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愛,愛是什麼?

不知道什麼時候,論壇裡的朋友們談論起我的時候已經不簡單地稱我為“寶馬”或“最愛寶馬”瞭,而是給瞭我一個不短的頭銜,叫“愛來愛去的寶馬”。我曾暗自思忖數日,後來料想大傢是因為我的個人感慨和帖子大多都逃不出情愛的范疇而如此稱呼我吧,但我私底下還是頗有幾分得意的,即使是下意識地。我也下意識地常常自問,到底什麼是愛,怎樣算愛?

小時候背過孟郊的“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這是愛;
小學學王勃的“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這是愛;
後來知道王維的“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這是愛;
柳永嗟嘆“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這是愛;
李清照愁訴“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這是愛;
還有“冬雷陣陣,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這是愛;

我們大學時上<大學生思想品德教育>這門課,有一節的專題是<愛情>,大傢都很踴躍地發瞭言,一個男同學說“我曾養過一對八哥,後來那隻母的沒養好,死掉瞭,你們知道那隻公的怎麼樣瞭嗎?它每天用腦袋撞籠子,然後一直地叫,並且不吃不喝,最後活活地叫死瞭”,同生共死,這是愛;

我很少看武俠的那些片子,打打殺殺的很難調動我的情緒,但我很喜歡《倚天屠龍記》,完全是因為我喜歡其中那個叫紀曉芙的女子,她不曾說過她對楊逍的愛慕之情,卻獨自生養瞭他的孩子,並且最後也因不肯殺他而死,我更忘不瞭楊逍見到自己親生女兒的一幕,當他得知她被取名為“不悔”時,對天長吼不已,震起千尺浪濤,此情誰人能敵?

我見過一個海上的探險傢,長得高高大大,說起他在海上探險時吃的那很多不為人知的苦,他很豪邁,顯得陽剛氣十足,後來談起他的女朋友,他的眼睛裡有種特別的柔情,他說“她一個人在新西蘭工作生活,雖然已經入瞭籍,但還是很難融入那裡的文化,她在那邊很孤獨,我知道她很苦,她比我更苦”,疼惜體諒,這是愛;

我的一個朋友有天晚上和她男友大吵一架,雖然立即就忘瞭吵架的原因,但還是吵得驚天動地的。後來吵累瞭,她獨自回房睡覺。次日早晨她睜開眼睛,床上依然隻她一個,旁邊的被子紋絲未動,她摸索眼鏡的時候摸到瞭床頭的一個信封,裡面是張折疊的賀卡,她努力地瞇著眼睛看,讀到“我會永遠愛你,因我的身體和血液裡都充滿瞭你的活力和味道。祝你生日快樂!”的句子,落款是她的男友,那天原來是她的生日。她坦然,時至今日,雖然他們無緣走到最後,她仍保留著那個金黃色的信封和裡面的那份怦然心動,這是愛;

我的一個同事總是滿臉幸福地談起她的老公,我總笑言她在故意刺激我這樣的單身,然而她總是認真地爭辯“他真的對我很好”,我逗她讓她解釋一下好在哪裡,她一字一句地說“他每個月隻領1000多塊錢,很少吧,他自己穿得也很不好,但他總是給我買他買得起的最好的衣服“,她說他們結婚之前,他已經偷偷去挑過好幾回戒指瞭,然後有一天突然買瞭,她說“這個鉆很小,很便宜,但我知道他是真的對我好”,我聽到這,鼻子真的很酸,這是愛;

我認識的一個男孩子曾向我提過結婚,我不僅當場大驚失色手足無措,當天夜裡就立即做瞭噩夢,夢見被人追得無路可逃,那種焦慮我現在仍能體會。但我卻清楚地記得他,因為那次他說,“其實我也知道我養不起你,不過即使我每天隻能賺回來一個饅頭,我也一定會讓你先吃飽”,頓瞭頓,他語氣低沉地說,“也許我也隻能賺回來一個饅頭”。雖然我不曾喜歡過這個人,但我始終記得他和他說的這樣一句話,縱然我早已忘記瞭他的容貌,這樣的幾句,是愛吧;

那天無聊到看娛樂節目,看到她說她很愛他,因為當她以為自己得瞭重病在診室門口等待的時候,他堅定地說“你不要擔心,能就這樣照顧你,陪著你,就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她說的時候流下瞭熱淚,我卻沒看清他的反應,因我的眼睛當時已經模糊,這是愛;

最近還看瞭一個節目,是給人出主意的那種,本想看個熱鬧揀個樂就好瞭,結果冷不防地她說,“我現在還記得我和我LG剛結婚的那天晚上,剛回到新房,他對我說‘謝謝你老婆,謝謝你嫁給我’”,我頓感受到重創。我慌亂地去收拾房間,努力擺脫讓我自己不安和傷感的情緒,結果她又說他們鬧別扭的那段時間,他每天都睡沙發,怎麼叫他都不進臥室睡,後來有天晚上她睡醒瞭,看見他睜大眼睛,臉緊緊地貼著她的臉,她嚇瞭一跳,開瞭所有的燈生氣地問他幹嗎呢,他說老婆你晚上愛踢被子我怕你又踢所以進來看看。當時我想,如果我是她的話,我會每天都感動到神經衰弱8,但我確實淚水簌簌地流瞭好一陣子,我知道,這是愛;

我們中的大部分人都見到過愛觸摸過愛感知過愛吧,請你謹記請你體會請你珍惜,隻要你能。

愛不是掛在嘴邊的甜言蜜語,不是貼在臉上的微笑,而是深藏在內心的情愫;

愛不是索取,更不應是占有。愛是給予,是對所愛的無微不至的關懷,一往情深的忠誠;

愛是不能用語言作為註腳的,能解釋出來的也就不是愛;

愛使人高尚,若使人的情感變得卑微也不是愛;

然後,我想起來,他和我,曾經碰巧在一個時空裡的某一個點相遇相愛,沒有留下千言萬語的表白,甚至沒有“我愛你”作為某一個畫面來珍惜和回憶,有的隻是他那些絕不空洞的眼神和那些咽下的誓言,終都是歷歷在目地讓我千回百轉不能忘卻。有一個朋友對我說,愛是什麼?愛就是讓你能心甘情願地改變,唯唯諾諾地俯首稱臣。想來我這一生裡的飛揚跋扈也隻可能在這個人這裡唯一地淪陷一回,於是我領悟到我也有愛,我也能有那麼恬退隱忍的時候。我和他,這確實是愛,然而卻沒逃過殘酷命運的重新洗牌。

可見,愛是諸多種種,愛成就一切的一切,卻不是一切都在成全著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