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女人的約會舞曲

  男女的故事往往是開始於約會的,而約會時除瞭吃飯聊天,恐怕來個適當的舞蹈是當下越來越流行的方式瞭,那約會舞曲你又會選擇哪一種呢。

  就像——爵士樂

  乎高乎低的音域,來得快,也去的快。深陷它的人有無窮的回味,逃脫它的人隻會一笑瞭之,然後,很快又會陷入另一個回味中。似海鷗和波浪的聚合,相會,親近;似海鷗的飛去,波浪的蕩開,分離。簡單的從復著這般復雜的過程。男人和女人,隻是相互滿足著對方的某重欲望,之間不存在著誰愛誰,誰不愛誰。因為世界上隻有兩種人——男人和女人。女人會覺得,面對著的除瞭男人還是男人;男人會覺得,面對著的除瞭女人還是女人。如果上帝會造出第三種人,也許大傢都會更快活些。

  就像——變奏曲

  大抵可以這麼說,男人決不會沒有自己愛的女人。從一生下來就會愛上母親的慈愛,到死前會愛上聖母瑪利亞的微笑。在誕生和死亡之間,男人所愛的女人是在變化著的,是成連接狀的,不會有時間上的空隙。因為男人是那種不甘寂寞的動物,他決不會讓他的愛處於停滯狀態。女人根本摸不透男人的愛,根本不知道下一秒,男人的愛還會不會留在她身上。女人,你真可憐。時刻都要擔心自己是否會被繼續愛。女人,別傻瞭。男人不愛你瞭,千萬別用眼淚去留住他。因為他,現在此刻,就在不愛你的下一秒,他已愛上瞭另一個女人。更別忘瞭,那個女人也會流淚。男人永遠徘徊在“愛”與“不愛”之間。

  就像——圓舞曲

  舞瞭一圈,還是回到原來的起點。男人喜好拿女人來做比較。這個好,留下;這個不好,丟掉。最初被留下的女人固然是幸運的,她會滿身心的以身相許,註定是這個男人的囊中之物。可知,男人天生愛比較,他們 隨時都在聲稱——黃臉婆!誰愛?!他們的比較接近瘋狂,有時會親身投入比較之中。因為他們能在比較中得到滿足和快樂。這是,男人忘瞭,還有一個被稱為“黃臉婆”的女人正為著他的衣食住行操心。男人倦瞭時,他又會想起那句老掉牙的話——最初的選擇是最好的!折騰瞭半天,還是回到原來的起點。男人,你真累。

  舞步如人生一樣時而緩慢時而快步,而男人和女人的故事很簡單,就像交響曲。隻要音樂還未停,舞步就讓它繼續下去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