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一種幸福是長久

傾訴者:文琬(化名),女,32歲, 於濟南市某事業單位工作
文 字:安心
文琬和老公海林(化名)曾有過幸福的時光。傢在農村的海林隻有一個姐姐,他父母一直希望文琬能給他們生個孫子,然而,文琬的肚子卻一直沒有任何反應。經檢查得知,文琬是先天性輸卵管堵塞……天好像塌瞭一樣,從此,文琬和海林的心態都發生瞭改變,曾經幸福的傢庭開始出現危機。後來,海林在外面有瞭別的女人,並且,那個女人懷瞭他的孩子……文琬最終和海林離婚瞭。離婚後的她對給她介紹對象的人提出瞭這樣的要求一定要找個帶孩子的。最後,她終於遇上瞭離異帶著女兒的單身男人大凡。經過文琬的努力,大凡的女兒最終接受瞭她這個“媽媽”。從此,幸福的生活開始瞭……
我以為一切都是完美的,那點瑕疵根本不足影響我們整體的美好。可是,那個電話卻像一把重錘,把所有的幸福一下擊得粉碎……
那個女人在電話裡用傲慢和不屑的口氣說:“你連孩子都生不出,還能幹什麼?”那句話就像一顆炸彈,我足足愣瞭有半分種,等我回過神兒來,電話裡已經是嘟嘟的盲音。我縱然滿腔怒火,也不能對著已被掛掉的電話發泄。
我和老公海林對外面都是說我們不想要孩子,我們要做丁克傢庭,然而事實上,我卻是先天性輸卵管堵塞,根本不可能懷孕。
這個消息隻有我們兩個人知道,海林曾充滿憐愛地對傷心之極的我說:“老婆,你別難過,我們不告訴任何人,以後找機會領養個孩子,告訴別人是我們親生的。”
結婚的第三年,盡管我們做好瞭充分的準備,但我一直沒有任何反應。我記得很清楚,那是個陰天的周六,海林帶我到婦幼保健醫院檢查,結果就是那個晴天霹靂般的“先天性輸卵管堵塞”……
那天,我們是走著回傢的。從婦幼保健院到我們老東門附近的傢,那麼遠的路,我和海林一步步走瞭回去。雖然路上他一直在安慰我,但我知道,他心裡是非常難受的。
傢在農村的海林隻有一個姐姐,公婆一直都在等著抱孫子,他自己也是非常喜歡孩子,以前還經常用玩笑般的口吻對我說:“老婆,不要有壓力,他們想抱孫子,我們偏給他們生個孫女!”
我和海林是經人介紹認識的,可我們基本上算是一見鐘情,第二次見面的時候已經很熟瞭,多年的老朋友一樣。
結婚後,海林對我非常好,他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不會甜言蜜語,卻體貼周到,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有時候我開玩笑似的對他說:“老公你真好,真是老天厚愛,給我個這麼好的老公。”
他就會憨憨地笑,說:“老婆娶到傢就是要來疼的嗎!”這句話也許他覺得非常普通實在,我卻認為是世界上最浪漫、最感人的話。
結婚兩年半的時候,我們開始商量著要孩子。那時,喜歡抽煙的海林已經戒瞭幾乎半年的煙,實在煙癮犯瞭他就點一顆,抽兩口就趕緊扔掉。他還買回傢一些優生優育的書,有空的時候就看,還跟我討論這討論那……
那時候看他那樣,我心裡是甜蜜的,因為根本沒想到自己會沒有生育能力。診斷結果出來後,再想起海林為我懷孕所做的種種努力,我心裡就難受得要命。
海林一直勸慰我不要有壓力,說有機會我們去領養一個,公婆那邊由他來解決。雖然我一遍遍告訴自己:沒孩子也沒什麼,孩子不是生活的全部,沒有孩子或者領養一個,我們一樣能過得幸福……可是,我的心態仍然不可避免地發生瞭改變。
我經常表現出對小孩子特別多的關註,尤其是不會走路的嬰兒。看見別人抱著幾個月大小的嬰兒時,我就會出神地盯著看,人傢大人跟我說話,我都會聽不見;
在雜志或者電視上看見小孩子時,我會出神、嘆氣,海林跟我說話,我就跟沒聽見一樣;
以往女友、同事談論孩子的事,我會聽得津津有味,那段時間卻不敢聽任何和孩子有關的話題,如果身邊有人談論孩子,我肯定轉身就走,無論什麼場合……
開始的時候,海林對我很是心疼,覺得我好像是受瞭打擊一樣。他把傢裡所有和孩子有關的東西統統丟掉,還經常有意在我面前說沒孩子的好處。他的苦心我理解,我也在努力讓自己坦然接受事實,但不可否認的是,孩子的問題的確影響瞭我們的婚姻。
