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名字文在我胸口

傾訴者:陳炎(化名),女,26歲, 濟南某合資企業職員
文 字:安心
旁 白
陳炎說:“雖然我已經開始瞭新的生活,但每次看見這塊疤痕都會想起往事。”說著,她低下頭,下意識地用手往上扯領口,笑笑說,“這個動作好像成瞭我的習慣。”在陳炎的胸口,雙乳之間,曾經有過一隻黑色的小蠍子,那隻嵌在她皮膚裡的小蠍子,曾代表瞭她專註而唯一的愛情。可是現在,那裡卻是一個醜陋的疤痕,那塊無法忽略的痕跡讓她對那段往事想忘都忘不瞭……

我十八歲那年遇到鋒(化名)。十八歲,遙遠得跟做過的一場夢一樣,所有的美好和心酸都化成一團色彩模糊的記憶,再次想起時,說不出自己心裡是種什麼感覺。
那時我在讀高三,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瞭讀大一的鋒。學中文的鋒長得很帥,高高的個子,細長的眼睛離眉毛很近,這樣眼神就顯得深邃而迷人。鋒渾身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憂鬱,那種獨特的味道深深吸引我,讓我心動,讓我心疼。
忘記瞭是誰主動,也許是心有靈犀,反正沒多久我就和鋒開始瞭朦朦朧朧的戀情。都說初戀不懂愛情,可我卻覺得初戀的感情是最真摯的,那份不含任何雜質、不受任何影響的感情其實是我們每個人都向往的。
後來我考到鋒所在的學校。大學裡的時光是那麼幸福,我們盡情享受青春和愛情,所有人都羨慕我們。鋒是學校的才子,能寫非常優美的文章,還會寫詩,他寫給我的情書都像詩一樣美麗。我學的專業是英語,鋒的文采讓我著迷,我是那麼深那麼深地愛著他,常想:就算是為他去死,我也心甘情願……
畢業時,鋒沒有選擇濟南,而是去瞭千裡之外的深圳,他說濟南這個城市盛不下他的夢想。於是,在那個黑色的七月,我迎來瞭我們的第一次分離鋒到瞭深圳一傢不錯的媒體工作。
此後,我和鋒開始瞭甜蜜而痛苦的兩地生活。那一年,他的工資幾乎全部捐獻給瞭交通部門,我們一個月要見兩次面,都是他坐飛機來看我。
好容易熬到瞭畢業,正在我要去深圳找鋒的時候,意外出現瞭媽媽舊病復發,落下半身不遂的病根,作為獨生女的我必須留在她身邊。
鋒知道這個消息後,從深圳趕來看望媽媽。臨走時他猶豫著對我說:“炎炎,要不,我回來?”我搖頭:“別傻瞭,媽媽好起來我再去找你!”鋒在那邊的事業正順,愛他怎麼能委屈他?我隻能企盼奇跡,希望媽媽能早日康復。
以前和鋒有過很多次離別,都沒什麼,可不知怎麼回事,那次鋒走後,我心裡難受得要命。一天,我心情不好,就沿著環城公園溜達,忽然看見路邊有傢文身店,店鋪門口那艷麗張揚的文身圖案震驚瞭我。“我要把鋒的名字文在自己胸口!”這個突然冒出的念頭讓我激動不已。因為鋒是天蠍座,我便讓文身的師傅把“鋒”字設計成一隻蠍子的形狀,最後那一筆彎彎翹起……
過程是很痛苦的。因為怕影響著色和圖案形狀,文身是不用麻藥的,很疼。等待傷口愈合的過程也很難受,隻能在剛文完時塗抹專業藥膏,此後就不能用任何藥物。傷口結痂後會脫皮和發癢,但不能抓撓,否則會感染和脫色,那幾天我經常晚上睡覺把手綁在床邊,唯恐睡著瞭會撓到傷口……
總之,經過一系列的痛苦後,一隻美麗的小蠍子呈現在我胸前。當鋒看見我胸口那隻黑色的小蠍子時,抱著我流下瞭眼淚,一個勁兒說我傻。鋒的眼淚掉在我胸前的小蠍子上,我覺得很幸福,就像他和我融為瞭一體。
然而我們還是分手瞭。我企盼的奇跡沒有出現,媽媽一直沒離開藥物,身邊不能離開人,爸爸歲數也大瞭,我隻能留在濟南。後來,鋒來看我的間隔時間越來越長,開始他總是用充滿歉意而痛苦的聲音在電話裡對我說:“寶貝對不起,這些天實在太忙瞭。”那時候他的確是忙,能幹的他被領導委以重任,可後來,我想就不是工作的原因瞭吧。
分手後,我有一陣子非常委靡不振,工作上連連出錯,走在馬路上也總是心不在焉,整個人迅速消瘦。後來,媽媽看不下去,對我說:“炎炎,是媽媽耽誤瞭你,你還是去深圳找小鋒吧,經常來看看我們就行。”可是,怎麼可能?
那天晚上,我看著鏡子裡消瘦的自己,那隻小蠍子伏在我看得件肋骨的胸前,好像也失去瞭往日的神采……
我讓朋友幫忙找瞭個整形醫生,醫生告訴我,目前尚未研究出任何藥物能將文身去掉,隻能做激光手術,但會留疤。還有就是植皮,但費用高得驚人。
手術時,我能聞到自己皮肉燒焦的味道,那股味道嗆出瞭我的眼淚……
傷口愈合後,胸前是一塊難看的傷疤。這時,我遇上瞭溫和憨厚的宋強(化名)。宋強是個醫生,我經常到他們醫院給媽媽拿藥,見面的次數多瞭就覺得面熟。後來一個阿姨給我介紹男友,發現居然是宋強,我們兩人都笑瞭,在他憨厚的笑容裡,我仿佛感覺到陽光的溫暖。
宋強對媽媽的照顧比我都體貼周到,我經常看著他蹲在媽媽床前囑咐她註意這個小心那個,像對孩子一樣。大半年後,宋強向我求婚,我笑著點頭。
現在我們正在為婚禮做準備,可幸福之餘我還是有些擔心如果宋強看到我胸口的傷疤,我該如何解釋?一次我們散步,走到那傢文身店附近時,我很慌亂,趕緊拉他走開……後來我想,就算是宋強知道瞭真相,他也會諒解我,隻是我自己要用正確的心態來面對,面對過去,面對未來……

後 記
  王菲和謝霆鋒熱戀的時候曾做過“情侶文身”,兩人在一樣的部位文瞭“飛鷹展翅”。可是後來愛情卻枯萎瞭。據說謝霆鋒去洗掉文身時,被“狗仔隊”拍到從診所出來的鏡頭滿臉痛苦,步履沉重。不久,謝霆鋒的新歡張柏芝在右小腿文瞭“ccn”倆人英文名字的縮寫……
難道愛情非要用這種方式展現嗎?身體是世界上最昂貴的畫佈,有時候真的是愛得越深,傷得也越深。文身,無論是圖案還是傷疤,都是永遠的,所以,決定之前問一下自己:肉體上和精神上所有的後果,想好瞭嗎?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