳姐等等那麼多顛覆人性和讓人惡心的事件,我們都有那麼多人淡定地接受瞭,人傢一個可憐的老男人因為種種原因在外面找個情婦,這又算得瞭神馬大東東呢?

  情婦就那麼回事,男女就那麼回事,但凡有點社會閱歷和經驗的人,都能懂得這裡面的玄機和道理。捫心自問下,你丫的有多少人在明知道別人是躲著偷情,你卻還要主動為別人創造機會和騰出位置?這種爛毛的事,幹過的人不在少數吧?想想,我們的寬容有多麼可悲!所以且不說,那些個有點錢有點權勢的光亮男人瞭,也許他們那麼一點點騷勁早就被他這些身上的光亮讓很多人給寬容的不象樣吧?大傢都懂的,大傢都這麼寬容瞭,他們還避諱個啥?

  其二,為瞭不被邊緣化,“同流”才能“合污”;

  天空永遠蔚藍有一個朋友,早先在學校是一位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的好男人,可參加工作後不到兩年,就已經煙酒和賭桌上的一把好手瞭。於是,偶然一次機會,天空永遠蔚藍便帶著驚詫采訪瞭他一下,我問他怎麼能在兩年的時間裡把這些個事情都鉆研的如此精深呢?他的回答道出瞭其中的玄機:我們單位哪個人不是啥子都可以玩下子的啊?我不喝酒,就難聽到領導們的酒後真言;我不抽煙,我無法和死黨們深談;我不打牌,就不能領略到“牌桌文化”的博大。早先我剛剛參加工作的時候,玩什麼都沒我的份,我在單位混的是一日不如一日啊!

  這個道理說出來大傢都懂,擺在那裡,也許雖然不一定具有多麼大的普遍性,但啥東西都能玩兩下子,別人有的我們也有,這多少還是符合人的生存法則的。隻有這樣,你才能這被邊緣化,特別是做壞事,他做,我做,你也做瞭,這樣大傢才安全,才能“同流合污”!天空永遠蔚藍認為,男人養情婦不避諱多少還是有點這方面的原因吧。由此,我們可以推斷出鐘勝楨事件背後的三種可能的真相:一種是,這個事情確實是子虛烏有,大傢全都中瞭炒作者的圈套;另一種可能是,鐘局確實是說過這番話,但並沒有真的在外面包養情婦,他說這句話隻是為瞭向其他人表忠心,不想自己被邊緣化;再有一種可能就是,鐘局說過這句話,同時也在外面包養瞭情人。總之,以上三種,不管哪種情況,都隻能算是悲哀之事瞭。

  其三,作為炫耀自己的資本;

  說到這第三點,天空永遠蔚藍就想到張飛。張飛喜歡喝酒,酒量驚人,每每喝瞭點酒,總喜歡把自己的戰績拿出來炫耀一番。其實恕天空永遠蔚藍直言,這不是張飛的專利,但凡是個正常的男人,都會有此種嗜好,而且越是有點英雄氣概的男人,越是如此,這是骨子裡帶出來的,他們的成功有很多就是沖著這種“可作為炫耀自己的資本”而拼搏來的。所以他們在“成功”和“得意”之時,多有不吐不快之感!

  其四,告訴周圍的人,自己有多麼豁達;

  在一個男人身上,最好的優點就是責任感,除此就是豁達,相信這是很多人心中的共識。所以,豁達的男人特別有吸引力。於是,便有很多男人為瞭表明自己的“豁達”,不惜自己傷瞭面子賠瞭底子,甚至還有人挨瞭槍子,這種沒有原則的豁達,往往是男人基因組合的失敗,很是悲哀,說得通俗一點,我們就把這種情況稱之為“充愣”(可能有點不準確,天空永遠蔚藍一時想不出更好的詞,相信意思大傢都懂瞭吧)。天空永遠蔚藍一句話概括:充愣,過程很爽,後果很痛!

  其五,狂妄自負的表現。

  當一個人在人生的某個階段路走的太順的話,是很容易犯狂妄自負,而對於一個自負的人來說,是沒有什麼不可以做的。有一份的能量,卻可敢說十分的話,做十二分的事情,這和智商沒關系。他們心想:我就是在外面養情婦瞭,在XX這個地盤,黑白兩道哪個人不要給我一點面子啊,我就這樣說瞭而且這樣做瞭,你們能把我怎麼樣啊?

  綜上五點,男人在外包養情婦不避諱,也許是其中某一點或幾點的綜合原因,這些都與各人的成長歷程、社會環境、性格特點和所處的社會地位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