這樣的日子過瞭大約半年,海林一天忽然對我:“我想和你談談。”然後他對我說:“你好好的行不行?開始知道我們不能有孩子的時候,我的確很難受,可後來我想明白瞭,沒孩子就沒孩子,畢竟陪我一輩子的不是孩子是老婆。可是,你這種精神狀態……我不想沒有孩子再守著一個不正常的老婆!”
那天是個周末,我正在收拾傢,還帶著個帽子,怕弄臟瞭剛洗好的頭發。聽他說我不正常,怒火一下子湧上來,我一把拽下帽子摔在地上,壓抑心底許久的憋屈好像找到發泄點一樣,大聲沖他吼:“你以為我願意啊?我不想過得輕松點舒心點?我還不是覺得對你們傢有愧疚?這半年我賠罪似地過日子,什麼活都不讓你幹,每天忙完工作忙傢裡,我心裡的苦還沒對你說,你倒先埋怨起我來瞭……”
我的話還沒說完,海林就摔門而去,一邊對我說:“我受不瞭的就是你這樣!”
就像盛滿水的塑料袋,一旦有瞭缺口,水就會噴瀉而出,直到全部流失……我和海林之間的關系就是從那一天開始惡化,而且以非常快的速度走向破裂。
剛知道海林在外面有女人的時候,我非常氣憤,覺得自己好像是天底下最委屈的人身體上的疾病是命運強加給我的災難,想要一生一世依靠的老公又給我心靈上最大的傷害。
海林說那個女人隻是玩玩感情遊戲。是嗎?忠厚老實的海林也會玩感情遊戲瞭?我不相信,他們肯定是有感情的。
後來事情的結果證明瞭我的猜測。大半年後,海林跟我提出離婚,因為那個女人懷孕瞭。其實我們的婚姻已經岌岌可危瞭,維持著隻是兩人沒有找到合適的分開的理由。現在,海林先找到瞭。
我鬧瞭一陣子,但自己也明白,鬧沒有任何作用。於是,兩年前,我和海林這對曾經要把幸福進行到底的夫妻離婚瞭。
離婚後我搬到海林單位給的一套新房子裡,他把那套房子送給瞭我。那陣子我心裡非常不平衡,一個人無聊的時候,經常會給海林打電話。可是有一天卻是一個女人的聲音:“現在我們是夫妻,請你不要打擾我們的生活。”當時我真是氣瘋瞭,覺得他真是個小人,口口聲聲不在乎孩子,到頭來還是孩子決定瞭他的選擇!
於是,我開始每天晚上給海林打電話,如果是他現在的妻子接,我就故意用很親切的口氣說:“海林在傢嗎?我想跟他說個事。”如果是海林接,我肯定不會說什麼好聽的。一段日子後,海林給我打電話:“求求你別這樣瞭好不好?好好過你的日子吧,希望我們都能過得好。”那一刻,我忽然覺得自己可憐,好像在向他祈求憐憫和關心。
我不再和海林有任何聯系,慢慢調整自己的心態,重新面對生活。
沒多久,開始有人給我介紹對象。我很認真地告訴給我介紹對象的人我想找個帶孩子的。有些朋友和同事勸我,說後媽不好當,可我堅持自己的想法。也遇見過真正不想要孩子的準丁克人士,可我還是不能釋然,我希望自己的傢庭裡有個活潑熱鬧的孩子,不管這個孩子是我的還是他的。我一直認為沒有孩子的傢庭是殘缺不全的。
去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認識瞭大凡(化名),離異三年,帶著一個六歲的女孩。開始和大凡僅是朋友,熟悉瞭之後,我們開始互相訴說自己不幸的婚姻。於是,從開始的互相同情到互相產生好感,我們漸漸確立瞭戀愛關系。
大凡的女兒小名叫樂樂,聰明漂亮,隻是父母離異給她帶來瞭很大的傷害,所以,小小年齡她就敏感而孤僻。開始的時候,樂樂並不接受我,一直對我保持一種禮貌的疏遠。我便有意培養和她之間的感情,每次和大凡約會都讓他帶著樂樂,並囑咐大凡照顧孩子的事全交給我,就是樂樂故意找他,他也不要理會。有時候我還讓大凡說加班不在傢,刻意給我和樂樂制造親近的機會……
慢慢地,樂樂開始接受我。畢竟隻是個六歲的孩子,她那顆小小的心裡,就算是有些怨恨,也會很容易就被愛化解。今年3月份,樂樂開傢長會,小丫頭專門讓我去參加,並對大凡不會和老師溝通的表現表示強烈不滿。當她拉著我的手蹦蹦跳跳往學校走的時候,我的心充滿幸福……

後記
文琬說,現在她和大凡正在為他們的婚禮做準備,“樂樂比我們倆還高興,經常很興奮地問我‘阿姨你是不是要做我媽媽啦’,我就說‘是啊,樂樂願意嗎’,她就忙不迭地點頭,連著說好幾個願意。”
文琬的聲音裡滲透著濃濃的幸福,這不僅是傷害過後的一種補償,更是對幸福最終擁有的滿足。也許命運曾虧待過你,但上帝為你關上門的同時會為你打開一扇窗,總有一份愛情屬於你,總有一種幸福會天長地久……

`;Q

Comments are closed.